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单枪匹马入皇城

上一章:第六百二十五章 师父,徒儿来看你了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七章 护驾

“师父,你放心,此仇不报,我岳风誓不为人!”冰冷的声音,从岳风口中传出。

砰!

霎时间,岳风哭成了泪人,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吾南宫绝,光明磊落。天罡剑法,天下无敌。退隐江湖,无意纷争。天启皇室,阴险卑劣,设计害我,吾....死难瞑目!’

最后四个字,如同一把重锤,狠狠击打在岳风的心口。

紧接着,就见一道身影,手持饮血剑,大步走了进来。

老天仿佛感觉到岳风的愤怒,此时外面的天空,突然乌云滚滚,紧接着大雨磅礴!

这一刻,任盈盈娇躯一颤,精致的脸上,满是骇然。

“我还要踏碎你乾元殿、火烧你七十二宫、还要你的颈上人头,给我师父陪葬!”

下一秒,岳风狠狠一拳,打在山壁上,整个山洞都猛然震动起来。

“天!气!皇!室!”

这几年来,天启皇帝每次高兴的时候,就提出为她和燕雄举办婚礼,但都被任盈盈以各种理由,给拖了下来。

可以说,岳风就是天启皇室的眼中钉!肉中刺!

今日天气不好,阴雨连绵不断!

就见那石壁上写着四十一个字,字字悲愤!

话音落下的瞬间,岳风紧紧抱着南宫绝的尸首,一步步走出山洞!

即便知道天启皇室高手如云,但岳风依然单枪匹马的来了。

岳风的精力,一直都在南宫绝身上,所以没留意。

“咣!”

今晚父皇设宴,邀请文武百官,到时候肯定又会提这件事儿的!

与此同时,在场的文武百官,也都是一片哗然!

岳风?

之后的这些年,更是因为岳风和天门,天启大陆,始终找不到再次进军地园大陆的机会。

岳风感受到,南宫绝的尸首冰冷刺骨,经过几年的风化,碎烂的衣服和皮肉都融在一起了,几乎是惨不忍睹。

岳风咬着牙,一字一句吐出这四个字,双眼喷火,怒火中烧!

尤其看到南宫绝凄惨的死状,岳风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天启皇宫大殿内,一片轻松热闹的气氛。

当时在断虎崖的深谷,岳风亲手将南宫绝埋了之后,一心想要给师父报仇!他来不及召集天门部众,直接单枪匹马,闯入皇城!

“怎么会这样?师父...对不起,徒儿来晚了,徒儿来晚了.....”

三日后,天启大陆!皇宫!

然而!

轰隆隆!

没错,就在南宫绝身后的石壁上,有几排血字,不过时间太久,字迹呈现出暗黑色,不仔细留意的话,根本看不到。

听到这话,岳风泪光闪烁,向着那石壁看去。

“好大胆子,竟敢闯进皇宫?”

因为这事儿,任盈盈几乎是心力交瘁。

此人就是岳风?

“什么?!”天启皇帝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对小太监怒目而视:“大白天,胡说什么?!我天启皇城,守卫森严,谁能闯进来?休要胡说,再胡说,朕..”

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可以想象,当初师父老人家经历了多么惨烈的厮杀。

这一刻,秦容音也是娇躯颤抖,脑子一片空白。

“不好了,陛下,不好了,外面有一个男人,手持一把红色断剑,杀入了皇城!”就在这一刻,只看见一个小太监,踉踉跄跄而来,一下子跪在大殿,脸色煞白!

近年来,天门实力不断壮大,而岳风的威名,正是传遍了九州,所以,这些文武百官中,大部分人都认得岳风!

不是岳风,又是谁?!

很明显,这些血字,是南宫绝死前,用自己的鲜血留下的。

“天门门主岳风?”

天启皇帝坐在龙椅上,满脸的笑容。

此时,天启皇帝环视了一圈,笑着开口道:“今年咱们天启大陆,风调雨顺,黎民百姓能够安享太平,诸位功不可没,晚上大宴,朕与众爱卿,要好好喝上几杯。”

今天岳风竟然自动找上门来,天启皇帝如何不怒?

唰!

这...这是岳风?

下面的文武百官,一个个也都是轻松惬意。

心想着,任盈盈秀眉紧锁,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话音未落,只听见一声巨响,皇宫大殿的大门,一下子被人踹开!

霎时间,看到那血字之后,岳风内心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一双眼睛血红血红!

嗡!

“师父....师父....”岳风红着眼睛,冲过来,一把将南宫绝抱在怀里。

砰!

那漫天大雨,浇不灭岳风心中的怒火!

“师父,徒儿给你带了美酒,带了烧鸡,师父,你看看我好不好..”岳风眼泪哗哗的掉,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眼看要晕过去。

然而,站在龙椅旁边的任盈盈,却是兴致索然。

岳风从皇城外,一路杀到皇宫,不知道砍死多少天启士兵!如今的他,一身鲜红的血,宛若杀神!

“诸位爱卿!”

到时候,自己要用什么理由拒绝呢?

死难瞑目!

他怎么来了?

话音落下,文武百官赶紧跪下行礼,一个个恭敬回应:“谢陛下隆恩!”

--

一怒动山河!

听到百官的议论,天启皇帝脸色一变,眼中闪烁着精芒。

这七年,天启大陆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天启皇帝和文武百官,都是和欣慰。

今天,岳风就要踏平这天启皇宫,以慰师父南宫绝在天之灵!

一时间,整个大殿中,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哗!

岳风目光阴冷,没有说话,阴沉着脸,一步步向天启皇帝走去!

十年前,天启大军进犯地圆大陆,就是因为这个岳风,才大败而归。

“我不仅要闯你皇宫。”终于,岳风冷冷开口,掷地有声!

天启皇帝猛地拍了下龙椅,瞪着岳风怒斥:“你就是岳风?你好大胆子,敢直闯皇宫!”

此时的岳风,一身黑色长袍,右臂上绑着一个醒目的白色孝带!双眼血红,杀气凛然!

岳风紧紧抱着南宫绝的尸首,嗓子都哭哑了,全身都在颤抖!

师父惨死,岳风几乎疯狂!

呼啦!

“岳风..别,别难过了..”秦容音忍不住轻轻劝慰,但是她知道,就算劝岳风也没用,此时岳风的双眼已经通红,哭的不像样子。

到了南宫绝这个境界,就算死了身体也不会腐烂,所以他的身体,才会一直保存至今。

就在这时,秦容音突然惊呼道:“岳风你看,旁边的山壁的有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