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怎么办

上一章:第六百一十章 你来 下一章:第六百一十二章 没人开门

“文老....”

呼!

岳无涯之前被关在阴暗潮湿的大牢里,那里环境太恶劣了,之后,被任盈盈救出来,一路奔波逃亡。

这情况,换做是一个大人,都吃不消,更何况一个两岁大的孩子。

玲珑塔里,庞统很是谦逊恭敬。

话音落下,任盈盈就要催动内力,帮岳无涯祛除体内的寒气。

就算自己有庞统帮忙,但自己是来拿盘龙精的,不是陪女皇饮酒作乐的。

哈哈...

另一边!

一时间,急火攻心之下,文泰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岳风读出这首诗,自己也是激动的不行!

岳无涯虚弱的开口,很是痛苦:“我...我好冷,好冷....”

“涯儿!”

这个小太监,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说到这,岳无涯便没了声音,显然已经晕了过去。

可是,这破庙的周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去哪儿找大夫啊。

心想着,女皇语气温和道:“岳风,之前你说自己略懂诗词,还真的是谦虚了。此时对着这美景,你能否在作出一两首诗来,让朕好好品味品味...”

在众人的注视下,文泰脑子半天头绪都没有,又气又急。

“主人客气!”

“岳风,你等等。”就在这时,女皇再次开口,叫住了岳风。

“涯儿,你坚持住啊,我们马上就到皇城了,等下小姨给你找大夫,坚持住,不要怕....”任盈盈不断加快速度,同时轻声安慰岳无涯。

听到这话,岳风郁闷的不行。

听到这话,文泰脑子嗡嗡作响,绞尽脑汁,此时也想不出半句诗来。

一个小小的太监,竟然有如此才能。

唯一的可能,就是返回皇城。可是皇城里面,全都是御林军,正在缉拿自己啊..

女皇喜欢诗词歌赋,刚才岳风平这一首诗,一鸣惊人,霎时间,女皇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涯儿还太小,只能用寻常的办法,找大夫给他抓药治病了。

这个岳风,有如此才能,却只是一个太监。真是可惜了。如果不是太监的话,自己就能封他一个大官。

一边说着,幼小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我...”

这一刻,整个云寿宫,寂静无声。

就在这时,岳风继续道:“文大人,还可以继续,如果你做的诗句比我的好,小的立刻给你斟酒赔罪!”

.....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文大人!”

无奈之下,岳风只好苦笑着点了点头:“那奴才就献丑了。”

话音落下,几个文官,赶紧将昏迷的文泰搀扶了出去。

天启大陆,破庙之中。

不过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就随便作了一首?

此时,任盈盈看到,岳无涯小小的脸蛋,苍白无比,脑门上一层冷汗,手脚冰凉,看起来无比的虚弱。

岳风回头看去,只见女皇慢慢站起,缓步走上前来,说道:“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晚上,你再来朕寝宫。陪朕赏月作诗。”

文泰脸色涨红,内心说不出的尴尬。

但女皇开口了,也不好拒绝啊。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会相信,一个小太监,竟然作诗赢了文泰。

一时间,女皇心情畅快,默默品味诗句中的含义,几乎是如痴如醉,更把岳风当成了难得一见的人才。

“小姨...”

但话说回来,这一首诗,真的是太绝妙了。

说完,岳风便转身离开。

然而,岳无涯太小,身体承受能力有限,贸然注入内力,很容易会损伤他的经脉。

外面大雨依旧在下,任盈盈抱着岳无涯,为他挡住大雨,自己却淋的身上浑湿。

尼玛!

就在这时,女皇缓缓站起来,抬了抬玉手:“把文爱卿,送到太医那里!”

说这些的同时,岳风也向玲珑塔中的庞统,发出了信号:“庞统又要辛苦你了。”

这一瞬间,岳风深吸口气,赶紧行了一礼:“小的告退!”

听到这话,周围众人都是一片惊呼,这小太监,还真是一点谦虚都不懂啊。

“好了!”

意识到这个,任盈盈急得不行。

任盈盈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外面还下着大雨,一阵阵雷声,将任盈盈惊醒。任盈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感觉到怀里的岳无涯,正在瑟瑟发抖。

这首诗,虽说读起来有点像打油诗,但细细品味,真的可以流传百世啊!就是和地圆大陆千古传诵的名句相比,也不逞多让啊!

一直到黄昏的时候,女皇这才意犹未尽的让岳风离开。

还要我作诗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文泰身上,包括女皇。

“是,陛下!”

怀里的岳无涯,虚弱无比,可还是乖巧的点点头:“小姨,我不怕,你别管涯儿了,涯儿..”

任盈盈咬着牙,当时也顾不了太多了!给孩子看病要紧!想到这,任盈盈抱着岳无涯,毅然决然的冲出破庙,向着皇城方向而去。

之前在大殿上,用绳子成功穿过了九曲玄玉。而现在,又在诗词歌赋上,赢了文泰。

就算作出来了,也没法超越岳风的这一首啊。

这庞统不愧是三国著名谋士啊,学富五车!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写出了这首诗!

人走远了,女皇偏过头来,静静的打量着岳风。

看到这一幕,任盈盈又是心疼,又是焦急:“你是感染风寒了吧,别怕,小姨帮你驱寒。”

女皇看着岳风的背影,一颗芳心,也禁不住一颤。

啥?

噗通!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内,岳风又作了几首诗,念给了女皇。当然,这些诗都是庞统作的。

霎时间,几个文官赶紧过来,七嘴八舌的开口,一个个担心不已。同时,看着岳风的目光,也都闪烁着惊愕复杂。

任盈盈说的风寒,就是地圆大陆的感冒发烧。

看文泰的表情,岳风轻轻一笑,坐回椅子上,慢悠悠的品着茶。

静!

怎么办?

任盈盈睁开眼,将岳无涯紧紧抱住:“你怎么了?”

心想着,岳风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文泰身上,笑眯眯道开口道:“文大人,我也是有感而发,随便作了一首。”

每一首都是绝妙的佳作!

自己才高八斗,又是南云大陆的文坛大家,此时却拜在了一个小太监的手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