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不甘

上一章:第四百零三章 陆劫尘 下一章:第四百零五章 给我酒

想到白天柳萱拉自己的手,秦寿生依旧觉得很甜蜜。

秦守生点头,也没给柳萱脱衣服,直接把她放到了浴桶里。

柳萱心中娇怒:“你要干什么?快给我解开穴道!”

啪啪...

陆劫尘忍不住仰天大笑,缓缓道:“小子,你口口声声说,只要拜我为师,让你做什么都行。但是这一点小要求,你都做不到,还想成为强者?你要知道,高手都是孤独的,像你这种,抛不开儿女私情,是成不了一个强者的,更不配做我的弟子。”

结果打开门的瞬间,秦寿生突然冲进来,抬手点住了柳萱的穴道。

听见秦守生的话,陆劫尘的嘴角勾起,笑而不语。

霎时间,秦寿生笑容僵在了脸上,以为自己听错了,紧紧看着柳萱:“萱儿,你...你要跟我分开?”

柳萱的身上,顿时全湿了。

....

听到这话,柳萱心中一暖。

“徒儿告退。”秦守生深吸一口气,默默的退出房间,将房门关上。

秦守生紧咬着牙,缓缓道:“陆前辈,除了这个,我都可以答应你..”

为了柳萱,自己钻了别人的胯下!

正是陆劫尘!

秦寿生暗暗咬牙,再次跪了下去:“前辈,我是真心实意要拜你为师的,只要你肯收我为徒,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为什么这么不甘心呢?

秦寿生咬着牙,上前一步:“前辈,我想好了,我答应你的要求...”

看着他的背影,秦寿生紧紧握着拳头,心中不甘。

可我为你做了这么多,到最后连你一丝的温柔都得不到,我不甘,不甘啊....

只见这房间里,有一个大浴桶。此时这浴桶里面,装满了温水,水里还有玫瑰花瓣。

听到这个消息,柳萱别提多高兴了。一想到快要见到岳风,她就欣喜的不行。

不过下一秒,秦寿生心念一转,说道:“前辈,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你是前辈高人,是不会杀了我的。”

秦寿生慢慢站起来,微微一笑:“萱儿,你不用谢我,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

“啊!”

陆劫尘眯着眼,打量了秦寿生一眼,不屑一笑,转身就走。

秦守生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浑身充满了力气。

我也不想这样。

很快就要到皇城了,很快就要见到老公了。老公,你没想到吧,萱儿来找你了。

柳萱坐在床边,满脸的憧憬。

柳萱慢慢站起来,询问了一句。

这一瞬间,秦寿生内心说不出的振奋。

此时柳萱还在昏迷中,任由陆劫尘的动作,愈发的过分。

说完这些,陆劫尘轻蔑一笑,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柳萱慢慢走过来,由衷道:“秦寿生,谢谢你...”

说这话的时候,秦寿生只觉得心口发堵。

听见他的话,秦寿生表情一僵,跪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陆劫尘,说不出话来。

秦寿生没回答,一把将柳萱打晕。

他都想好了,只要陆劫尘肯答应收自己,自己给他做牛做马都愿意。只要自己能变强,再大的苦,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美人啊美人,我可没有强迫你。是门外那个秦守生,把你献给我的。”

然而陆劫尘似乎没听到,身影越走越远。

“秦寿生,你...”

说到这,秦寿生快速站起来,再次向着陆劫尘追去。

柳萱娇躯一颤,也愣住了。瞬间对这个陆劫尘,没有一点好印象。

可是最后呢,柳萱心里只有岳风!凭什么,凭特码的什么!

“是!”

“晚安。”

秦寿生心里苦涩的回应了一句,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转身准备离开客栈。泪水蜂拥而出!

自己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没错,陆劫尘的脾气秉性,没有人能摸得清。

看见秦守生离开,陆劫尘露出一丝笑容,欣赏着柳萱。

“谁?”

“那好...”

“好徒儿。”陆劫尘慢慢睁开眼,露出一丝笑容,指了指柳萱:“把她给我放进来。”

女神主动拉自己的手了,这感觉太好了!

话音落下,陆劫尘的笑容中,透出几分的戏虐出来。没错,他和那群山匪一样,都是好色之徒。但是他有原则,他从来不亲手强迫别的女人。

转眼间,陆劫尘便邪笑一声,突破了柳萱的底线。

看到这情况,柳萱叹口气,只好跟上去。

此时陆劫尘冷冷一笑,点头道:“你这种人,我的确不屑出手,但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秦寿生的语气很平静,柳萱没有怀疑,走过去打开了门。

我师父是明教副教主,你被他得到,也算美女配英雄了。

晚上,两人找了一家客栈。开了两间房之后,柳萱忽然叫住了秦寿生。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

哗啦!

这年头,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拜师了。

秦寿生赶紧找了路人询问,得知过了盘龙城,在走几十里路,就能抵达皇城了。

说完这些,秦寿生满脸的期待!

听到这话,柳萱感动的不行,走过来,拉着秦寿生的手:“你对我真好,我们出发吧。”

柳萱紧紧咬着嘴唇,轻轻道:“秦寿生,谢谢你一路陪护着我,我想,明天起来,咱们两个就告别吧。从盘龙城去皇城,一路上都是官道,行人多,没有危险了,你护送我一路也很辛苦,我不想再麻烦你了。而且...而且见到岳风,我怕他误会我们两个..”

秦守生心里难受,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本来自己,就是护送萱儿找岳风的..

“秦寿生,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这一辈子,只认岳风。咱们俩注定有缘无份..”柳萱紧咬着嘴唇,轻声说道。

什么?

值么?

陆劫尘哈哈一笑,一把抱住柳萱的腰,紧接着便亲吻上去。

“前辈....”

咕咚。

话音落下,门外响起秦寿生的声音:“柳萱是我,明天就要分开了,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

秦寿生擦了一把血水:“萱儿,这里不是地圆大陆,我要让你找到岳风,真的很难。我要有实力,才能保护好你..”

一个男人,正泡在浴桶里,美滋滋的享受着。

真的,柳萱很感动。为了自己,秦守生竟然从别人胯下钻过去。这一幕,柳萱真的深深刻在心里。

紧接着便将她扛起,走到隔壁的房间。将房间门推开。

陆劫尘是何等修为?走了几步,便发现这小子还跟着自己,便冷着脸道:“小子,你还敢跟上来,不怕我杀了你?”

这时,柳萱也走过来,将他扶起:“秦寿生,你干嘛非要拜他为师啊?”

柳萱毫无防备,娇躯一颤,瞬间动弹不得。

“哈哈...”

柳萱,对不起。

这番话,一下子刺激到了秦寿生。他的眼泪哗哗往下掉。

秦寿生站在房间门口,笑着开口:“萱儿,怎么了?”

拜我为师?

“前辈,前辈...”秦守生大声的叫着,不停的磕头。

陆劫尘沉吟了下,目光落在柳萱的身上:“既然你这么想拜我为师,那就把这个女的献给我吧。”

这一路来,自己受到那么多屈辱,最后换来的只是女神的一句谢谢。

回头看去,秦寿生顿时愣住了。

只见他的身后,静静的站着一个人。正是陆劫尘。

为了柳萱,自己被人呲了一身的尿。

说到这,陆劫尘笑了一声:“没错,我陆劫尘,最近是想收一个徒弟。但是我的徒弟,以后要纵横江湖,无懈可击!我要我的徒弟,放下所有!一个男人,只有放下自己心爱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无懈可击。你想成为我的徒弟,不可能。”

客栈房间里。

说这话的时候,秦守生心里也害怕啊。眼前这个明教副教主,脾气怪异,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变脸。

“师父,我把她带来了。”秦守生低声说道。

到了客栈外,秦守生一肚子的委屈,全部洒了出来,仰天大吼!

自己和她一路走来,已经习惯了每天能看到她,习惯了照顾她!不想和她分开..

机会...就这么失去了啊。

陆劫尘轻轻一笑,说道:“你把你的女神,看的比生命都重,可是在人家的心里,你不过是一个过客而已....什么儿女情长,唯有成为绝世强者,才能逍遥一生啊。哈哈哈!”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敲响了。

秦守生对自己...真的很好。

关上门的瞬间,秦守生靠在墙边,只听到男女之音,不断传来。他心如刀割!

傍晚的时候,二人到了一座城。听这里的百姓说,这座城叫:盘龙城。

秦寿生想都没想的点头:“不错。”

感受到秦寿生有些难受,柳萱咬了下嘴唇,然后上前轻轻抱了秦寿生一下,一触即分,随后笑道:“那...晚安!”

说话间,一股强大气息,从陆劫尘身上爆发出来!

秦寿生顿时站住脚步,身子一颤,忍不住的咽了下唾沫,脸上透出一丝畏惧。

秦寿生只觉得大脑嗡嗡作响,整个人好像丢了所有力气,说不出的失落。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好,祝你和岳风幸福..我..我明天就不跟着你了...”

城内的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那叫一个热闹!各种店铺应接不暇,不知道比之前的那个小镇繁华了多少。

但他万万没想到,陆劫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砰砰...

如果这个秦守生,主动愿意把这女人献出来,那是最好的。

“呵呵...”秦守生走在路上,自嘲的笑着。

“做什么都行?”陆劫尘微微皱眉,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话音落下,柳萱关上了门。

为了柳萱,自己受尽了屈辱!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