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翻脸不认人 为哈雷骑士的皇冠加更!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哪都有你呢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章 谁结婚? 为哈雷骑士的皇冠加更!

这老爷子胆子还真大,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藏的这么随意。

而眼前这个小子,竟然和白扇军师是结拜兄弟。

心里震惊着,就听羽宗天继续道:“东海市往北的群山之中,有一个山谷,山谷有一片石林废墟,你到了地方,找到东北方,第三根石柱,经书就在石柱下面...”

听到这话,羽墨心里万般不情愿,却还是跺了跺脚,听从了岳风的安排。

“真的。”

文丑丑是谁啊,那可是长生殿主座下,第一号人物,在整个长生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以说,自己四大法王见了,也得行礼。

“羽老先生?”

卧槽。

“你...”

心想着,岳风笑眯眯的看着他:“老爷子,你别激动啊,我干嘛要杀你呢?我是来放你走的。”

说真的,这老爷子,还真是铁骨铮铮,宁死不屈啊。

哈哈,经书要到手了。

走出学校,一直到了一个僻静的巷子,岳风才停下脚步,回头说道:“羽老前辈,这里应该安全了。你可以离开这了。”

羽宗天身子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岳风:“你...你是东海市的堂主?”

见他一脸不信,岳风很是无语,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银色令牌,在羽宗天眼前晃了晃:“老爷子,其实我和你一样,也是长生殿的,这是我的信物。”

感受到羽宗天这种不畏生死的气概,岳风心里很是触动。

嗯?

羽墨紧随其后,形影不离。

岳风不再多说什么,径直走进密室。

记得上次在罗罗拍卖会,他刚刚突破五段武将。这才不过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达到了五段武侯!这修炼的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羽宗天抬起头,眼中精芒一闪,将岳风锁定,冷冷道:“你就是擂台大赛的最后获胜者?”

岳风顿时愣了下,心里又是复杂,又是惊叹。

岳风很满意的点点头:“乖,咱们走吧。”

心里纠结了下,羽墨很不情愿的低着头,乖乖的喊了一声:“主,主人。”

不愧是长生殿的四大法王,是条汉子!

岳风连连摆手:“羽老前辈,有一件事很重要。我毕竟是尚武学院的学生,我在长生殿的身份,别说出去啊..包括您的孙女..”

郝建几个愣在那里,呆呆看着岳风两个走远,好一会儿缓不过神来。

说着,看也不看郝建几个,就向着密室方向走去。

郊外?

羽宗天愣了下,上下打量着岳风,紧接着就哈哈大笑一声:“小子,你别跟我耍花样了,老夫纵横江湖数十载,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你假意讨好,其实还是为了经书,你以为我会信你?”

“不仅如此。”岳风摆了摆手:“羽老前辈,当初你在罗罗拍卖会上,拍了一颗神仙丹,还记得吧?那颗神仙丹失效了,你因此中毒,是我给你救活的。只不过当时你在昏迷,没看见我的样子。”

尤其是郝建,目光紧紧的看着羽墨优美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羡慕记恨。

岳风看着羽宗天,轻轻开口打了招呼。

啥?

这个令牌,是文丑丑离开之前,给自己的。

之前文丑丑发出消息,说东海市的堂主已经有了人选,只是羽宗天一直没见过。

岳风笑了笑,走上去将羽宗天的穴道解开。

就在岳风暗暗吃惊的时候,羽宗天冲着他抱了抱拳,很是感激:“多谢岳风小友出手相救,我羽宗天感激不尽,等我修养好之后,一定到堂口拜访致谢。”

没想到,会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子。

岳风点了点头,终于步入正题:“羽老前辈,六大派说,您的身上有本《太玄真经》,到底是真是假?”

“嗯。”

心想着,羽宗天心里的悲愤,瞬间就转为了狂喜,大笑道:“哈哈,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人啊,刚才真是让小兄弟见笑了。”

终于可以向教主夫人交差了!

--

门外的羽墨已经等不及了,看到羽宗天的那一刻,脸色一喜,激动的不行,一把就挽住爷爷的手臂:“爷..”

刚刚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铁链的声音,冰冷刺耳。

十分钟后,岳风带着羽宗天,离开了密室。

昨天耍了自己几次,刚才又占了自己的便宜,这笔账还没算呢!

卧槽。

只是...眼前的情景,跟他翻脸的话,自己就被人怀疑了。

卧槽。

岳风暗暗震惊。

羽宗天挣了一下铁链,横眉竖目:“少特码跟我套近乎,小子,你想要经书的话,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要杀要剐,尽管来吧!”

岳风默默念诵了一遍,牢记在心之后,冲着羽宗天笑道:“多谢羽老前辈了。”

羽墨顿时急了:“凭什么我在这里守着?”

岳风点了点头,笑道:“不错,我叫岳风,很高兴见到羽老先生。”

听到这话,羽宗天心里一震。

羽墨气的不行,怒火蹭蹭的涌起。她真想给岳风一巴掌!

什么?

这密室不大,只有十平方米,中间立着一根柱子。此时羽宗天被绑在那里。动弹不得。

这老爷子好强的实力!

羽宗天点点头,刚要开口,一边的羽墨,就上前一步,冷冷说道:“行了,我爷爷已经平安了,你可以滚了。”

一边说着,羽宗天一边动用内力,将铁链震碎,然后说道:“可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带在身上?那本经书,已经被我藏在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岳风小友,上次在拍卖会,你就救过我一次,这一次,又救了我。这本经书,你去拿吧。”

只喊了一个字,想起这是尚武学院,自己还在六大派的势力范围之内,羽墨赶紧捂住了嘴,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吗的

这时典型的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啊。

怪不得金狮法王的名号,让江湖人闻风丧胆!

说着,羽宗天长叹一声,很是不甘:“没想到我羽宗天,英雄一世,最后竟然死在你这种无名小子的手里。”

听见这话,羽宗天微微一笑,透着几分的傲气:“要不然的话,他们会弄出这么大的排场,联手突袭把我抓起来?”

哗啦!

还真是女仆啊,这,这女仆太漂亮了吧?

岳风轻轻一笑,理所当然的说道:“你守在这里把风啊,这里可是尚武学院,万一等下有人来了怎么办?再说了,刚才你答应我的,来到学院后,一切都要听我的。”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哗啦!

眼前的羽宗天,蓬头散发,衣衫褴褛,堂堂长生殿金狮法王,十分的落魄狼狈,完全没了往日的威风。

第三根柱子。

密室入口,岳风四周环视了一圈,确定周围没有人,便回头冲着羽墨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放你爷爷。”

岳风点点头:“没错,正是我,不仅如此,我和白扇军师文丑丑阁下,还是结拜兄弟。”

“你放心,岳风小友,这件事儿我绝对不说!”

重获自由,羽宗天活动了下筋骨,就听到全身骨骼劈啪作响,一股强悍的气息,瞬间从他身上蔓延!

“好了,这里不及久留,咱们赶紧离开这。”岳风一边说着,一边向学校门口走去。

一想到教主夫人,岳风的脸上就忍不住笑意。

“你..”这一刻,羽宗天满脸感激!

岳风这种废物,竟然有这么高质量的女仆。这女仆要是归自己,少活几年也行啊!

说到这,羽宗天再次开口::“经书,就被我藏在东海市的郊外。”

石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