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她是..

上一章:第五百五十五章 你有想过我吗 下一章:第五百五十七章 未婚夫

“妈妈...妈妈...你们这些坏人住手...”

自己还要去探查方家祠堂呢,怎么能让她送?

贱女人,从现在起,你就彻底身败名裂了。

“才抄了一半啊?”

周蕊懒得多说,摆了摆手:“既然没有,等下就坐我的车吧,校门外最后一班车早就过了,这么晚了,你也不好打车的。”

这个缘姐..身上穿着一条紧身黑色裤,身材性感至极,别提多美了。只是看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呢?

岳风忍不住透过车窗看了一眼,这一刻,他整个人瞬间愣住!

冯田点头哈腰的感谢了几句,接过这杯茶一饮而尽,心里也松了口气。

整治一个贱女人,竟然这么费劲。

看到这一幕,岳无涯嗓子都哭哑了。

呼!

周蕊看着岳风,轻轻道:“天黑了,我开车送你回家吧。”

卧槽!

说这些的时候,冯田掩饰不住心里的忐忑。

那个菜市场,距离方家姐妹的别墅,只有一站路。

说这些的时候,黄丹笑容之中,透出几分的阴狠。

“冯田!”

探春顿时会意,从旁边拿起准备好的茶壶,倒了一杯,递到冯田面前:“冯田,这是王妃殿下赏赐你的茶,喝了吧。喝完了,我去给你拿赏金。”

之前黄丹答应自己,只要成功诬陷了秦容音,就会给自己一笔钱,让自己回乡下。

“王妃殿下!”

走在后面,岳风忍不住打量周蕊的背影。

说着,黄丹冲着探春道:“你在王府做马夫,做了这么多年了,你突然走了,我还怪舍不得你的。来人,给他倒杯茶,就当我给你送行了。”

岳风站住脚步,回头笑道:“老师还有事儿?”

“王妃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探春恭敬的应了一声,目光看着冯田的尸体,也是无比的冷漠。

办公室里,岳风百无聊赖的抄着历史书。

周蕊秀眉轻蹙:“怎么?老师让你抄书,你心里生老师的气了?”

“多谢王妃殿下,多谢....”

见她都这么说了,岳风也不好在拒绝,只好紧紧跟上。

“缘姐,你现在下班了吧,我送一个学生回家,正好路过你那,你等着,我过去接你....”

另一边!

岳风赶紧摆手,哭笑不得的说道:“老师罚我是应该的,我哪敢生气啊。”

探春赶紧应了一声,然后走过去,拿起秦容音沾满鲜血的手,按在了那张供状上面。

缘姐?

黄丹深吸口气,看着昏死过去的秦容音,满脸的轻蔑:“这还用问我吗?把她手印按上,然后关进大牢,三日之后游街示众。”

此时的房间里,就剩下黄丹,和她的心腹探春,以及冯田三人。

.....

啊?

“我...”

此时的秦容音,处于昏迷之中,完全没有半点反抗。

意识到不妙,冯田张了张嘴,可刚说出几个字,就感觉到肚子一阵绞痛,浑身也跟着抽搐不已。

“呼..”

不得不说,周蕊还是很漂亮的,一身职业装配上高跟鞋,透着一种知性美。尤其是那美腿,别提多紧致了。

黄丹被他哭的心情烦躁,挥了挥手,让侍女将他抱了出去。

“不不....”

不会让自己连夜抄书吧?

挂了电话,周蕊发动了车子。

很快,几个守卫将秦容音拖了出去。那一瞬间,黄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岳风瞪大眼睛,尼玛,这不是妙缘师太吗?!

尼玛!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随后一身职业装的周蕊,缓缓走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但没人敢说什么。

说着,黄丹冲着探春淡淡道:“赶紧把尸体处理了,府上有人问起来,就说冯田愧对王爷,畏罪自杀了!”

话音落下,周蕊踩着高跟鞋,率先下楼。

几分钟后,到了一个繁华的路口,就见一个极美的女人站在路边。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放学铃声早都响了,岳风才抄了不到一半。看着眼前的历史书,岳风欲哭无泪。

“探春姑娘!”

岳风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也没往心里去。

这一瞬间,冯田只觉得喉咙被堵住了,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嗬嗬’的嘶哑声。

周蕊的车,是一辆很漂亮的敞篷车。一看就价值不菲。

听到这话,岳风愣了下,随后赶紧说道:“老师..不用了。”

“等等!”

话音落下,就转身快步走出了办公室。现在已经放学了,方家姐妹估计已经回家了。岳风快步走向教学楼门口,现在自己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去探查方家祠堂。看看能不能拿到盘龙精。

送我回家?

周蕊嘟哝了一句,然后看了下时间,就拨打了一个电话。

她知道岳风一天肯定抄不完,毕竟这历史书太厚了。这么做,只是让岳风以后好好用功。

好独特的称呼啊。

玄业大陆,万海大学。

到了跟前,周蕊秀眉皱了皱,然后挥挥手:“行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来接着抄。”

听到这话,岳风暗暗呼口气,笑着点点头:“谢谢老师。”

这一瞬间,岳风沉吟了下,挠着头,然后说了随便一个菜市场的位置。

就在这时,一直跪在旁边的冯田,缓过神来,战战兢兢的开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虽说岳风的考试成绩很差,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学生,送他回家也没什么。毕竟现在天色已经晚了。

他意识到,黄丹要杀人灭口,只是现在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

现在任务完成,他也见识到了黄丹的阴狠,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了。

等下拿到钱,就赶紧走,免得夜长梦多。然而,冯田却看到,探春并没有去拿钱,而是冷冷的盯着自己。

结果岳风刚走一步,就听到周蕊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踩着高跟鞋追上来。

上了车,周蕊偏头看着岳风:“你住哪儿?”

“住的那么偏僻啊!”

周蕊赶紧停了过去,要下车窗招呼:“在这儿呢,缘姐!上车。”

“是!”

难道今晚要在学校过夜?

尼玛啊,手都抄酸了,才抄了一半。

再说了,自己和方家姐妹住在一起,这件事情,方家姐妹要保密,也不能让周蕊知道啊。

转眼间冯田停止了抽搐,咽下最后一口气,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黄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紧张什么?这件事儿你做的非常好,我还没奖励你呢。你就急着走了?”

黄丹静静的看着,自言自语道:“冯田,你别怪我心狠,不杀了你,万一王爷回来,你把实情说出来了怎么办呢?”

呼!

说这些的时候,黄丹心里说不出的憋火。

“吱--”

“王妃殿下,这贱女人昏过去了。接下来怎么办?”探春走过来,小心翼翼的请示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