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哪都有你呢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七章 就问你一遍! 审核大哥我就是改个标题,改了一个字而已.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九章 翻脸不认人 为哈雷骑士的皇冠加更!

等下是不是还想让自己喊老公?

“你!”羽墨气的胸口发颤,脸色瞬间通红起来,心里说不出的羞怒!

说完这些,羽墨不再废话,跺了跺脚,气呼呼的转身离开房间。

羽宗天就被关押在这里!

尼玛,怎么到哪都能看到这傻逼?

这种话怎么叫得出口?!

....

哈哈,爽啊。

啥?

带她进去的话,被学生看到还好办,但是被学校高层看到,那就不好解释了。

尽管羽墨喊了出来,但岳风还是察觉到她的怒火,摆了个舒服的坐姿,摇头晃脑的说道:“怎么听着不用心呢?这样,你把两个称呼,连起来叫给我听听。”

“你,你说什么!”羽墨俏脸一变,眼看就要忍不住了。

说着,岳风懒洋洋的伸了下腰:“所以,钥匙现在给你也没太大的意义。明天你跟我一起,我把你爷爷带出来。”

早知道这样,自己今天就不该搭理他!

哥哥两个字还没喊出来,但是脸已经通红了。

第二天早上。

“不行,我一定要进去,你别想给我耍花样。”羽墨一脸的坚决,紧紧的看着岳风,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我警告你,今天别再耍我了,赶紧去找我爷爷。”羽墨冷冷的说着,直接拉着岳风,就去尚武学院。

这么漂亮的贴身女仆?谁能信啊?

这个人渣的话,自己一句都不会再相信了。

呼...

贴身女仆?

《无极丹术》上的记载果然没错,服用了九转还阳丹,三天过去了,现在自己彻底恢复了。

几个人的嘲讽传来,羽墨的脸色很难看。按照她以前的脾气,郝建他们几个,此时早都已经死了。不过今天来救爷爷,她只能选择忍。

今天的机会难得,一定要玩过瘾才行。

昨天被他几次三番羞辱,这辈子都不会忘。

岳风皱了皱眉,转过头去。

羽墨哦了一声,只好照作。

岳风任由她拉着,一直到了尚武学院大门口。

在柳萱的服侍下,岳风美美的吃了早餐。

羽墨目光怒火闪烁,心口也是不断的起伏,娇躯隐隐发颤,几乎要气的冒烟儿了。

明天?

又是他她上厕所,又是叫亲哥哥...

昨天痛快的耍了羽墨一次,岳风心情畅快,吃饭都有食欲了。晚上美美睡了一觉,今早醒来,整个人神清气爽的。

羽墨愣了下,又是羞怒,又是无奈,最后终于妥协,低声开口道:“好哥哥...亲哥哥...岳风哥哥,你满意了没..你,你快把钥匙给我!”

羽墨平复了下心情,不去和岳风对视:“你...现在可以把钥匙给我了吧!”

“你!”

羽墨玉手紧握着,一肚子的火也发不出来,终于还是咬着牙,轻轻喊道:“好...好..”

岳风笑了笑,直视着羽墨的眼睛:“再过分也没有你过分吧,之前你让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你洗脚,而这里,就咱们两个,我已经对你够宽仁了。”

羽墨气的浑身发颤,指着岳风,忍不住娇喝道:“岳风,你别太过分了。”

在尚武学院内,有一间密室。这间密室的用途,是让违反校规的学生,面壁思过用的。

听她喊了出来,岳风脸上笑意渐浓,眼睛一转,又笑道:“好妹妹真乖,来,再叫一声亲哥哥。”

岳风苦笑了下,说:“那好吧,不过进去之后,你一切都要听我的,不许乱说话,要不然,你别想让我带你进去。”

岳风一脸的坦然,看着羽墨笑道:“你瞪我干什么?你可别忘了,你爷爷被关在尚武学院,就算我把钥匙给了你,你到了地方,也只能看一眼,根本带不走他。”

现在是下课时间,学校里全都是学生,怎么带羽墨进去啊?她一头酒红色头发,实在是太显眼了。

哎呀,看这样子,还挺不服气的。

这个人渣!羽墨咋心里骂了两句,还是低下头,纠结了好久,还是轻声的说道:“好..好..好哥哥,这总行了吧!”

话音落下,身后的几个跟班,也都哄笑起来。

羽墨脸色涨红,一时无言以对,咬着牙道:“好,明天你要是再敢耍我,我就杀了你。”

叫他好哥哥也就算了,叫他亲哥哥也算了,可是现在,他竟然得寸进尺..

“先把你那头发扎起来,戴上帽子。”岳风没好气的说着。

经过昨天的事儿,岳风在她心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郝建表情一僵,一时无言以对,心里很是不爽。这时候,他也注意到了羽墨,笑了一声:“呦呦,这是谁啊?岳风,你在屠狮大会上,表现的不错,现在身边竟然都跟着小美女了?现在这女人啊,真是轻浮..”

这个混蛋,还想得寸进尺!

什么?

又是好哥哥,又是亲哥哥的。

“你这个人渣,是不是找死!”羽墨咬牙切齿的说着。

心里厌恶的不行,但羽墨还是喊了出来:“亲哥哥。”

不就是装逼吗,谁不会啊。

心里嘀咕了一句,岳风笑呵呵的看着郝建:“是啊,我也很无奈,受了这么重的伤,就是死不了,你是不是很羡慕?”

这个人渣,真是越来越过分!

说到这里,岳风松松肩,一脸无所谓:“你爱叫不叫,反正我也没强求你。”

而且还能顺便挑逗一下羽墨,何乐而不为。

就见郝建笑嘻嘻的站在那里,身后有两三个小跟班。

岳风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一句话都没说,那叫一个欠揍。

一边说着,岳风就叹了一口气。

“行行行,到门口了,你别拉我了..”岳风嘟囔了一声:“我又跑不掉..”

几个人正疑惑着,就看到岳风转过头,看着身旁的羽墨,嘴角勾起:“来,喊一声主人来听听。”

虽然羽墨在屠狮大会上亮过相,但此时戴了帽子,遮掩了那一头张扬的红发,气质完全变了。所以郝建几个,都没有看出来。

岳风扫了郝建一眼,慢悠悠的说道:“你们误会了,这是我的贴身女仆,漂亮吧。”

岳风心里舒爽的不行,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酥了。这几声哥哥,叫的是真好听啊。

“你...”

柳萱去上学后,岳风就洗了一个澡。刚刚洗完,换上睡衣,就听见房门被打开,紧接着羽墨快步走来。

这间密室在教学楼的后面。岳风带着羽墨,快速穿过教学楼,结果走到一个楼梯口的时候,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哎呦,这不是岳风吗?啧啧,听说你没事儿了,我还不信,没想到,你命真大啊。”

羽墨深深的呼口气,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几乎气的说不出话了:“那你刚才不早说?”

“过分?”

岳风一脸的巫蛊,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摊着手道:“刚才你没问啊,一来就问我要钥匙,而且,是你主动求我的,我又没逼你。”

郝建几个人愣了下,都是一脸的不信。

羽墨嗯了一声。只要能救爷爷,就听他的安排了。

“当然可以啊!”岳风哈哈一笑,感觉神清气爽,躺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脸的悠然惬意:“好啊,不过呢,你得叫我一声好哥哥。”

岳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冲着羽墨说道:“要不...你就在外面等着我吧。”

一头紫红头发进校园,这成何体统啊。

听到这话,羽墨娇躯一颤,狠狠的瞪着岳风:“你什么意思?怎么又明天了?”

心里感慨着,岳风笑眯眯的点头:“看你这么有诚意,那好吧,明天早上来找我,咱们一起去尚武学院。”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