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比一比啊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知天高地厚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八章 没人成功

她真的没想到,公子真的是才华无双!

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在陈圣的身上。

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都在回味这首诗!

这个太简单了。

夸身边的女人?

“啪,啪,啪!”也不知道是谁,率先鼓起了掌,紧接着全场掌声雷动!

读完这诗,岳风还装模作样的走了两步,好像大文豪一样。

这时候,不少人纷纷看着岳风,脸上带着嘲讽,等着看他的笑话。

赞叹中,不少人都禁不住感受这首诗的意境,顿时,一个个看着陈圣的眼神,更是敬佩的不行。

周围人也纷纷跟着起哄,都想巴结陈圣。

不愧是文宗的前辈高人!

话音落下,就有两个人,端来一炷香,将香点燃。

“这可真是千古绝句!”

也不知过了多久,整个豪门歌舞厅,都炸开了锅!

话音落下,岳风清了下嗓子,摇头晃脑道:

所有人都傻了!内心之中,反反复复的重复着这首诗!

岳风读完这首诗,整个豪门歌舞厅,寂静无声,掉一根针,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怎么?你写不出来了?”陈圣讥笑的看着岳风。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那一声声议论,如同潮水般涌来,陈圣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简直妙不可言!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这小子没戏了。

陈圣的目光,愈发寒冷。

她当然知道,陈圣的这首诗,是写给自己的。有这么一个有才华的丈夫,自己真实太幸福了。

“你急什么...”

“这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旁边的陈霞,也是一脸的羞涩,而羞涩中,又透着无尽的喜悦。

短短四句话落下,全场寂静的可怕!

陈圣信心十足,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看了看身边的妻子陈霞,沉吟将近三分钟,缓缓开口:“妻出又闭月,春来也涴纱。”

“公子,好美,这首诗好美!”一旁的小夕,双手交织在一起,说不出的兴奋。

这么快就做出了一首诗,果然是满腹经纶啊。

陈圣脑袋嗡嗡的作响,绞尽脑汁,根本想不出半句诗!就算能想出来,也无法超越这一首诗啊!

听着那一声声的议论,陈圣笑了一声,对着岳风说道:“我身为文宗长老,自然守约。”

王豪想了许久,方才开口:“这样吧,你们二位,就写一首诗,夸夸你们身边的女人吧。”那记者笑了笑,开口道。

哗!

“好题目!”

由老板出题,大家当然没有意见。

陈长老一上来,就做出这么妙的诗句出来。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佛栏露华浓。”

“哈哈,这小子还以为自己能赢呢?”

周围众人纷纷点头。

“既然要赌,那我们就得愿赌服输。”台上的岳风,笑眯眯的说道:“若是我输了,我拜你的书童为师,若是我赢了,你的老婆拜我为师。在场这么多记者作证,别抵赖。”

蓝天日报,是非常有名的报社。出题肯定公平。由他出题,大家都没异议。

“是啊,陈圣先生,是文宗的长老,写过多少耳熟能详的好诗?是这小子能比的么?”

那记者目光一转,只见不远处,有一个盆栽,载着几根竹子。便开口道:“自古以来,有名的大文豪,都喜欢写竹子。不如二位,就以竹子为题,写一首诗如何?”

“我来出!”台下顿时站起来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正是豪门的老板,王豪。

这首诗,是李白写给杨贵妃的诗!赞叹杨贵妃很美的诗!

陈圣也是笑了一声,说道:“这题目好,来人啊,点燃一炷香,一炷香之内,谁写的诗好,谁就获胜。”

“敢和陈长老叫板,真是不自量力!”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全场寂静无声,谁都知道,创作是非常耗费脑力的。尤其是当场作诗。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嘲讽传来,岳风浑没在意,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唰!

结果那炷香,刚刚被点燃,岳风便笑了一声,走出来说道:“我已经写好了。”

眼前这个岳风,年纪不大,口气倒是挺狂。

霎时间,周围众人一片哗然,看着陈圣的目光,都透着崇拜和敬佩。

话音落下,一个记者走了出来,笑着说道:“为了公平起见,我们记者来出题吧。我是蓝天日报的记者,要不然我出个题?”

“好诗,好诗啊!”

陈圣和岳风也纷纷点头:“好,那你出题吧。”

这隐喻,妙啊!

“春来也涴纱”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老婆春天去河边洗衣服,容颜应到水中,鱼儿都见了都要远远躲开。

这..

话音落下,整个大厅寂静无声。

“是啊,把你写的诗读出来啊。”

什么?!这一番话,所有人都懵了。这才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写好了诗?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看向陈圣。陈圣已经涨红了脸,硬着头皮来了一句:“这局..这局算你赢,我们得三局两胜。”

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岳风的身上。岳风深吸一口气,学着古人的样子,摇头晃脑的说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寂静无声!

“就算这小子做出来,意境也比不上陈长老...”

“妻出又闭月。”这句诗的意思是,月亮见了他老婆的容颜,都要羞愧的躲避起来。

“那你倒是把你写的诗,读给大家听听啊。”陈圣冷笑一声说道。

岳风微微一笑,看了身边的徐璐:“我这首诗,就送给我的徒弟吧。”

“公子,你,你好厉害..”小夕红着脸,轻轻拉动着岳风的衣角。

周围人纷纷点头。

公子好厉害,真的作出了一首诗出来!而且,这诗句真的好美啊。

这首诗,是清初时期,郑板桥所写。刚才岳风灵机一动,想起来这首诗。

哗!

作完这首诗,陈圣满脸得意。

“美人写不尽,何以惹芳华?”

“哪有一局定胜负的道理?”

绝句,真是绝了啊!

“对,三局两胜!”

岳风心中冷笑不已,特码的,到哪里都少不了狗腿子。当时也是皮笑肉不笑:“行啊,三局两胜,我让你输个服气。来,谁再出个题目?”

岳风哈哈一笑,目光看向陈圣:“陈长老,你服不服啊?”

这一番话落下,全场一片哄笑。

岳风哈哈一笑,上前一步:“既然如此,那请出题吧。谁来出题?”

陈圣的妻子陈霞,也是点点头,忍不住掩嘴轻笑。陈霞也是出了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让她拜岳风为师,她肯定不愿意。不过在她的心里,丈夫陈圣,怎么会输呢?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