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这也懂? 来一波钻石,兄弟们!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求婚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太惨了吧

不等她说完,岳风笑着打断道:“周琴,你不会真的相信这个吧?完全就是装神弄鬼,骗人的。”

周琴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是啊..”

周琴咬了咬嘴唇,笑不出来,心里有些同情。

什么?

周琴最痛恨的就是骗子了。

眼前这个上门女婿,咋说的这么专业?

郝建也是忍不住了,冷笑说道:“岳风,你心里不舒服,不想认命,也就算了,还敢质疑大师?你有什么资格说大师骗人?”

“你...”

岳风冷冷一笑,没有废话,抓着他的衣服用力一扯。

算命先生也是表情一僵,额头隐隐冒出了一层冷汗出来。

算命先生彻底慌了神:“这位先生,你太过分了,我粘一个胡子怎么了?”、

岳风笑了一声,看着算命先生:“你前半部分算的没错,周琴确实是金命,但是命格相冲这方面,你就完全说错了,她的命卦是艮,是我木命也没错,但命卦也是艮。”

此时的周琴,还对算命先生的话,深信不疑。毕竟他算的是真准啊。

自己可是刑侦队队长啊,竟然相信了一个江湖骗子的话。

此话一落,周围不少人都大笑出来。

眼前这个男人,总能给自己惊喜。

“小伙子,你年少方刚,但是不能对道家弟子动手啊。”

这时候,见没热闹看了,周围不少人,也都散开。

“敢在大街上行骗,知道我是谁吗?”周琴气呼呼的说着,同时拿出了电话,准备叫同事过来。

一辈子做上门女婿!

今天难得逮到机会,一定要让你好好丢一下脸。

就在这时,周琴轻声道:“岳风,你别难受...”

岳风的命运这么惨么?大师都说了,他一辈子只能做上门女婿..

这一瞬间,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已经愣住了。

话音刚落,岳风毫无张昭的一个巴掌,就狠狠甩在了他的脸上。

这个没用的东西,事情没办好,还想把自己拉下水?

心想着,就冲着算命先生试了下眼色。

“你说什么。”这一刻,岳风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语气冰冷无比。

现在的骗子,都这么大胆了吗。

什么艮艮的,听不懂啊?!

周围爆发出一片哄笑出来。

太丢人了。

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郝建一下子大叫出来:“岳风,你干什么?大师你也打?你有没有点教养。”

“大伙儿看看,这就是算命大师,胡子都是粘上去的。”

哈哈哈!

郝建满脸的沉痛,拍了下岳风的肩膀:“唉,听到没有,算命的说你一辈子只能做上门女婿,这就是命啊。我真替你悲哀啊。”

还是第一次见啊。

这么时尚的算命大师。

自己都被骗了,这还得了?

算命先生缓过神来,惊怒交加的指着岳风。

还在装呢?

岳风暗暗一笑,就冲着算命先生说道:“是么?那你说说,刚才怎么给周琴算的?”

算命先生惨叫一声,被抽的原地转了两圈,整个人都懵了,一屁股蹲在地上,鼻血顿时就流了出来。

大街上的人,此时也纷纷叫出来,冲着岳风指责。

那人连连点头,摊子都不要了,灰溜溜的离开。

《阴阳风水决》之中,除了风水玄学,还牵扯到一些卜卦之术,所以岳风对算命,也多少了解一些。但只是了解一些皮毛。

哧啦。

“是啊!”

尼玛!这小子有毛病吧,卧槽!真特码不靠谱,这就供出自己了!

看见大师里面的衣服,围观的人全笑了。

可笑的是,自己刚才还信了他的话。

这算命先生,说话实在是太损了。

唰。

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啊?

说到这里,岳风忍不住轻哼一声,眼中透出几分的轻蔑:“命卦同是艮,何来犯冲一说?”

“别啊,这位先生!”算命先生一下子叫了出来,刚才他得到郝建的暗中授意,不能就这么放过岳风啊!当时算命先生,一把抓住岳风的手臂,有模有样的掐指算了起来:“小兄弟,你的命运很坎坷啊。”

“今天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下次再敢出来骗人,我饶不了你。”打不通电话,周琴很是生气,冲着那人娇喝了一声:“赶紧滚。”

“你....”

郝建让自己出来假扮算命先生,主要目的就是骗周琴。

岳风没有理会他们,冷笑着走过去,一把抓住算命先生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

啪!

谁规定大师不能粘胡子了?

下一秒,在算命先生的一声嚎叫之下,岳风猛然一拽,将他的山羊胡给扯了下来。

算命先生立刻接话道:“这位岳先生,刚才我特意算了算,你还是一个扫把星的命格,谁跟你走得近,都会倒霉的。就连你的妻子,你的朋友,都跟着倒霉,没准哪天就会出事啊..”

那人吓坏了,慌忙冲着郝建求请道:“郝少爷,你帮帮我呀,我可不想被关进去。”

一边的郝建彻底急了,尼玛,自己马上就要求婚成功了,不能被岳风搞砸了啊!

周琴打了两遍电话,都没人接。

把胡子丢在地上,岳风环视了一圈,冷笑着开口道。

岳风露出一丝笑容,打量着眼前的算命先生。他能看到,这算命先生的胡子,看着很不协调,很像是粘上去的吧?

周琴气的一跺脚,心里又羞又怒。

算命先生愣了下,呆呆的看着他:“什么血光之灾?”

这大师太时尚了,上身穿着一件耐克运动服,下身穿着一条阿迪萨斯的裤子。

血光之灾?

自己和岳风命格犯冲?

郝建趁机走过来,一把拉住周琴的手,开口道:“琴儿,听到大师的话没有,以后离这个上门女婿远点。”

原来是个骗子。

今天是中秋节,局里的同事,基本上都出来维持治安了。

岳风将他的话打断,一字一顿的开口:“我也给你算一卦吧。你今天,恐怕有血光之灾啊。”

那算命大师,依旧不依不饶:“别别别,小兄弟,我和你有缘,我真需要给你算算命。小兄弟啊,你这一辈子,只能在别人的庇护下,度过一生。老夫掐指一算,你这辈子,只能做上门女婿。”

岳风淡淡一笑:“略懂一点点。”

“你..”算命先生被这眼神吓了一跳,声音发颤:“我说你是扫把星..”

“对对对,大师真准,他命运真的很坎坷!”郝建哈哈大笑,大声的说道:“大家快来看啊,这大师太准了!”

她知道岳风懂风水、懂古董。但是怎么还懂算命?

这时,算命先生也捋着胡子,慢悠悠的开口道:“老夫乃是天君山,灵宝道观的内传弟子,是从来不说假话的。你说我胡说八道,真是可笑。”

“我没兴趣算命,你松开我。”岳风无奈的说道。

说到这里,算命先生突然大叫一声:“哎呦,这个岳风就是木命啊!周小姐,你以后还是离这个岳风远一点吧。”

“卧槽!”

这个煞笔岳风。

周琴走到岳风跟前,眼中掩饰不住的尴尬,咬着嘴唇,轻轻道:“好哥哥,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他是假冒的。”

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眼前这个所谓的‘算命先生’,就是一个假的。

听见岳风的话,周琴有些急了,拉着他的胳膊,认真的说道:“岳风,这个大师算的真的很准的,刚才他给我算命,说的一丝不差。”

此时的周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算命先生满脸涨红,满头大汗,混着鼻血,说不出的狼狈,指着岳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周琴满脸的意外:“岳风?你还懂这个?”

算命先生看了周琴一眼,缓缓道:“这位小姐,命属金,与木命格犯冲...”

岳风笑了笑,看了那算命先生一眼:“我可没兴趣算。”

算命先生身上的道袍,顿时被撕裂!露出了里面的衣服出来。

周琴也是急的不行:“岳风,你怎么能动手呢?大师说话是难听了一些,但是他好歹是道家中人,你随便动手,这是不尊重人啊。”

郝建气的不行,一脚就踹了过去:“去你妈的,我认识你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