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心疼

上一章:第六百零四章 无法解释 下一章:第六百零六章 有我在

“扑通!”

看到广平王被绑走,岳无涯哭喊着,忍不住要追出去,却被御林军拦了下来。

说着,天启皇帝又想到什么:“对了,将两人分开关!”

静!

嘭!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促进自己和公主的感情。毕竟,皇帝已经赐婚了,让任盈盈嫁给自己。

幽暗潮湿的牢房之内,岳无涯幼小的身子,卷缩在角落里,涩涩发抖。

随即,其中一个苦着脸道:“公主殿下,这里面关的都是死囚,而且陛下已经下令,没有陛下口谕,任何人不能进入啊....”

这...

皇帝走了,大殿内压抑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不少。

在天启皇城,谁人不知道月盈公主,不仅人漂亮,而且足智多谋,杀伐决断,惹了她,简直比惹了阎王爷还要麻烦。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贸然开口。

没错!

在场的文武大臣,都是暗暗松了口气,随后陆续离开。

任盈盈根本没废话,娇喝一声,看也不看燕雄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呼!

“你给我闭嘴!”

唰!

紧接着,看到是公主,两人顿时惶恐不已,齐声恭敬道:“属下见过公主!”

“父王!”

“陛下,陛下....”被拖出去的时候,广平王嘶声力竭的大喊:“孩子是无辜的,无辜的啊....”

“涯儿!”

没办法。

就在刚才,任盈盈单独求见天启皇帝,恳求了无数次,但天启皇帝态度坚决,非要处死岳无涯。

天启皇帝,依旧是怒火不减,环视了一圈,冷冷道:“诸位爱卿,这个孩子,该怎么处置啊?”

他怕黑,怕这周围令人压抑的寂静。而他心里更渴望的是,母亲温暖的怀抱。

就在这时,一道窈窕的身影,从不远处飞了过来,宛如黑夜精灵一般,轻轻落了下来。

“陛下!”

另一个更是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呼啦!

深夜!

任盈盈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乎岳无涯的生死。是因为他是岳风的儿子?还是这孩子可爱招人喜欢?任盈盈自己都搞不清楚。

皇宫大牢。

但此时天启皇帝怒火冲天,谁也不敢劝说啊!

一想到广平王,为了秦容音母子,违抗自己的圣旨,天启皇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明天处斩广平王,临死也不能让他和孩子见面!

“打开牢门!”任盈盈俏脸寒霜,再次冷冷说了一句。

听到声音,岳无涯眼睛一亮,又惊又喜:“小姨?是你吗?”

随即,天启皇帝不再废话,直接挥了下手:“把广平王拖下去!明日午时处斩!”

就在这时,岳辰走出来,满脸讨好的说道:“既然这孩子和叛贼有关,正所谓‘除恶务尽,斩草要除根’,这孩子,直接处死就好,免得留下祸患。”

话音刚落,天启皇帝怒斥道:“好啊,好你个广平王,到了这般田地,你还替这个孩子求情?”

天启皇帝冷冷开口,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

说这些的时候,岳辰神情淡漠的看了岳无涯一眼。

就在这时,任盈盈终于忍不住了,对着天启皇帝急道:“父皇,他还是个孩子啊,你狠得下心.....”

他们感受到任盈盈的杀意了。不开门,只怕下一秒,自己就人头落地了。

不等他说完,只见任盈盈手腕一转,一把长剑紧紧握在手中,随即,冰冷的剑刃,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唰!”

话音落下,两个御林军将士,将岳无涯拖了出去。

呼!

没有秦容音陪伴,广平王对人生已经失去了意义,死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陛下!”

两个守卫不敢怠慢,赶紧将牢门的铁索打开。

霎时间,这守卫吓得脸色发白,说话都不利索了。

“把牢门打开。”任盈盈冷冷开口道。

“公...公主殿下!”

广平王深吸口气,缓缓道:“陛下,您一向心善,岳无涯这个孩子还太年幼,希望陛下能放他一马。”

说这些的时候,广平王一脸的决然。

岳辰的话,天启皇帝正中下怀,当即点了点头,冷冷道:“把这孩子也一起拖下去吧,明日和广平王一起斩了!”

铁索打开的瞬间,任盈盈将门打开,走进牢房中。

岳辰看出来,陛下要杀岳无涯,只是碍于身份不好自己说出来。既然这样,自己就顺水推舟一下,何乐而不为呢。

....

“嗖!”

听到天启皇帝,要处死广平王,在场的文武大臣,都是心头一颤!

“滚开!”

就见她一身黑色紧身长裙,精致的脸,美艳无双,正是任盈盈!

其实天启皇帝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但是他不能说出来,这样显得自己太铁石心肠了,他毕竟是个帝王,若是不放过这个孩子,传出去的话,别人难免议论。

任盈盈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出此下策。

而现在,却因为那秦容音母子,就要被处死!一时间,很多人都于心不忍。

“呼..”

广平王的呼喊逐渐远去,大殿之内的气氛,依旧压抑沉重,文武百官,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什么人?”

一时间,乾元殿内,寂静无声,掉一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要知道,广平王可是天启皇帝的左膀右臂,天启皇室的功臣啊!

阴森的大牢入口,两个守卫站在那里,昏昏欲睡。

听到这话,两个守卫都是一脸为难。

“遵旨!”

听到动静,两个守卫顿时惊醒,其中一个怒斥一声。

一边说着,岳无涯循着声音,向着任盈盈跑来。别提多高兴了,一下子扑在任盈盈的怀里。

就在这时,任盈盈快步走了进来,语气轻柔的呼喊道。

这时,燕雄笑眯眯的走过来,看着任盈盈笑道:“公主殿下,昨天我一个朋友,送我一个好玩的东西,说是能飞起来,叫滑翔机,要不要去我府上去看看?”

不等她说完,天启皇帝怒斥了一声:“朕意已决,任何人不得有违!退朝!”

燕雄愣在那里,呆呆看着任盈盈远去的背影,久久缓不过神来。

“说!”

在燕雄的心里,广平王和岳无涯的生死,都和他没关系。

就在这时,广平王一脸惨然,抬头看着天启皇帝:“臣犯下欺君之罪,陛下要臣死,臣毫无怨言,但臣有一个请求,希望陛下能够成全。”

任盈盈打算劫狱,带岳无涯离开。

说完,天启皇帝看也不看任盈盈,直接起身,走出了大殿。任盈盈气的脸色涨红,急得直跺脚。怎么办?岳无涯这么小的孩子,就遭受了这么多苦,明天就要被处斩了,自己不能不管。

此时的岳辰,露出一丝笑容。他知道,按照辈分,岳无涯应该叫自己大伯,但为了荣华富贵,仕途上平步青云,他顾不了这么多了。

“好!”

话音落下,旁边的几个侍卫,直接将广平王五花大绑,拖出了大殿。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