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小福星 为情一动心就痛打赏加更!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陪你! 为昭文子若打赏加更!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七章 走!

一时间,就看到剑气四射,威力惊人。

“我之前说了,我只教一遍,他学不学的会,都跟我没关系了,还要我看做什么。”南宫绝嘟哝一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见岳风耍的有模有样,还是忍不住观察了起来。

“休要骗我!”南宫绝拍了一下石头:“我这剑法,岂是阿猫阿狗都能学的?我...”

到了晚上,小夕又做了两道好菜,南宫绝也如期而至。

“前辈..”

这小子可以啊,当初自己练第一招,可是学了一个月,他竟然两天就学会了。

到现在,岳风脑子还是懵的!

到了跟前,岳风很是客气的开口:“南宫前辈,我练的怎么样?”

“你..”南宫绝在一边看的心痒痒,顿时急了:“给我尝尝..”

岳风和小夕相似一笑。

岳风点点头,走到场中,先是一个‘剑指残阳’起手式,紧接着就将那一招剑荡八荒,施展了出来。

“行了行了,起来吧。”

伴随着玄铁剑挥舞,方圆百里之内,各种野兽匍匐在地,浑身发颤!这一股股剑气,压的它们不敢站起!这是惧怕,来自血脉的惧怕!

小夕浅浅一笑,没有说话。

此时的南宫绝,很是郁闷。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纵横一世,却被一个小丫头给套路了。

小夕笑了起来,继续道:“那要不是奇才的话,怎么这一招剑法,公子才两天就学会了?要不然,就是你这剑法一般,算不上绝学。”

“好!”小夕一拍手:“南宫前辈一言九鼎,快来喝酒啊南宫前辈。”

“呼!呼!”

“南宫前辈,这几天啊,我在山林中,发现了樱桃树。酿了樱桃酒哦。”小夕深吸了一口,满脸迷醉:“这酒真香啊!”

听到这话,南宫绝很是高兴,大笑一声后,冲着岳风道:“小子看好了,这是第二式!走!”

“什么?!”一听这话,南宫绝就坐不住了,站起来,吹胡子瞪眼的看着小夕:“你这丫头,休要乱说话。我这剑法一般?你这小丫头懂什么?当年我纵横天下的时候,你还没出生!”

“你这丫头!”南宫绝气的不行,却也是无言以对,长舒口气,没好气的看了岳风一眼:“你小子运气好,有这么好的丫头伺候。罢了,看你资质也不错,我就把整套天罡剑诀,传给你吧。反正我也没弟子,算你小子走运。”

岳风笑而不语。

说着,南宫绝认真的看着岳风:“天罡剑诀一共有七式,之前我传了你第一式,从现在开始,我传你剩下的六式,这剩下的六式,一招比一招艰难,你要好好学,别让我失望...”

嗤嗤..

“哈哈,好,好...”

南宫绝一下子扑过去,将小夕手中的酒,全都喝了下去。

今天小夕炖了一锅鱼汤,几乎是香飘十里,南宫绝还没走近,就已经流口水了,大笑道:“小丫头烹饪手艺越来越好了,这鱼汤真香...”

南宫绝摸了摸胡须,淡淡道:“马马虎虎吧,能在两天时间就学到这个程度,很不错了,不过和我的境界相比,还差很远。”

就在这时,小夕凑上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南宫绝:“我家公子是不是修炼奇才?”

南宫绝手持玄铁剑,在空中舞动,只见周围的空气,都被划开一道道裂缝!

“哦,哦哦..”这时候岳风才反应过来,赶紧跪拜下去:“徒弟岳风,拜见师父。”

南宫绝随意的抬了抬手,淡淡道:“这里就咱们三个,不用这么多虚礼了。”

岳风都懵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会酿酒?!当时接过杯子品了一口,岳风整个人神清气爽!

“公子,还愣着干什么。”小夕在一边都急了,轻声说道:“拜师。”

只见小夕正捧着一个杯子,笑嘻嘻的看着南宫绝。杯子里面,传来阵阵的酒香。

“好酒!”岳风打心里赞叹一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说这些的时候,南宫绝心里暗暗震惊。

岳风赶紧点头:“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努力学。”

说到这,小夕走到岳风身边:“公子公子,快尝尝小夕酿的酒啊!”

说着,南宫绝直接盛了一碗,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哇..这么厉害。”小夕夸张的张大嘴巴,很是震撼的样子。可紧接着便笑道:“南宫前辈,既然你这剑法天下无双,你就把整套剑法,都传给我家公子啊。让我家公子领悟一下,看看你这剑法,到底有没有那么厉害!”

小夕笑着说道:“明天开始,只要咱们这个山谷里有的,前辈想吃什么,小夕就给你做什么。只要小夕能好好教我家公子!”

小夕这几天摘了好多樱桃,酿酒酿了很多,南宫绝喝了好几杯,还是意犹未尽。正准备再和,小夕却不给他了。

但是平心而论,眼前的小子,的确是练剑的材料,自己把剑法传给他,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吃饱了鱼汤,小夕笑盈盈的对着岳风道:“公子,你把你炼好的剑法,耍给前辈看看呗。”

“前辈,先教我家公子剑法啊,教完再喝。”小夕笑眯眯的说道。

南宫绝默默点头,随即看着小夕,笑道:“小丫头,除了美酒之外,明天有什么好吃的呀?”

哪一个江湖儿女,不爱喝酒?!这些年来,他真的馋死酒了!哪怕喝一口就死在这,也值了啊!

“嗡!”

“别,南宫前辈。”小夕抱着酒,向后退了一步:“南宫前辈,你白吃我的饭,还想白喝酒不成?”

“教教教,我把我的剑法,全交给这小子!快给我喝一口。”南宫绝急的不行,胡子都翘起来了,气呼呼道:“我把整套的‘天罡剑诀’,都传给这小子不行吗!”

“你..你..”南宫绝都快要急出汗了。他已经十年没喝酒了!十年了,整整十年了!

说到这,南宫绝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傻小夕,女孩子总归要嫁人的啊。”岳风摸了摸她的头,满脸疼爱。

“呵呵,奇才?他还算不上。”南宫绝摇头道。

这小夕怎么如此厉害,几句话,就把南宫绝说服了。这丫头,真是自己的小福星。

很快,岳风施展完毕,收好血饮剑,走了过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