第三十八章 有问题!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专业!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两本书

不得不说,身为刑侦队队长,周琴的身手还是很不错的,短短不到几秒的时间,十几个人就被她打倒了。

得到夸赞,萧玉若浅浅一笑。

半个小时后,岳风跟着面包车,来到了北山上。

“我去,简直美的不像话啊。”

络腮紧握着拳头,嘴角勾起露出一丝冷笑:“原来是个美女警察啊。”

话音落下,光头几个就直接冲了过来。

“你快走啊!”周琴急的不行,看着岳风喊道。结果这个时候,就看到络腮胡从兜里掏出个药丸,一下子塞到周琴的嘴里!

一听到这个称呼,躲在树后的岳风,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名字,也太逗了。

就在这时,一个慢悠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你给我闭嘴。”络腮胡邪笑的说道:“我们先解决这小子,再来照顾你。”

光头一脸兴奋的扬起手机晃了晃:“出手了,卖了五十万呢。”

然而岳风没动,根本没有跑的意思。

“呦呵?这荒山野岭的,还冒出个美女来。”络腮胡回过神来,笑眯眯的看着周琴道。

山风不断吹来,瞧着山路两侧草丛里,时不时露出的坟头,岳风心里没来由得一阵发毛。

萧清山和萧玉若几个,面面相觑,都有些疑惑,不明白岳风怎么走的这么急。

周琴气的胸口发颤,骂道:“嘴巴跟我放干净点,我告诉你,我是东海市刑侦队的队长。”

特码的,一不做二不休!这种情况,总不能放弃抵抗束手就擒吧?

之前只知道这小子是柳家的上门女婿。

这一看,岳风就愣了下。

怎么办?

霎时间,周琴和络腮胡其他人,都愣住了。

北山是东海市的一个未开发的荒山,这里还是一个乱葬岗,以前很多穷人家里死人了,没钱置办丧事,就在北山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光头强吗?

随后回头冲着王平喊道:“快,给这位先生付钱。”

这小子,深藏不漏啊。

过了一个路口,看到光头上了一辆面包车,车子一个掉头,就向着市区北面的方向开去,岳风暗暗皱眉,赶紧返回去开自己的奥迪R8.

因为下班后,周琴换了便装,也没带防身的东西,所以看到这伙人是在盗墓,周琴没有轻举妄动,就等着找机会给同事打电话支援。

再想到瓷瓶底部,刚才自己发现的泥土残留,这可是一件刚出土的东西,这光头有问题。这瓶子哪里得来的?岳风紧锁着眉头。

络腮胡直接看呆了,两秒之后,就大笑起来,语气透着几分残忍和戏虐:“哈哈,还跟我耍横呢?还想着抓我们?一会让你体会做女人的乐趣,然后在这里随便找个地方把你埋了,看你怎么抓。”

此时萧清山的心情,完全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心花怒放。

这个家伙,只怕是个外行,带着一个无价之宝来古韵阁,只要五十万?

络腮胡脸色一怔,随即露出一股难以克制的欣喜出来。

周围干活的其他人,也都说不出的激动。

看到一脸激动的萧清山,两女哪里还有半点怀疑?

完了,被发现了。

“刑侦队队长又如何?还不是被我制服了?嘿嘿,别这么瞪着我,等下我们挖完了宝贝,再好好陪你玩!”捆住了周琴后,络腮胡笑眯眯的开口,一双眼睛也是不住的在周琴身上下打量。

“啧啧,你们这帮人还真是大胆,盗墓不说,还色胆包天啊。”

话音刚落,光头一脸哑然的指着岳风:“卧槽,你不是那个古韵阁的鉴宝师吗?”

周琴被强迫着咽下药丸,感觉有些腿软:“你给我吃了什么?”

十几个人中,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明显是领头的,不断的指挥着众人。

与此同时,看岳风的眼神,也明显不一样了。

这时看到光头回来了,络腮胡问道:“强子,回来了,咋样?”

这帮人和亡命之徒差不多,落在他们手里没好。

早就听闻东海市有个女警察,长的别提多美了,原来就是她!

她怎么也在这儿?

尼玛,还以为自己暴露了。

“是啊,咱们这是要发财了。”

此时夕阳西下,天色逐渐黑了下来。

听到这话,络腮胡一帮人都是一震,脸色都有些忌惮起来。

而兴奋的同时,萧清山对岳风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一个缓坡的空地上,面包车停了下来,随后司机和光头下来,就顺着山路向上走。

一定要好好跟他谈谈!

也就是这时,就见一个温婉性感的身影,从那棵树后走了出来。

听到那声娇喝,岳风暗暗松口气。

说话间,络腮胡暗暗摆手,光头几个人就悄悄围了上来。

心里想着,就听到前面有动静。

“是你?”看到是岳风,周琴又惊又喜。同时又有些担心。

这种传闻中的宝物,居然落到了自己手里。

“你们要干什么?”周琴厉声喝道。

“今天你帮萧伯伯买到了宝贝,晚上萧伯伯请客,咱们俩好好喝上几杯,如何?”萧清山一脸迫切的看着岳风,提出了邀请。

那一瞬间,周琴眼中寒芒一闪,不等对方靠近,身子就动了。

难道,那个雪雁云水瓶,就是从这山上挖出来的?

“御姐的气场啊,太美了。”

王平付好钱,光头拿出手机查了下账,就一脸欣喜的走了。

跑车的性能果然不是盖的,很快,岳风就追上了那辆面包车。

光头将瓷瓶成功卖了钱,高兴的同时,还十分的警惕,一边走还东张西望着,似乎深怕自己被什么人盯上。

岳风暗暗一笑。

络腮胡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你说呢。”

因为岳风的注意力,此刻都在那个光头身上。

周琴紧锁着眉头,今天从警局下班的时候,看到一伙人鬼鬼祟祟上了北山,凭着敏锐的刑侦经验,周琴预感这帮人不干好事儿,就跟着上了山。

哈哈,这光头叫强子?

“卧槽,那瓶子这么值钱?”

没等络腮胡靠近,就听到那棵树后传出一声娇喝。

就看到十几个人,手里拿着各铁锹和榔头,正在刨挖着一个坟墓,一个个满头大汗,干的热火朝天。

“你们好大的胆子,盗掘坟墓,你们这是在犯罪,都给我停手。”

而此时,竟然被一个盗墓头子言语羞辱,这让她如何能忍?

鉴宝师?

那个雪雁云水瓶,真是从这里挖出来的。

这两个家伙,不会在这一片荒坟中,刨挖死人的东西吧?

与此同时,萧玉若和柳千霜,也是感觉腿软!

明显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哈哈,老大,看来咱们没选错地方啊。”

“喝酒?改天吧,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一步了。”看着光头朝着街口走去,岳风快速撂下一句,就急匆匆走出了古韵阁。

随即岳风就要从树后走出来,就在这时,就看到络腮胡阴着脸,径直向十几米外的另一棵树走了过去。

结果消息还没发出去,却被络腮胡一帮人发现了。

到了外面,看到光头还没走远,岳风就瞧瞧跟了上去。

“得到这女人,少活十年也行啊!”

众人应了一声,继续挖了起来。

岳风赶紧加快脚步,躲在一棵树后悄悄观察。

见他们只顾着说话,手里的活都停了下来,络腮胡笑骂了一句:“怎么还停下了?刚刚挖出一个瓶子就值这么多钱,里面肯定还有好东西,赶紧干活,争取多挖一些好东西出来。”

听到同伙儿的话,络腮胡嘿嘿一笑,紧盯着周琴道:“美女,我们这些兄弟,干活干的正枯燥乏味呢,要不要陪我们玩玩。”

光头话音一落,萧清山就连连点头,似乎生怕光头反悔一样。

雪雁云水瓶啊。

周琴和络腮胡等人,立刻看过去,就见岳风一脸微笑的站在那里。

看到这情况,岳风心里也是难以平静。

此时周琴气的满脸通红,娇躯也是不断发颤,那样子要多迷人有多迷人。

这一刻,几个古董店的老板,都是一脸的羡慕。

“买,买!”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等待萧远山回应的光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见光头这么警惕,岳风不敢跟的太紧。

光头几个,纷纷打趣儿。

他居然能把传闻中的古董鉴别出来?

说完这些,周琴冲着光头一帮人怒喝道:“把手里的东西都给我放下,一个个站好了。”

自己身为东海市刑侦队队长,在队里说一不二,在外人面前,那也是高高在上女王一样。

“唉,说了这么多,你们到底要不要啊?”

“哎呦。”

不过为了防止被发现,岳风很小心的保持着车距。

正寻思着,忽然间,就听到络腮胡怒喝了一声:“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出来!”

岳风不及多想,赶紧熄火下车,跟了上去。

所以下一秒,周琴焦急的喊道:“快,快跑啊,报警!”

这时萧清山,看着岳风温和道:“岳风,真没想到,你在古董方面还有如此高的造诣,玉若果然没看错人!英雄出少年!”

络腮胡皱眉打量着岳风,冷冷道:“你又是谁?”

看来这个墓不简单啊。

周琴狠狠的瞪着络腮胡:“你别得意,你们这帮人,一个都跑不了!”

周琴气的不行,紧咬着嘴唇。

却没想到今天在自己的古韵阁,一鸣惊人。

这一刻,看到周琴绝美的容颜,络腮胡呆了一呆,周围的其他人,也是看的眼睛都直了。

什么鉴宝师?周琴只知道,这男人是柳家的上门女婿。

精致的脸上,布满了寒霜,一双眼眸,透着无所畏惧的威严,不是周琴有是谁?

岳风心里一惊。

然而面对萧清山的邀请,岳风却似乎意兴索然。

不过被这帮家伙一通乱挖,文物万一被破坏了呢?那可都是老祖宗留下的瑰宝!

岳风顿时愣了下。

说完,就小心翼翼的将瓷瓶捧了起来,让萧玉若拿来一个箱子专门放好。

不过总归是架不住对方人多,很快,周琴一个不注意,就被络腮胡偷袭成功,用绳子给紧紧捆住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