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你来

上一章:第六百零九章 顺口溜吗 下一章:第六百一十一章 怎么办

嘶!

什么?

声音轻柔,却又威严十足,不容置疑!

岳风挠了挠头,随意道:“也就一般吧!”

就在这时,女皇看着岳风,轻轻开口道:“你是觉得文爱卿的这首诗,写的不好么?”

霎时间,周围众人心头一震,都愣住了。

这是一瞬间,不仅是文泰几个文臣,就连周围的宫女,都忍不住窃窃私语。

听到这话,整个院子,顿时炸了锅!

岳风一笑置之。

“哗!”

听到这话,岳风一脸的谦逊,赶紧道:“回陛下,小的也就是略懂一点而已,谈不上什么底蕴!”

岳风挠了挠头,冲着女皇客气道:“那我想想吧。”

岳风的反应太明显了。

“就是....一个小小的太监,懂什么叫诗吗!”

女皇没有说话,而是点点头,示意岳风吟诵出来。

这一瞬间,女皇也是娇躯一颤,红唇微微张开,忍不住轻轻念了起来:“大雪飞兮卷四方,天上地下白茫茫。”

“唰!”

话音落下,其他几个文臣,也都纷纷点头,同时开口指责。

刚才女皇赐座的时候,这小太监一点规矩都没有,已经让众人心里不爽了。

“纵使天翻地也覆,依旧一片白茫茫。”

霎时间,文泰和几个文臣,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感受到文泰的愤怒,岳风微微一笑:“我没笑什么。”

“嗯...”

随即,众人互相对视一眼,彼此看见了对方严重的震惊,但是很快,众人又恢复了镇定。这小太监,虽说作诗的速度很快,但不一定能作出好诗啊。历史上的文人墨客,写出绝世诗句,都要细细斟酌几番。这小太监写诗这么快,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

就在这时,一个大臣站了起来,指着岳风怒斥道:“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吗?文坛大家,文泰文大人!他做的诗,比你知道的都多,你竟然说文大人的诗一般?”

不过,岳风依旧不慌。

毕竟,自己身上的玲珑塔里,可是有很多能人异士的。

“哈哈...这小太监,被难住了吧。”

“这个...”

岳风看着文泰的态度,心里那叫一个不爽,当即笑了笑:“文大人,说句实话,你这首诗真不怎么样!”

一时间,院子里一阵哄笑。

这..这首诗...

文泰更是僵在那里,呆呆看着岳风,久久说不出话来。

“好个狂妄的小太监!”

诗已经做好了?

很快,玲珑塔内,就传来了庞统轻松自信的声音:“主人,我会作诗,不过短时间之内,作不出千古绝句。不过我作的诗,读起来肯定朗朗上口。主人只需给我一点时间,容我想一想,就能作出诗。”

岳风清了下嗓子,迈着悠然的步伐,一边走,一边有模有样的背着手,摇头晃脑的道:

啥?

“我...”

“你这太监,笑什么?”文泰忍不住走出来,冲着岳风冷冷道。

此时,话音落下,岳风一边假装着皱眉沉思,一边暗中用意念,和玲珑塔中的庞统交流起来。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敢挑衅文大人,简直自不量力!”

文泰更是一脸的鄙夷,不过碍于女皇在场,也不敢说的太过分,装作很大度的样子,挥了挥手:“算了,一个小太监而已,你过来斟杯酒,本大人就不与你计较了!”

一时间,文泰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一般,很是内心的怒火,顿时就冒了出来。

“我看是仗着刚才陛下的赏赐,心气高了,快分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此时的女皇,对岳风有些好奇。这个小太监,能用蚂蚁穿红绳,说明他有一些才华。此时他又说文泰写的诗不好,难道这小太监会写诗?

“庞统,你是三国著名谋士,一首诗,难不倒你吧。”岳风开口道。

此时,文泰也是气得不轻,山羊胡子都要飞起来了,冲着岳风冷冷道:“好,好!你这太监,看样子,你能作出比我更好的诗句了,既然如此,你就念出来,让大家听听。让我也好好欣赏一下。”

哗!

“真是不识抬举...”

众人的嘲弄,不断传来,岳风只当做没听到。

念完这首诗,岳风笑眯眯的看着文泰:“文大人,我这首诗,比起你的如何?”

“这个小太监..”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满脸的不在乎。

这...这也太快了吧?!这么短的时间,就能作出一首诗?

现在自己做了一首诗,他竟然面露嘲讽。

其实在地圆大陆,有很多咏雪的诗词。但是,现在九片大陆结界消失,地圆大陆的古诗,说不定女皇都读过。自己不能借用地圆大陆的古诗了。

就在这时,女皇看着岳风,轻轻开口道:“既然你说,文爱卿的诗一般般,看你你对诗词歌赋,很有底蕴了!”

好一个‘大雪飞兮卷四方!’

“纵使天翻地也覆,依旧一片白茫茫。”

好诗!

虽然听起来,好像打油诗一般,但是细细品味,别有一番风情!

不出三分钟,岳风便笑眯眯的看着女皇,缓缓道:“陛下,我想好了!”

女皇开口了,院子里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这‘文坛大家’的架子,摆的还挺像回事儿!

“对,有本事你作一首出来!”

文坛大家?

“大雪飞兮卷四方,天上人间白茫茫。”

就在这时,女皇看着岳风,也轻轻开口道:“岳风,既然你说文泰写的诗,只是一般般,那你就作一首吧。”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岳风和庞统的对话,没有人听得见。此时别人眼中的岳风,都看见他呆呆的站在那里,都以为他作不出诗来。

有意思!

这一瞬间,整个云寿宫外,寂静无声,掉一根针,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另外几个,立刻附和。

“一个小太监,怎么可能会作诗?”

没人说话,全都在默默品味这首诗。

这个小太监,好大的口气!

一般?

下一秒,其中一个文臣,掩饰不住的轻蔑,冲着岳风道:“既如此,就不要对文大人的诗句,随意评判。”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