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怒!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三章 砸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五章 你还走吗

“夫人,咱们回府!”广平王搂着秦容音的腰,低声开口。

“赶紧给我去叫太医。”广平王冷冷的看着守卫队长,声音冰冷至极:“如果孩子有半点闪失,今天所有参与游行的人,全部给他陪葬!”

与此同时,在场所有围观的百姓,也都是一片哗然!

“肯定是这贱女人,使用了什么妖术,迷惑了王爷.....”

“王爷,马夫畏罪自杀了..”守卫队长颤抖的说道。

这一声嘶吼,仿佛天塌地裂!

说着,守卫队长看了一眼秦容音的身后,在她后面,竖立着那块‘罪状牌’。

唰!

“铛!”广平王快步走去,一下子伸出大手,狠狠掐住黄丹的脖子!

什么?

“这...什么情况?”

下雨天被游街示众,还被看热闹的百姓,用各种东西砸,秦容音几乎半条命都没了。

一边的黄丹,更是心痛无比:“王爷,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啊,你为了这个贱人,这么对我,这是为什么!秦容音做出这种丑事,我把她拉出来游街示众,是为了维护咱们王府的尊严和声誉,我有错吗?”

此时的秦容音又惊又喜,红唇轻启,虚弱的说了两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雨水,将广平王的衣服打湿,广平王站在雨中,宛若君临天下!

“吼!”

这眼神,太可怕了!

“这秦容音的如此不守妇道,王爷竟然还向着她?”

广平王红着眼睛,大步如风,走到囚车面前,抬手抽出身上佩刀,猛地一挥!

“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欺负夫人,没有人可以欺负涯儿!谁欺负,谁就要死!”广平王红着眼睛喊道:“你若是再对夫人无礼,我,便休了你,然后,屠了你全家。”

“王爷..”就在这时,黄丹焦急的从轿子里走出来,指着秦容音道:“王爷,这贱女人,不值得您为她这样啊..她背着您偷男人,她下贱,她..”

“呃...”黄丹只觉得呼吸困难,脸上憋得发紫。

啥?

这特码怎么可能!夫人冰清玉洁,怎么可能勾结马夫?

霎时间,黄丹半边脸高高肿起,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看着广平王,又是惊怒,又是惶恐。

一怒震山河!

广平王走过去,狠狠一脚踹过去!守卫队长闷哼一声,直接倒飞出去!

呼啦!

“哗!”

噗通!

周围百姓一个个捂着耳朵,不少人被震的耳膜痛裂!

“这到底怎么回事!谁给你们的权利,处置夫人!”广平王环视了一圈,语气嘶哑无比,内心的怒火也是蹭蹭往上涨!这些天他一直在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此时看见夫人受伤,涯儿也晕倒在地,他一腔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蹭蹭的往上涌!

“是是,属下这就去...”守卫队长忍着心口的痛处,挣扎着爬起来,招呼着几个人,将岳无涯抱起来,先行返回了王府。

议论声不断传来,广平王愤怒之极,指着周围的百姓,冷冷开口:“都特码给我闭嘴!来人,把刚才扔石头、扔菜叶的贱民,全给我抓起来,打入天牢!”

哗!

广平王看到,幼小的岳无涯,静静的躺在那里,小脸煞白,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身边一把伞都没有,任由雨水打在身上。身体下面,全都是雨水!

广平王的目光,缓缓凝视四周!霎时间,被广平王的眼神扫过,不管是那些守卫,还是四周围观的百姓,都是内心一颤,禁不住倒吸冷气。

自杀?

广平王看到,秦容音满身伤口,本是绝美的脸,此时苍白!气息萎靡!显然是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说完这话,广平王松开手。黄丹像是一滩烂泥一样,落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他...

“夫人不怕,我来了,来了...”广平王轻轻的安慰了几声,心痛不已!那种疼痛,仿佛被万箭穿心一般!

“咣!”

最后四个字,如同晴天霹雳,响彻在每一个守卫的耳边!

囚车应声而碎!秦容音软倒下来,广平王一下子揽住她的腰。将她扶在怀里。

“咣!”

全部陪葬!

另外一个守卫,快速赶往皇宫去请太医。

“王爷....”

“嗯!”

此时广平王的目光,也落在罪状牌上。这一刻,广平王紧握拳头!

他为了一个没有名分的女人,竟然打自己?

“噗!”

下一秒,广平王瞪着旁边的守卫队长:“敢这么对我的女人,你...想死吗?”

听到这话,广平王心头一紧,赶紧冲着囚车看去,顿时眼睛血红,青筋暴露!

下一秒,周围的守卫,全都跪了下去,惶恐不已!

话音落下,守卫队长身子一颤,直接跪了下去,战战兢兢的开口道:“王...王爷,不是属下要这么对夫人,是夫人她....她做了对不起您的事...”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嘶!

夫人她....勾结马夫,共度良宵?!

这一巴掌,黄丹身体飞出去几十米,重重摔在墙上!

“王爷...”

“你们都特码给我听好了!”广平王气沉丹田,目光环视全城百姓:“夫人她,是被人诬陷的。以后,谁再敢议论夫人,我要你们的命。”

听到这话,广平王怒火中烧!

声音不大,但是半个皇城,却听得清清楚楚!

王爷竟然对王妃动手了?

此时的广平王彻底大怒,仰天长啸!

“啪!”

罪状牌上,写着秦容音不守妇道..

这时,秦容音靠在广平王身上,虚弱的随时都要昏过去,断断续续道:“王爷,我...我没做...我....我是被....冤枉的。”

这一瞬间,广平王缓缓扫视周围,眼睛血红无比。

听到这话,广平王回过神来,点头道:“夫人..你现在虚弱,先别说了,本王相信你,当然相信你!”

“槽你吗,给我闭嘴!”广平王爆吼一声,一巴掌甩在黄丹的脸上!

秦容音只觉得心中一暖,这个男人,真的是给了她十足的安全感。此时夫人虚弱的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急切道:“对了,孩子,孩子...还在囚车上!”

跪在那里的守卫队长,更是诚惶诚恐,舌头都打结了。

什么?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