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什么态度啊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五章 抢人啊 (二章合一)为哈雷骑士的皇冠加更!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七章 就问你一遍! 审核大哥我就是改个标题,改了一个字而已.

岳风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羽墨:“钥匙被我放起来了。除了我之外,谁也找不到,哪怕我老婆,我岳母都找不到。”

啥?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六大门派的人拉走。

今天岳风自己在家,那叫一个难受。想尿尿都没力气去。

终于,没有搜出东西来,羽墨停了下手,后退两步,冷冷的看着岳风:“钥匙呢?”

纳兰姐姐说了,尚武学院的校长,已经把关押爷爷的密室钥匙给了他。所以找到了岳风住的地方,羽墨懒得废话,只想拿到钥匙就走。

尼玛!

东海市,一栋豪华别墅内。

这么重的伤,岳风应该必死无疑。但是他怎么会没事儿?

还好,根据《无极丹术》上记载,服用了九转还阳丹之后,前三天会很虚弱,因为丹药正在一点点修复丹田。但是第四天,就能彻底痊愈。

岳风以为是柳萱回来了,结果目光看向门口,顿时一愣。

这时,纳兰欣然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墨墨,我陪你去找岳风吧。看看能不能让他放了你爷爷..”

正是羽墨。

....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再忍一天,自己就可以活蹦乱跳。

事实证明,欧阳振南和岳风的父亲,确实是多年的老朋友。两个人聊的可开心了。足足聊了十多分钟,欧阳振南步入正题,对岳天恒说,想收他儿子做义子。

一个女生走进来。这女生长的别提多美了,身材紧致多姿,特别的迷人。一头酒红色的长发很是惹眼。

羽墨将桌子上的水果,全部摔到地上。旁边几个下人,吓的冷汗淋漓,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岳风挠了挠头,笑着回应道:“我爸妈现在在乡下呢。”

原来是来要钥匙的。

说着,不等纳兰欣然回应,就将电话挂断。

这家伙肯定怀恨在心。

被羽墨一双玉手,在身上搜来搜去,岳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尤其羽墨身上的香味,不断的传来,岳风只觉得自己整个大脑都懵懵的。

中午的时候,岳风眼看就憋不住尿了,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发出一声响。

丹田是修炼者的第一大要害。

这次上门请求,这个人渣肯定会刁难自己。

“哈哈哈哈!”欧阳振南大笑着,拍了拍岳风的手:“儿子,等你伤好了,义父派人来接你,去欧阳家族做客。好了,你先休息吧,我们不打扰了。”

第二天一大早,柳萱喂了岳风一点粥,就匆匆去学校了。

“你...”

“你快点叫啊!”岳天恒急了,没好气的说着。

说完这些,岳风故意挑逗道:“唉,羽墨小姐,你这样可不对啊。一上来就搜身,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幸好我老婆不在家,要不然被她看到了,多不好。”

岳风没办法,只好让他们回去了。

听到儿子叫了,岳天恒才满意的点点头,将电话挂断。

这一瞬间,周围的众人全愣住了,目光复杂。大家都想收岳风为徒,但是这欧阳振南,竟然另辟蹊径,要收他为义子。

羽墨按了一下接听键,紧接着纳兰欣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墨墨,我刚刚听说,岳风他没事儿了。而且,校长已经把关押你爷爷密室的钥匙,给了他。”

当时在擂台上,岳风被那个峨眉派的女人,一剑刺中了下丹田。

提到这个,岳风很是无语。本来给父母买了别墅,并且就是隔壁001号别墅,打算好好让他们享受呢。结果老两口只是住了一个星期不到,就各种抱怨,说没有在乡下自在。

岳风把电话号给他之后,他还真的拨了过去。

要是纳兰姐姐在场的话,被岳风当面拒绝,自己多没面子啊。

岳天恒想都没想,直接来了一句:“振南啊,你把电话给我儿子。”

“是你?”岳风回过神来,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六大门派,你们号称名门正派,也就能耍耍阴招!要不然怎么会抓到爷爷。”羽墨气的胸口发颤,坐在沙发上。

什么?

“我们逍遥派也欢迎你啊..”

“来,我现在给你父亲打电话,你把电话号给我。”欧阳振南开口说道。

也就是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现在张口就要钥匙,还是这种态度,有没有天理了啊?

哈哈。

“呃..”岳风满脸苦涩。

尼玛,上次在咖啡厅里,让我给你洗脚。

“啊..”欧阳振南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再次开口:“没关系。估计这指腹为婚,你父亲也给忘了吧。我和你父亲已经二十几年没见面了。当时科技不发达,我和你父亲联络很费力。慢慢就断了联系。对了,你父亲呢?”

岳风没死?

....

听到这话,羽墨娇躯一颤,精致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上次自己让岳风跪下道歉,然后让他给自己洗脚。

开玩笑,自己差点死在擂台上,才获得这把钥匙,怎么可能随意放在身上?早都藏起来了!

这可怎么办,爷爷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不准他出事!

这还不算,洗脚的视频还被传到了网上。

岳风接过电话,就听见电话那边的父亲大喊一句:“小兔崽子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你欧阳叔叔的义子,知道吧?赶紧叫义父。”

岳风挠了挠头,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就说了一句:“欧阳伯伯,认义父这种事,还需要父母同意吧..”

欧阳振南点点头,认真的看着岳风道:“小风啊,按理来说,我和你父亲曾经指腹为婚,你应该成为我女婿的。可是现在,你既然有妻子了,不如我收你为义子,你可愿意?”

“岳风啊,我们崆峒派你考虑一下啊,我收你为关门弟子!”

他要收岳风当义子?

“叮铃铃。”

“义父。”岳风嘟囔了一句,怎么有点逼上梁山的感觉呢。不认还不行..

真是气人,这个人渣,竟然没有把钥匙放在身上!

她为了照顾岳风,已经请了两天假。不能再耽误了。

这叫什么事啊,自己在屠狮大会上,表现那么好,却多了一个爹..

羽墨眼眸闪烁,轻轻道:“欣然姐姐,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我自己去找岳风吧。”

这个人渣,一开口就让人生气!

想到自己的双手,在他身上搜来搜去,避免不了肌肤碰触,羽墨脸色顿时有些羞红。

岳风笑了一声:“这世道还真是变了,管人家要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这群人都走到门口了,还纷纷回头,向岳风抛向橄榄枝。

羽墨脸色一红,有些急了:“钥匙你藏哪儿了?”

大家都知道,羽墨心情不好,谁也不敢惹她。

“呃..”岳风挠了挠头:“欧阳叔叔,我有妻子了..”

羽墨没说话,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直接扑了上来,冲着岳风身上就是一通乱搜。

吱--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