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有个办法

上一章:第五百五十一章 只可惜啊 下一章:第五百五十三章 抄

很快,几个侍女便将秦容音,带回了广平王府。

到了跟前,陈芸一脸歉然的开口道:“夫人,之前是我用词不当,委屈了孩子。我敬你一杯酒,就算是我赔罪了。”

这个侍女,是黄丹的心腹!对黄丹忠心耿耿!听见吩咐,侍女不敢怠慢,赶紧去叫马夫。

黄丹和陈芸一样,都是尖酸刻薄的性子,听到她提供的建议,简直高兴的不行。

黄丹轻轻舒口气,低声道:“可不是吗,这个野女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把王爷迷得颠三倒四的。我看见她就烦。”

呼!

秦容音没说谎,她的酒量一直不行,之前还是通天教教主夫人的时候,每当通天岛举行大型宴会,都会不胜酒力,每次都是第一个离场。

燕雄目不斜视,径直来到任盈盈面前,一脸温柔的笑容,恭敬道:“公主殿下,真巧,咱们又见面了。”

这男人一米八左右,虎背熊腰,脸上棱角有型,说不出的帅气。是那种刚毅的帅!正是平西王之子,燕雄!

“是。”黄丹赶紧开口,冲着身边侍女招招手:“快,把夫人带回家!”

这一瞬间,燕雄的兴趣,被任盈盈彻底挑了起来。总有一天你会彻底接受我的。若是能征服这样一个女人,那想想都兴奋。

定情信物?!

不一会儿,在陈芸和黄丹的相互配合之下,秦容音喝了不少酒,醉的不省人事。

本来今天来岳府做客,可以好好放松一下,结果秦容音那个野女人,竟然也跟着来了。她看见秦容音就烦!哪还有心情喝酒聊天?

任盈盈本来心情挺好的,但是刚才看见燕雄,她的好心情就都没了。

话音落下,燕雄将盒子打开。

这样的礼物,没有那个女生会不动心的。

任盈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说道:“你送我项链做什么?”

见黄丹一脸顾及,陈芸笑了笑,低声道:“我有个办法,等下我帮你把她灌醉了,等你们回王府之后,你就安排一个仆人在她床上....之后呢,你就带着人过去捉奸。到时候她百口莫辩,就是王爷回来了,也不会再向着她,没有一个男人,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不过说真的,这项链确实挺好看。

言语中,满是尖酸刻薄。

话音落下,陈芸一饮而尽,然后将秦容音的酒杯斟满。

其实黄丹的心情,此时也很差。

说这些的时候,陈芸脸上露出恨意!

听着自己儿子被骂,一边的秦容音,羞怒不已!她看得出来,陈芸是故意让自己难堪!

听到这话,任盈盈脸色刷的就红了,又羞又怒。

“公主,是我用词不准确..”陈芸赶忙假惺惺的道歉。

还喝?

“可能她今天心情好吧,就多喝了两杯。”黄丹赶紧回应。

“王妃!”想到这,陈芸端着一杯酒,笑盈盈的走过来,冲着黄丹笑道:“王妃光临寒舍,实在是我家的荣幸,我敬你一杯。”

“有事儿吗?”任盈盈看也不看燕雄,冷淡的开口道。

“公主!”秦容音凑过来,低声说道:“公主,你虽然去过地圆大陆,但是你对地圆大陆的风土人情,有所不知。在我们地圆大陆,男人送女人项链,戒指什么的,就算是定情信物,看来,这个燕雄对你还是很有心的...”

听到这话,陈芸心里很是兴奋,好像是找到共同语言一样:“唉,王妃,这个騒女人,一看就不正经,王妃想不想把这个女人除掉?”

这一瞬间,秦容音几乎忍不住,要愤然离场!

夜里,黄丹也回到王府,悄悄走到秦容音的房间,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冲着身边侍女吩咐道:“去把府里的马夫,给我叫来。”

黄丹挥挥手,让大厅的侍女都退下,然后看着冯田,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冯田,你在王府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到现在还没娶妻生子,今天,我就给你一个奖励,让你体会一下,做男人的乐趣。”

好帅啊!

陈芸本想趁着今天的宴席,巴结巴结任盈盈。但见她不高兴,也不好再巴结。

黄丹的表情变化,陈芸看在眼里。她不停的给黄丹敬酒,不一会,两人便熟络起来。

霎时间,周围的那些小姐,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说不出的羡慕。

秦容音挤出一丝笑容,犹豫道:“我酒量不行的。”

果然是陛下钦点的驸马,又帅又贴心!这么优秀的男人,也只有公主才能配得上吧!

但陛下一言九鼎,婚事已成定局!而自己身为驸马,自然要主动一点!

正是马夫,冯田!

燕雄很是尴尬,长舒一口气之后,还是拿着项链,向任盈盈跪了一下:“那臣告退。”

酒宴举行到一半的时候,陈芸凑到黄丹耳边,用极小声音说道:“王妃,看你今天心情不怎么好啊,可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燕雄走后,女宾客这边的宴席,就开始了。

和她搞好了关系,岳辰也算是多了一条人脉。

黄丹站在她的床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刚喝完,陈芸又斟满了,笑眯眯道:“夫人,咱们都是地圆大陆来的,也算是乡亲了,这一杯我再敬你。”

听到这番话,黄丹眼睛一亮,大喜过望:“这个办法,真是太妙了。”

这个公主,果然很有个性啊。

“好吧!”

这时,任盈盈回过神来,看到秦容音不胜酒力,趴在桌子上,顿时向身边人问道。

这时,旁边的黄丹满脸不悦,说道:“人家给你斟酒,就这么不给面子吗?”

“陈芸!”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任盈盈,都有些听不下去了:“涯儿这孩子,十分可爱。请你注意你的言辞。”

话音刚落,旁边的秦容音,就忍不住抿嘴一笑。

什么?!

说着,黄丹和陈芸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黄丹眼睛一亮,随即轻叹口气,有所顾忌道:“我也想过,但是不好办啊。”

“太好了!”

随后,秦容音偏头看着任盈盈,想让她解救自己。

也就是半炷香的时间,房间门就被推开,紧接着,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人,被带了进来。此人一身麻衣,唯唯诺诺。

黄丹浅浅一笑,心不在焉的说道:“陈芸妹子,真是太客气了。”

呃...

再喝自己就醉了。

“哈哈哈!”

说着,陈芸瞄了一眼秦容音。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满脸抗拒!

“容音,你笑什么呀?”任盈盈诧异的问道。

上面每一颗钻石,都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岳风,你害的我被段羽羞辱。

然而,任盈盈因为燕雄的事儿,正在气头上,此时闷闷不乐的想着心事儿,心不在焉的,根本没注意这边。

哈哈...

“我....”

很快,商定了之后,陈芸就向秦容音走去。

看见燕雄,周围不少女子,都忍不住捂住了嘴,一副花痴相。

就看到,盒子里面,赫然是一条镶满钻石的项链。

自己若是对秦容音出手了,王爷肯定会大怒呢。

你个贱女人,你把王爷的宠爱,都给我抢走了,等着滚出王府吧。

燕雄微微一笑:“就是一个小小的礼物,没别的意思。希望公主喜欢。”

自己做梦都想啊!

除掉?

“啪!”任盈盈将盒子打翻,对着燕雄连连摆手:“谁让你送我项链了?滚开,以后别来烦我。”

哦!

今夜,我便让你身败名裂!

虽然两天前,在皇宫大殿,任盈盈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拒绝嫁给自己。

黄丹地位虽然不如任盈盈,可也是广平王明媒正娶的王妃啊。

不过陈芸是个很有主意的女人,今天的宴席,是结交人脉的好机会,既然巴结不上任盈盈,但是可以去巴结广平王妃啊!

她对燕雄,真的是没有一点感觉。自己若是嫁给他,以后可怎么办啊!

房间里,秦容音酒醉,已经熟睡。

“容音怎么喝了这么多?”

王爷太爱秦容音了,简直关怀到无微不至。

话音落下,周围一片寂静!

哗!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秀眉紧锁。怎么燕雄也在啊?早知道他在,自己就不来了。

我也会让你的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也没什么事儿。”燕雄很是尴尬的笑了笑,随后从身上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公主殿下,这是我托人从地圆大陆买来的,希望你能喜欢。”

冯田胆小怯弱,在王府专门给广平王养马,勤勤恳恳待了十几年。

秦容音心里很是抵触,但陈芸的理由,自己又无法拒绝。

任盈盈点点头,也没多想,挥了挥玉手:“既然这样,就赶紧送她回王府吧。”

结果就在这时,只听见一阵大笑。紧接着不远处,走来一个威风凛凛的男人。

可能是知道岳风没死,心里高兴,才会喝这么多吧。

听到这话,秦容音治好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紧接着燕雄便站起,转身离开。不过转身的瞬间,燕雄表情闪烁,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