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砸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二章 不好吧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四章 怒!

“不好了!”

另一边。

不!

“砸!”

很显然,到了木架子跟前,游街示众就结束了。

这一切,都是王妃黄丹设的局。

夫人被关进囚车,还要被吊死?

秦容音没在意周围的呼喊,极力扭着头,去看囚笼后面的儿子,泪眼婆娑,伤心至极。她不忍再看涯儿,索性便抬起头,看向远处。可这一看,她娇躯一颤。只看到大街尽头,搭建了一个高高的木架子,木架子上吊着一根麻绳。

然而这一刻,周围的百姓,也不知道是谁,扔来一块很大的石头,直接砸在秦容音的脸上。这一下,秦容音绝美的脸上,鲜血滑落。

紧接着,就看到一个男人极速飞来,完全不顾衣服被雨水打湿!

“王爷来了..”

此时,广平王趴在桌子上,想要闭上眼休息一会儿,就听到外面大街上,传来一片哄闹声,很吵的样子。

我不能就这么死了..

到了大堂,守卫抹去了额头的冷汗和雨水:“王爷,夫人被关在囚车里,正在游街示众呢,还要...还要被吊死...”

秦容音只觉得,身上被砸的好疼,可是心里更疼!眼泪哗哗的掉。当她的目光,转到岳无涯身上的时候,秦容音再也控制不住,放声大哭!

秦容音看到,岳无涯幼小的身子,都湿透了,静静躺在那里,眼睛紧闭,生死不明。

霎时间,整条街道寂静无声!过了很久,终于爆发出一阵热议!

正是广平王!

“吊死她!!”

周围百姓的叫喊着,砸的是越来越凶。

广平王大惊失色,一下子站了起来,二话不说,直接冲了出去。

---

然而,她手脚都绑着铁链,根本快不了,一下子就被守卫给拦了下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哭喊着,秦容音环视了一圈,冲着那些对自己指责辱骂的众人,大声反驳:“我不是贱女人,我没有做过那种事,我没有...”

有人开头,转眼间,在场所有人都跟着一起大声呼喊,看着秦容音的目光,都透着深深的憎恨。

“砸死你个贱女人!”

随后,一个守卫就将绳子套在秦容音的脖子上。

今天的天气,本来就下着小雨,此时也不知怎的,雨是越下越大,将秦容音母子的身上,淋的特别湿。母子二人的身上,鲜血混着雨水落下,凄惨无比。

“不守妇道,活该!”

在黄丹的示意下,几个守卫快步过来,将囚笼打开,将几乎虚脱的秦容音架了出来。

就算我陷害你又如何?

“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

“这种贱女人,就算要行刑了,我们也得打她,打她!”周围的百姓,看见秦容音快要被行刑,没有半点的怜惜,反而拿着鸡蛋,石头,砸的更狠了。

有什么话,还是到了地府和阎王爷说吧!

此时此刻,秦容音这边。

“这个贱女人,别再让她游街示众了,直接吊死吧!”

听到黄丹的话,几个守卫将秦容音拖到了木架子下面。

那贴身护卫一脸的不知情,摇头道:“属下也不知道,我去看看!”

广平王席地而坐,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摆了一摞厚厚的文案。

话音落下,一个贴身护卫,快步走了进来,恭敬道:“王爷有何吩咐?”

现在整个皇城的百姓,都知道你是个贱女人!

“吊死她!”

我还没和岳风重逢,还没把孩子养大..

作为广平王的贴身护卫,自然认识秦容音。

广平王被吵的心烦,冲着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你个贱人,到现在还不承认,竟然还说是王妃殿下陷害你?”轿子旁边的探春,忍不住辱骂起来。

此时涯儿已经昏倒了,被囚车拖着走,身子在地上摩擦,已经伤痕累累。但王妃不准备放过涯儿,守卫队长也只能摇摇头,不再看涯儿。

而之后冯田就死了,大家都说是畏罪自杀,其实是黄丹杀人灭口了。

因为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铛!”

“外面怎么这么吵?发生什么事儿了?”广平王皱了皱眉,心情烦躁的问了一句。

自从九州之间的结界消失,各个大陆开始互相通商来往,天启大陆,也准备引进一些科技产品。这些事情,天启皇帝交给广平王去做了。

“都特码给我住手!”

“涯儿,妈妈要走了...我好舍不得你!”

哗!

“我不是贱女人,我不是..”秦容音哭的好无力,没人听见她说什么。秦容音只觉得心里委屈无比,泪水哗哗的往下掉!

“你们该死!”广平王红着眼睛,猛地抽出一把长枪,狠狠一扫!只看见秦容音身边的几个士兵,直接被扫飞,鲜血直喷!

什么?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只听见一声怒吼,赫然从半空中传来!

这一刻,秦容音挣扎之间,吐掉了口中的布条,转身就向岳无涯跑去,嘶声力竭的哭喊着。

在这种情况下,广平王一连两个月都没好好休息了,尤其是最近半个月,几乎都没时间回王府。

说着,秦容音看向不远处的轿子,透过珠帘,紧紧锁定里面的黄丹:“黄丹,你这么陷害我不要紧,可你这么对付一个孩子,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可是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依旧拿着白菜,石块,不停的扔向秦容音。

“这种贱女人,能培养出什么好儿子!砸!”

“吊死她...”

我不能死!不能死!

皇城,监察院。

不一会儿,守卫神色慌张的跑了回来。

周围百姓不停的大喊着,各种白菜,石头,不断的飞砸过来。

而等待着秦容音最后的审判,就是将她吊死在这里。

话音落下,就快步走了出去。

守卫队长叹了一口气,同情了的看了一眼岳无涯。

秦容音不停的挣扎,想要挣脱囚笼。然而,冰冷的铁链,死死将她锁着,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

在周围众多民众的激愤怒吼之下,囚车缓缓到了木架子跟前。

“你们别砸了,别砸了..”秦容音哭着喊道。周围的百姓,用石头砸自己倒是没什么,可他们还用石头砸涯儿。此时涯儿已经昏迷了,嘴唇煞白,又被几块石头砸中,身上全是伤口。

那冯田生性怯懦,没有王妃在后面撑腰,不敢随便污蔑自己。

“对,吊死她!”

“无涯,我的孩子...”

被关起来的三天里,秦容音彻底想明白了。

囚车上的秦容音,只觉得心痛无比!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地上被拖行,哪个母亲能受得了!

黄丹冷着脸,很是恼怒,摆了摆手:“动刑动刑!”说这些的时候,黄丹看秦容音的眼神,充满了得意和阴狠。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