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冒充 为王哥(王大爷的一天)皇冠加更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六章 纠结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到底是谁 为王哥(王大爷的一天)皇冠加更!

包厢里,岳风迷迷糊糊醒来,口中叫道:“来来...咱们继续喝。”

深蓝酒吧。

岳风越想越觉得生气,直接给羽墨打了一个电话。当时救她爷爷的时候,羽墨给自己留了她的电话号。

这男子一身黑色装扮,身材修长:“在下天门段风,见过妙缘师太。”

妙缘师太话音落下,一个高大的男子,就走了进来。

对于监控,周琴很熟悉。因为她每天破案,都离不开监控。

太玄真经呢?!岳风脑袋嗡的一下,天蚕宝甲也没了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苗条的身影,快步走进来。正是小师妹玄静。

到了跟前,玄静恭敬开口道:“师父,门外有人求见,自称是天门的人,叫段风。”

“嗯..”周琴轻轻的应了一声。

但还是没找到!

不一会,周琴又回话了:不知道啊,好哥哥,我先走的,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离开的。

说话间,从身上拿出了太玄真经,递了上去。

岳风看着她回复的话,又在手机上敲了几个字,回了过去:纳兰欣然和那些闺蜜呢,怎么也走了,包厢里只留我一个人。

此时若是有天门弟子在场,一眼能看出来,这个人不是段风,根本不是天门中人!

尼玛,被几个美女给灌醉了,这下丢人丢大了..

“先生,这..”那吧台女生满脸歉意:“对不起先生,监控可能是坏了。可是昨天还好好的..”

“你这是啥监控?”岳风大叫一声。

看到周琴进来,妙缘师太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同时透着几分的威严,开口道:“琴儿,这么晚了,什么事啊。”

这啥特码破监控?画面里黑乎乎的一片,啥都看不到。

“你说什么呢?”

周琴咬着嘴唇,走过去恭敬道:“师父,弟子幸不辱命。”

“呼..”岳风紧紧的攥着拳头,回想着今晚发生的事。

周琴拿到经书之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岳家。

话音落下,直接把电话挂断!

尼玛,肯定是谁趁着自己酒醉,把经书偷走了。

说起来,酒吧这种地方太混乱,客人丢东西是常有的事儿。

想了半天,岳风一拍大腿。尼玛的,应该是羽墨偷走的经书吧?

“岳风,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可是师命难违,我真的没办法..”走酒吧门口,周琴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着。将她宝马车门打开,坐在正驾驶的位置。她拿出天蚕宝甲和太玄真经。

此时,周琴到了别院前厅,就看到妙缘师太,正坐在椅子上品茶。

周琴忍着心里的复杂,低声道:“师父给我打完电话,我就约了岳风,然后找了机会,就把经书拿了过来。还有这个宝甲。”

说到这,她拿出天蚕宝甲,递到师父手中。

“师父。”

嗯?天门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可以说,这本经书是自己的命换来的。这尼玛,怎么就没了呢?

太玄真经?

“岳风,师父说了,这太玄真经至关重要,不能落在邪门歪道的手里..”周琴紧紧的咬着嘴唇,小声的自言自语:“你和长生殿有勾结,所以这宝甲和真经,我们峨眉先替你保管,要不然,被长生殿夺去怎么办..”

她那些闺蜜,当时一个个那么热情,轮番的给自己灌酒,应该是羽墨暗中指使的。就想给自己灌多了,然后偷经书?

那本太玄真经,可是羽宗天老爷子给自己的。

另一边。

当时周琴正在开车,见到岳风发来的消息,纠结好久,回了一句:好哥哥,刚才我有急事要办,就先走了。

“呼..”岳风紧紧攥着拳头,心里一阵窝火。

妙缘师太笑吟吟的看着周琴,开口询问。这才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徒儿就把经书送过来了,让人太意外了。

羽墨正在和闺蜜们看电影呢,听见岳风劈头盖脸的一顿指责,顿时也火了:“你有毛病吧?你个人渣,是不是精神有病。滚。”

监控室,是不允许客人进入的。周琴手腕一番,一根银针出现在她的手中,反手一弹,将总监控的电线割断。

“好宝甲。”妙缘师太接过来,由衷的感叹一句。怪不得屠狮大会上,那个败类如此厉害,原来全靠这个宝甲!

岳风焦急的满头大汗,酒劲一下子醒了,把整个包厢的角落都找了一个遍。

岳风又急又怒,快速走出包厢,到了前台大叫道:“快,快给我看一下监控。”

槽!

尼玛,谁把我衣服脱了?

很快电话就被接通,岳风怒火冲天,对着电话说道:“羽墨,你是不是有点过份了?那本太玄真经,是你爷爷亲口答应送给我的,你现在偷回去,算什么事?”

岳风拍了拍额头,很是郁闷,也就是这个时候,忽然感觉到不对劲儿。

听到这话,妙缘师太十分的欣慰,点头赞许道:“琴儿,师父果然没看错人,你做的很好。宝甲和真经,虽说都是罕见的宝贝,决不能落在邪门歪道的手里。你现在把它们盗过来,不要自责,也不要觉得自己不仁不义。你要知道,你这是在为江湖做好事!”

岳风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屏幕。

还有那天蚕宝甲,没有那个宝甲,自己早都死了无数次了,它可不能丢啊!

...

当时为了这本经书,自己冒险上屠狮大会的擂台,最后被周琴一剑刺到了丹田,差点丢了命。

妙缘师太脸色一喜,忍不住站了起来,接过经书就赶紧翻了一下,顿时激动的不行,这本经书是真的!

想到这,周琴的心里,也没那么自责了,轻踩油门开车离去。

岳风心乱如麻,啥也听不进去,快步走出酒吧,给周琴发了一条微信,问她去哪了。

妙缘师太秀眉紧锁,随即抬了抬手:“让他进来。”

岳风嗷的一声叫出来,四周寻找衣服,结果只找到了自己的衬衣和外套。

几个峨眉弟子,静静站在一旁。

“好,好...”

这种最新型的监控系统,只要切断这根线,整个监控系统就会瘫痪,所有监控视频全会消失。

虽然上次孙大圣,被天门救走,让妙缘师太很生气。但不得不说,天门自成立以来,秉着替天行道的宗旨,清除了不少江湖恶势力,着实让人钦佩。

“琴儿,你怎么拿到手的?”

下一秒睁开眼,他顿时愣住了。

吧台是个漂亮的女生,见岳风这么焦急,就意识到是丢了东西,就赶紧调取了走廊的监控。

我去,人都去哪儿了?就看到包厢里冷冷清清的,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