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有我在

上一章:第六百零五章 心疼 下一章:第六百零七章 小男子汉

但白天在大殿里,天启皇帝特意交代了,将广平王和岳无涯分开关。

心想着,广平王脑海中,浮现出秦容音的样子,他泛白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议论声一声声传来,广平王仿佛没听到,而是仰头,任由冰冷的雨水,冲刷着自己。

在场的人,都认为广平王咎由自取,没人同情。

此时此刻,皇后寝宫之中。

“陛下!”

作为天启大陆第一杀手组织,灵隐阁暗杀过无数人,从未失败过!但唯独在岳风这里,屡次失手!到现在,岳风还好端端的活着!

听到这话,天启皇帝勃然大怒,猛地站起来,大喊道:“来人,给我封锁整个皇城,另外,传朕口谕,各地张贴月盈公主和孩子的画像,一旦见到,立刻给我捉拿归案!”

李若凝轻笑一声,衣袖轻舞,顿时周围空气扭曲震动!

“怎么办?”

就在这时,寝宫外传来一个惶恐的声音,正是大牢的两个守卫。

一旁的皇后,也是急得不行。

“公主!”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特意在牢房里寻找了一下。来之前,任盈盈就想好了,连广平王一起救走。

白天在大殿上处死广平王,天启皇帝心里也十分难受。

“陛下!”那守卫满头大汗,磕磕巴巴道:“刚才,月盈公主去了大牢,把...把那个孩子劫走了!”

美!

“你是什么人?”监斩官也被李若凝的美貌给震撼了,不过很快缓过神来,怒斥一声:“给我拿下!”

当初暗杀岳风,是广平王让手下操办的。所以广平王没见过李若凝。

天启皇帝满脸不悦:“什么事儿,这么晚了,慌慌张张的。”

这个女子,大约三十岁,身材紧致,风韵十足!不过浑身上下,却弥漫着强大的气息!这个女人,正是天启大陆,第一杀手组织,灵隐阁的阁主,李若凝!也是柳萱的师父!

怎么回事儿?

夫人,希望你能过得好吧,我没能保住涯儿,这辈子是没脸见你了。

北风呼啸,冰冷的冬雨,哗啦啦的下着。

第二天。

紧接着,旁边的刽子手举起大刀!

这一瞬间,任盈盈抱住岳无涯,看到涯儿幼小的身影,心里又是怜悯,又是心疼,将他抱的更紧了:“好了,涯儿乖,小姨来救你了。”

刽子手身子一颤,足足后退了十几步才稳住了身影!

所以,此时看到牢房只有岳无涯一个,任盈盈禁不住叹息一声,随即抱着岳无涯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任盈盈走远,两个守卫对视一眼,彼此都是无比的惶恐。

今天李若凝经过皇城,得知广平王要被处斩,便来救广平王。救他一命,也算弥补他吧。

很快,两个守卫商量了下,便向皇帝寝殿跑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从不远处,突然飞来一道流光,直接打在刽子手上的长刀之上!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围观百姓,顿时爆发热议。

那刽子手喝了一口烈酒,喷在大刀上,狠狠的砍向广平王!

“嗯!”天启皇帝点了点头,便要和皇后就寝。

......

此时的广平王,神色木然,眼中没有半点光芒,完全没了王爷那种傲气凌人的气概,很是凄惨。

这一瞬间,广平王心如死灰,绝望的闭上了眼。

这时,宫门打开,广平王一身囚服,手脚铐着铁链,被几个守卫带了出来。

见天启皇帝闷闷不乐,皇后忍不住柔声劝慰:“好了陛下!不要喝了,也别难受了,广平王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他命该如此,怪不得你...”

呼啦!

此时广平王还不知道,岳无涯已经被任盈盈救走了。

哗啦!

好美的女人啊。

此时,行刑台四周,汇聚了不少百姓,一个个垫着脚观望。

说起来,广平王不仅是皇室宗亲,这么多年,对自己也是忠心耿耿。

什么?

说这些的时候,天启皇帝气的双眼充血!

就在这时,监斩官冷冷的声音传来

“时辰已到,准备行刑!”

但....他犯下欺君之罪,还当众袒护岳无涯那孩子。若是不处死他,以后自己这个皇帝,还有什么威信?

“真没想到,堂堂一个王爷,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听说了吗,广平王就是放了秦容音那个贱女人,犯了欺君之罪,才会被斩首示众的。”

“砰!砰!砰!”

紧接着,李若凝慢慢走向广平王,轻声说道:“广平王,我带你离开。放心,今日有我在,没人伤的了你。”

看到这一幕,外面的两个守卫,心里无比的焦急,却又不敢阻拦。

“砰!”

霎时间,周围的百姓都看呆了!

伴随着声巨响,就看到飞来的,赫然是一把玉簪!

上次夫人被诬陷,游街示众,天空就下着冷雨。

哗!

话音落下,只见一个女人,踏雨而来,身穿雪白长裙,翩若惊鸿,好似仙女下凡!

昨天天启皇帝下令处死广平王,消息一下子在整个皇城传开了,今天一大早,几乎所有的皇城百姓,都赶来凑热闹。

然而,一夜过去了,御林军将整个皇城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任盈盈和岳无涯。

又是雨天。

任盈盈没有废话,抱着岳无涯纵身一跃,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茫茫夜幕之中。

陛下本来就心情烦躁,月盈这丫头,怎么也跟着瞎闹起来了。

话音落下,周围的十几名守卫,纷纷冲上去。

“斩!”监斩官慢慢站起,冷冷开口!

“我们去禀告陛下。”

上次秦容音被游街示众,许多人向她身上,扔一些鸡蛋,石头,广平王为了给夫人出奇,抓了这些百姓。这些百姓对广平王,十分记恨!

“嘶!”

那些守卫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一个个全被击晕倒地。

这一刻,周围寂静无声,围观的百姓都是一脸冷漠。

“啧啧,这就难怪了,为了那种女人,连命都不要了,活该啊...”

旁边的监斩官惊怒不已:“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雨天!

一时间,天启皇帝雷霆震怒,立即增派御林军,扩大范围搜索,同时将燕雄也派了出去,去寻找公主和孩子的行踪。

广平王愣住了,忍不住开口:“你...你是什么人?”

皇宫门外的空地上,搭建了一个行刑台。

这孩子是陛下钦点的死囚,现在人没了,自己难逃罪责啊。

当初为杀岳风,广平王花了重金!结果灵隐阁收下重金,却没能成功刺杀岳风。这件事儿,李若凝一直记在心里,觉得有些愧对广平王。

天启皇帝在皇后的陪伴在,正坐在那里喝着闷酒。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