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撑不住了

上一章:第四百八十九章 惦记 下一章:第四百九十一章 快走

听到这几个字,在场所有的灵隐阁弟子,都是禁不住倒吸冷气。

此时的柳萱,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表情依然坚定,摇了摇头。

山谷中,轻烟缭绕,暖暖的阳光普洒下来,宛如一片人间仙境。

嘶!

不知道?

柳萱点点头,眼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是...”

这一刻,叶雪突然拍了一下桌子,满脸怒火,眼中寒芒一闪:“既然这样,你就别怪我了。”

千刀万斩,是灵隐阁处置叛徒,最恐怖的处置方式。在一个陡峭的斜坡上,插满上万把钢刀,然后将人滚下去。

“啪!”

一阵阵抽打声响起,听得周围众人心惊肉跳。

霎时间,周围一片寂静,在场所有人看着柳萱,目光透着冷漠,没有丝毫的同情。

啪!啪!啪!

下一秒,叶雪抬手一掌,狠狠打在了柳萱的丹田之处,强悍了力量碾压之下,柳萱丹田内力,瞬间溃散!

柳萱深吸口气,紧紧咬着牙,很是坚定:“我没有。”

柳萱看似娇弱,其实个性很坚韧。

嗡!

我们..来世再见..

然而萧玉若表情淡然,红唇张开,简简单单吐了几个字:“我不知道。”

叶雪缓缓走到柳萱跟前,冷冷开口道。

叶雪俏脸一沉:“你大师姐都把情况告诉我了,你就不要再狡辩了。”

说这些的时候,叶雪眼中透出一丝的哀伤。吴庸三个,是灵隐阁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精英杀手,就这么死了,太让人惋惜。

岳风长舒一口气,心里担心夫人,担心的要死。

大牢里,柳萱眼泪哗哗的往下掉,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看着四周铜墙铁壁,她彻底的绝望。

然而,在灵隐阁大殿之内,却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息。

萱儿没办法再保护你了..

“啊...”

这一瞬间,周围所有人都紧紧盯着柳萱,一个个神情复杂。

自己做过的事情,她不会否认。但没做过的事情,就算死,也不会承认的。

因为柳萱残害同门,罪无可恕!有句话说的好,好兔还不吃窝边草,这个柳萱,竟然背叛了灵隐阁,就算处死她,也不值得可惜!

岳风,萱儿这一次,恐怕撑不住了。

话音落下,叶雪冲着冷燕摆摆手:“给我打。”

“好!好!”

柳萱惊呼一声,只觉得浑身仅有的力量,瞬间散去!

呼!

话音落下,冷燕手中的软鞭,狠狠抽打在柳萱的身上。

自己要是想见岳风的话,早就见了,还用等到现在吗...自己这张脸,怎么见老公啊..

眼看着柳萱就要昏死过去,叶雪站了起来,抬了下玉手。

冷燕收起了软鞭,不过看着柳萱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怨恨。

叶雪的表情,愈发阴沉起来:“柳萱,岳风真的是你丈夫?”

萧玉若摇了摇头:“我真的不知道。”说这些的时候,萧玉若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伏在地上的柳萱,脸色煞白,身子也跟着颤动起来。

那软鞭坚韧无比,上面还有倒刺。只是霎那间,鲜血便涌出来,湿透了柳萱的长裙。

“柳萱,我问你!”叶雪静静的看着柳萱,表情没有任何浮动:“你为何背叛师门?!害的吴庸三个惨死!”

柳萱痛呼一声,想要挣扎,却怎么都动不了。

一边坐着的叶雪,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道:“柳萱,我灵隐阁待你不薄,当年你在海中奄奄一息,阁主好心把你带回来,不仅救了你,还收你为关门弟子。这一年多来,你努力修炼,我也很欣赏,对你抱有很高的期望,可是你呢?第一次跟着出去做任务,就把同门给害死了。你该当何罪?!”

说着,叶雪冲着周围的弟子道:“把她关进死牢,明日午时三刻,千刀万斩!”

“那就是你告密了?”叶雪冷冷道。

另一边,灵隐山,灵隐阁。

冷燕顿时会意,手腕一番,抽出一根软鞭,径直走向柳萱!

唰!

话音落下,冷燕再次挥舞软鞭。

“没有?”

啊?

柳萱紧紧咬着嘴唇,身子隐隐发颤:“我...没有..”

叶雪气的不行,玉手指着柳萱:“到这种地步,你还不承认,给我继续打,打到她承认为止!”

“副掌门,我..”柳萱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嘴唇煞白煞白:“我没有背叛灵隐阁,没有向岳风告密。”

叶雪冷冷道:“你因公徇私,残害同门,不配做我灵隐阁的弟子,我已经废了你的丹田内力,明天,我便处死你,你亲自向吴庸三人道歉吧!”

柳萱的旁边,摆着吴庸三个人的尸体。

可以说,人到不了最底层,就被切成碎片了。

......

在冷燕的带领下,几个弟子将柳萱拖出了大殿。直接塞入大牢中。

大殿中,副阁主叶雪,正静静的坐在那里,精致的脸上,透着几分的冰冷。

“柳萱,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承不承认。”

夫人还怀着自己的骨肉,算算时间,孩子已经一岁多了吧。当初摘星楼一战,岳辰抓了玉若和夫人。玉若应该知道夫人在哪。

话音落下,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叶雪身上爆发出来。

而柳萱却是紧紧咬着牙关,强忍着痛楚,没有喊出来。

下面,柳萱站在那里,脸色惨白,因为被点了穴道,一动也不能动。

在她旁边,冷燕和灵隐阁几百精英弟子,静静站着。

下一秒,岳风反应过来,眼中满是迫切:“玉若,当初你们两个,不是被岳辰一起抓走的吗?”

到了跟前,冷燕目光寒冷:“你个丑八怪,向岳风告密,害死了三个同门,还死不承认,还在嘴硬!”

不一会儿,柳萱身上的衣服,彻底被鲜血染红,整个人也是无比的虚弱萎靡,眼神却依然坚决。

话音刚落,冷燕又是一鞭子甩过去:“你个丑八怪,还不承认?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之前你自己都说了,岳风是你的丈夫。既然是你丈夫,就肯定是你告的密,根本不需要任何人诬陷!”

听到这话,岳风愣住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