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小男子汉

上一章:第六百零六章 有我在 下一章:第六百零八章 破庙里的故事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李若凝就回来了,神色凝重,手中拿着一张纸卷。

任盈盈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心里很是心疼。

任盈盈用火,烤着一只野兔!

不是亲生的。

“阁主,怎么样了?”广平王赶紧迎上去,眼中满是期待。

话音刚落,就见岳无涯一本正经的说道:“父王以前跟我说,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小姨是女人,我是男人,不行....”

“广平王好福气啊,竟然有这么美的女人救他!”

“那是仙女吗?”

听到这话,李若凝忍不住道:“你说的孩子,和王爷什么关系?”

真是太可怜!

任盈盈愣了下,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可结果呢?

天启皇城,郊区,一座破庙里。

......

李若凝轻轻呼口气,将纸卷递到广平王手中:“那小孩儿,已经被救了,昨晚月盈公主闯进大牢,把人带走了,现在整个皇城都在搜索两人,几个城门口,还张贴了两人的画像。”

自己也就无牵无挂了。

涯儿好想你!

幸好才两岁,要是再大一点,自己还真不好再抱着他睡觉了。

“换做是我,立刻死了也值啊。”

“这个...”

岳无涯忍不住拍手赞叹,几乎都要流口水了:“小姨做的东西,是天下第一的美味!”

因为之前天启皇室,派兵攻打通天教。所以通天教的山寨,早已经空了。

任盈盈救了岳无涯之后,二人便一路逃亡,来到这破庙中。

昨晚出来的急,任盈盈没有带佐料。不过任盈盈凭借着精湛的烹饪技艺,不大一会儿,破庙里,就弥漫着阵阵香味。

此时岳无涯正坐在一堆稻草上,转动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任盈盈忙碌。

但看到岳无涯天真的脸,任盈盈实在不忍心打击他。

“好香呀!”

什么!

原来如此。

看着李若凝离去的背影,广平王愣了几秒后,禁不住仰天大笑。

看到这一幕,任盈盈很是心疼,温柔笑道:“涯儿,你自己睡不冷吗?让小姨抱着你睡吧。”

然而。

随即,广平王忽然想到什么,目光变得迫切起来:“阁主,既然你救我,是为了还岳风的那条命,能否答应我一个请求?”

通天教弟子和秦容音,现在到底在哪儿,任盈盈一点线索都没有。

应了一声之后,岳无涯走过去,躺在了任盈盈旁边的稻草上,不过没有闭上眼,而是看着外面的夜色出神。

涯儿被月盈公主救了?

广平王看着李若凝,掩饰不住内心的好奇:“这位女侠,敢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我活不活着,已经无所谓了。”广平王苦笑了下,认真说道:“我想用我的命,换一个孩子的命,那孩子刚两岁,叫岳无涯,现在应该被关在皇宫的大牢里面。若你能救了这个孩子,我广平王,以后给你当牛做马!”

十几年来,自己对皇室忠心耿耿,却落得如此下场。

一个姓岳的孩子?

说着,李若凝轻轻舒口气,很是复杂的继续道:“当初你花了重金,要我们灵隐阁取岳风的性命,这件事儿,我们灵隐阁没能如约办到,所以,我灵隐阁算是欠你一条人命,现在我救了你,我灵隐阁和你之间,从此互补相欠了。”

“小姨,又下雨啦!”

话音落下,李若凝转身离开。

“先离开这里再说。”李若凝轻轻开口,话音落下,催动内力震断铁链,随即带着广平王,飞到半空中。。

另一边。

幸好岳风没死,要不然,夫人以后就没依靠了。

听到这话,广平王心中一颤,打开这卷纸,就看到这卷纸,其实是一个悬赏令,上面画着任盈盈和岳无涯,下面有几行字:朝廷重伤,缉拿要犯!凡抓到此二人者,赏金万两!

周围的守卫,纷纷追上去。然而,他们这点实力,怎能追得上李若凝?转眼之间,就带着广平王消失在了天际。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根本没多想。

此时的任盈盈,很想说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以后只能逃亡。

李若凝静静的看着广平王,绝美的脸上,透着淡然:“我是灵隐阁阁主,我的名字就不告诉你了,至于为什么救你...”

广平王想好了。

经过一夜的奔波,岳无涯看似很疲累,但精神好了很多。抓着兔子腿,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此时雨已经停了,但北风依旧凌冽。

呼!

李若凝秀眉轻蹙,不过还是点头道:“王爷请说。”

既然大难不死,那就去其他大陆好好闯荡一番!

“多谢阁主!”

心想着,广平王冲着李若凝笑了笑:“那我谢谢你了!”

心想着,广平王一扫之前心里的阴霾,大步向着远处走去。

广平王大喜,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脸色有些泛红,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

他这一辈子,跪天跪地跪皇帝,从没跪过别人!可是如今,为了涯儿,他放弃了一切尊严!

监斩官惊怒交加,大吼道:“拦住他们,给我拦住他们...”

“广平王!”这时,李若凝轻轻开口道:“既然孩子没事儿了,你也自谋生路吧。告辞!”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百姓,都是目瞪口呆!

“好啦,小馋猫!”

说着,岳无涯还兀自的摇了摇头。

......

另一边,皇城北郊的一处山上。广平王被李若凝带到了这里。

虽然才两岁,但经历了这么多,岳无涯比同龄的孩子,要懂事儿太多。

心想着,任盈盈露出一丝笑容,柔声说道:“当然是去找你妈妈呀,放心,有小姨在,一定会帮你找到妈妈的。”

“啊?”

这广平王要干嘛呀?

岳无涯一下子爬起来,好奇道:“这样可以吗?”

见他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任盈盈呆了几秒,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话说的没错,但你是小孩子啊,所以没关系的,再说了,我是你小姨啊,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的。”

只是这会儿,夜幕降临,本是停下的雨,又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呼..

这一瞬间,李若凝精致的脸上,满是诧异:“王爷,你要用自己的命,去换一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什么?

广平王却是不愿多说,深深弯腰,行了一礼:“恳请阁主成全!”

哈哈...

广平王笑了笑:“孩子不是我亲生的,但我视如己出!”

“嗯!”

什么荣华富贵,在广平王眼中,已经是过眼云烟!

话音落下,李若凝脚尖地面一点,身子轻盈而起,向着皇城方向飞去。

当初自己不想让夫人去找岳风,自己想进一起办法,想杀了岳风。

涯儿没事,涯儿没事儿了。

妈妈,你在哪儿呀。

听到这话,任盈盈长舒一口气。

这孩子太懂事儿了。

“这雨怎么说下就下啊。”任盈盈忍不住轻声开口,然后将破庙的角落收拾了一下,向着岳无涯招呼道:“看来今晚走不了了,咱们就在这儿休息一晚吧。”

哗!

正想着,就听岳无涯继续道:“小姨,我父王说,以后他不在的时候,我就要保护妈妈了。所以我不是小孩子了。涯儿已经是男子汉了。”

自己和夫人,依然是有缘无分。

他心里很想秦容音,却也没有哭闹,而是乖巧的让人心疼。

这么小的孩子,就受了这么多苦。

岳无涯重重的点头,不再多问,继续乖巧的吃兔子肉。

很快,两人吃饱了肚子,就准备继续上路。

正吃着,岳无涯忽然想到什么,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任盈盈:“小姨,咱们接下来去哪儿呀?”

然而。

听到这话,广平王恍然大悟,随即忍不住苦笑起来,内心更是一片酸楚。

见他一脸诚恳,并且脸上一副视死如归的决然,李若凝也不好在说什么,点头道:“那好吧,我就帮你这一次。你先在这里等我,如果我能救出孩子,你就带着一起走吧,如果救不出来,我也无能为力了。”

昨晚上离开皇城之后,任盈盈就带着岳无涯,第一时间,就去了通天教山寨。想让涯儿和秦容音团聚。

岳无涯点点头:“好!”

得到夸赞,任盈盈很是高兴,撕下一条兔子腿,递到了岳无涯跟前。

岳无涯看着外面开口道,眼中掩饰不住对秦容音的想念。以前下雨的时候,秦容音总是带着他,去外面踩水花玩。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