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是他!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七章 一起去好不好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九章 我认识

“呼..”

岳风。

看到这一幕,姜虎又惊又怒,怒喝道:“你们好大胆子,知道我是谁吗?我乃广平王手下护卫姜虎。”

广平王摇了摇头,苦笑道:“没事的,夫人,我就不和你去地圆大陆了。地圆大陆有岳风,他..他会照顾好你的..夫人,不要担心我..陛下有很多地方,还要倚重我,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夫人,咱们在前面休息一下吧。”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渐渐的,身后的皇城看不到了,天也放晴了。

真是可恶啊。

听到这个词,岳无涯一脸的疑惑。

岳无涯仰着小脸,点了点头。

亲爹?

这男人....

对方人太多了,这么耗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精疲力竭!

“岳大人,刚刚奴才在广平王府门口,发现秦容音母子,离开了广平王府,好像要去地圆大陆。”那奴才低声说道。这个奴才,跟了岳辰好几年了,知道岳辰恨岳风。

姜虎是广平王的心腹,是他最信任的人。

完了!

而看到这个男人,秦容音更是娇躯一颤,满脸骇然,同时紧紧护住了身侧的岳无涯,俏脸苍白,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

夫人!涯儿!

此时的秦容音,真的很愧疚。愧疚广平王。这男人对自己这么好,可是自己却一次次的拖累他。

但身边有姜虎护送,所以一点也不用担心有危险。

看到姜虎的惨状,秦容音急的一跺脚,心里也是无比的凄凉。

“呵呵,今天你们三个,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下一秒,广平王蹲下去,满是泪水的脸上,露出笑容出来:“涯儿,等回了地圆大陆,见到了你亲爹,他会你买糖葫芦的...”

很快,岳辰叫来了自己的心腹,让他带人,去半路截杀秦容音母子。

但姜虎没有退缩,依旧咬着牙。

王爷对自己不薄。

听到这话,陈芸脸色阴沉,很是不甘心。

自己身为王爷,又有何用?

“姜虎!”

这一刻,秦容音也是泣不成声,紧紧看着广平王,涩声道:“王爷好好保重..好好保重..”

说这些的时候,陈芸内心说不出的愤恨。

此时的姜虎,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却依旧咬着牙,拼着最后一口气在坚持。

王爷这么在乎夫人,还要把她送回岳风身边?

岳无涯更是吓得笑脸惨白,紧紧抱着秦容音的胳膊,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一幕,秦容音芳心一颤,精致的脸上,满是焦急。

紧接着,就看到四十多人冲了出来,这些人统一穿着黑衣,手里拿着刀剑,脸色不善,目露凶光。

很快,姜虎带着秦容音母子俩,从王府后门离开。

.....

那一瞬间,陈芸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住内心的阴狠。

姜虎拿出随身佩刀,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冲过去!

不一会儿,姜虎快步走来,恭敬道:“王爷,有何吩咐?”

转眼间,姜虎已经和对方打了起来了。

在姜虎的护送下,秦容音拉着岳无涯的手,默默前行。

她本以为,有朝一日离开了这里,心情会非常兴奋激动。

岳无涯被这离别的气氛感染,也哭了起来:“父王,父王我不要离开你...”

另一边!

姜虎浑身一震,彻底愣住了。

这时,广平王不再多说,站起来,冲着外面的守卫喊道:“把姜虎叫进来。”

“你说什么?”

说完这些,广平王将身子转到一边,泪水肆意往下掉。

却怎么都没想到,离开的时候,会如此的不舍。

说着,广平王长舒口气,忍着内心的悲痛,冲着岳无涯道:“涯儿,以后父王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你要乖乖的,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好好保护妈妈,知道吗?”

“太好了,我最喜欢玩啦!”

陈芸眼睛一亮,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就你聪明。不过,这个办法确实不错。”

难道今天,自己和孩子,就要死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吗?

看到这一幕,秦容音焦急的不行,紧紧将岳无涯护在身后,慢慢退到安全的地方。

听到这话,陈芸满意点了点头:“算你会说话!”

姜虎紧紧的攥着拳头,他已经看出来了,这群人是专程来截杀夫人母子的。

岳辰忍不住轻轻冷笑:“当年摘星楼一战,我被各大门派联手追杀的时候,就已经和岳家没关系了,和岳风的兄弟情,也早就断了,只要老婆高兴,我杀他的儿子又何妨?”

更让陈芸没想到的是,广平王对秦容音如此宠爱,宁可违抗圣旨,也不愿杀她。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姜虎怒吼一声,再次迎上去。

“先把这家伙弄死,弄死他!”

“教..教主..”秦容音红唇微微张开。

姜虎站在一旁,看着岳无涯这么可爱,也是禁不住露出的笑容。

“当然好玩,地圆大陆是高科技发展的地方,有很多有趣的地方,到时候,妈妈带你去玩。”秦容音满脸慈爱,笑着开口道。

就是一个贱女人,她何德何能,能让一个王爷如此待她?

不一会儿,激战之下,姜虎便力不从心。

“姜虎,你小心啊!”

“王爷...”

秦容音点了点头,孩子年纪太小,走了这么久的路,也该歇歇了。说话的时候,秦容音看了下周围环境,四周崇山峻岭的,人迹罕至。

一路上,秦容音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嗖!”

霎时间,不管是姜虎,还是那些杀手,都是禁不住倒吸冷气。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个高大的男人呼啸而来,只见他一身黑色长袍,一头蓬乱的长发披散,形似癫狂,一双眼睛,精芒闪烁,如同一头暴躁的狂狮。

随即,陈芸想到什么,语气调侃道:“岳辰,且不说那个女人,那孩子可是岳风的儿子,也是你岳家的骨肉啊,他还要叫你一声大伯呢,你狠得下心?”

作为广平王最赏识的护卫,姜虎实力强悍,在整个王府,是实力最强的一个,几个转眼的瞬间,就将冲上来的几个人,轻松的击退。

他怕自己回头看到母女俩,会更加舍不得。

那下人恭恭敬敬回应道:“回夫人,小人没看错。护送那秦容音母子的,正是广平王的贴身护卫,叫姜虎!”

虽然岳无涯年纪小,但此时也意识到了什么,抱着广平王的腿:“父王,你和我们一起走吧,涯儿还要吃你买的糖葫芦。”

广平王点点头,回头冲着秦容音笑了笑:“夫人,趁着陛下还没派人过来查看,你赶紧带着涯儿走吧。”

广平王没有回应,也没有转身。

岳无涯也是一路哭哭啼啼,他从小在王府长大,从来没出过远门,又离开了疼爱自己的广平王,岳无涯幼小的心灵,很受打击。

好恐怖的气息!

岳无涯拍着小手,很是兴奋。

说什么也不能让夫人和孩子受到伤害。

此时,陈芸精致的脸上,满是憋火:“众所周知,刚才皇帝下旨,命令广平王处死那个贱女人,而广平王回到王府,就把那贱女人和那野种,给偷偷放走了?”

领头的一个杀手,眼睛发红,大声嚎叫着,随后毫无预兆的冲过去,一刀砍在姜虎的后背上!

大厅里,岳辰和陈芸坐在那里,表情都是无比的错愕。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个强悍的气息,忽然从不远处弥漫而来!

领头的杀手,冷笑一声,随即一挥手,几十个同伴,再次扬起刀剑,围了上来。

心里想着,看到广平王很是难受的样子,姜虎也不敢多问,拱手道:“王爷放心,属下一定尽心尽力。”

听到秦容音的呼喊,姜虎咬着牙大声道:“夫人,不要管我了,你快带着孩子走,走啊,我拦着他们!”

然而,对方那帮人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扬起了手中的刀剑。来之前,岳辰交代了,速战速决,不可暴露身份!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会和姜虎废话!

这时,看着眼前的高山树林,岳无涯孩子的天性展露出来,好奇的问道:“妈妈,地圆大陆是什么样的?好玩吗?”

这...到底什么情况?

说着,岳辰眼中闪烁着阴狠:“护送那母子的,就姜虎一个人,他实力再高,也架不住人多吧。”

“轰!”

但是岳辰派来的这些人,一个个实力也都很强。见姜虎如此神勇,一个个也都红了眼。岳辰说了,若是谁能杀了秦容音母子,赏黄金万两!

就在这一瞬间,旁侧的树林里,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自己好不容易设了一个局,到头来,这个岳风的女人,竟然还安然无恙。

这些人,正是岳辰派来的杀手,专门来截杀秦容音母子的。

秦容音抱着岳无涯,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起来。

听到这话,广平王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流了下来。

若是只有自己母子俩,秦容音肯定有些害怕。

这一刀下去,鲜血顿时就涌了出来!

广平王声音嘶哑:“姜虎,我命你现在开始,一路护送夫人和涯儿,返回地圆大陆,直到见了岳风为之,不得有误!”

“嗯!”

因为你,我被段羽百般羞辱,现在我杀你的女人和孩子,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嗡!”

皇城郊外的山路上。

哗!

岳辰府邸。

话音落下,身侧四十多个同伴,一哄而上!

“唰!”

没错,这个男人,正是...正是..通天教主!

在他们面前,跪着一个奴才。

不到两分钟时间,姜虎浑身是血,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无数伤口不停的流着血,宛如一个血人!

“刺啦!”

“老婆,干嘛这么生气啊。”这时,岳辰笑嘻嘻的凑过来,安慰道:“对付这对母子还不简单?之前他们住在王府,咱们要动手,还有多顾及,但现在嘛,从这里回地圆大陆,长路漫漫,咱们只需要派人截杀就行。”

这时,姜虎指着前面的树林,恭敬开口道。

“就是她们,给我杀!”为首的一个男子,目光扫了秦容音母子俩一眼,没有丝毫犹豫,怒喝了一声!

下一秒,一个沉冷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打扰本座休息,全都要死...”

什么?

你们一定要好好保重。

却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岳家?”

自己深受王爷重托,决不能退缩,只能应战!

那一瞬间,听着脚步声远去,广平王猛地转过身子,眼泪哗哗流个不停。

呼啦啦...

自己的命运,为什么这么苦?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