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虎落平阳

上一章:第六百三十一章 等我 下一章:第六百三十四章 神奇

此时岳风光着膀子躺在地上,根本动不了,但任盈盈的声音,他当然听的出来!

“哥几个!”

说着,将岳风的衣服,丢在一旁,就带着几个狐朋狗友离开。

话音落下,任盈盈将衣服捡起来,走了过来,开始帮岳风穿衣服,或许是有些心慌,任盈盈的双手,止不住的有些发颤。

尼玛!

过了几秒后,岳风深吸口气,掩饰着尴尬开口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会在这儿?还有,这是在哪儿?”

尼玛,要不是动不了,自己会向几个小混混低三下四的?

云州城?

“你....”

这,这岳风,竟然光天化日的。。

一时间,两人都不在说话。

这一瞬间,岳风无比尴尬,语无伦次的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刚才有几个小混混....”

下一秒,任盈盈反应过来,捂着眼尖叫一声。

嘶!

“不是...”

“啊!”

但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万一被人看到了,还以为自己两个在做什么呢。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的脸色再次羞红起来。

睁开眼的时候,岳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浑身酸痛无比,尤其是后心的位置,简直是疼痛难忍。

看到岳风的样子,以及旁边的衣服,任盈盈娇躯一颤,紧接着,一抹红晕迅速在她脸上蔓延。

此时的任盈盈,很是郁闷。

咳咳...

听到这话,岳风脸色变幻不定,沉吟了起来。

任盈盈去城里找药,走了没一会儿,岳风便幽幽的苏醒了过来。

很快,搜遍了岳风全身,领头的混混,一脸晦气,向地上吐了一口:“马德!真是一分钱都没有啊,穷逼一个!”

尼玛,岳辰....我早晚要杀了你。

这一瞬间,岳风顿时懵了。心里嘀咕着,岳风尝试着站起来,却发现,浑身虚弱无比,一点力气都没有。

随即,任盈盈咬了咬嘴唇:“算了,我帮你穿吧。”

这是什么地方?

这一瞬间,岳风几乎要气炸了,欲哭无泪。

真是想想就好笑.....

“唉呀妈,这是受伤了呀,浑身是血!”

尼玛!

北瀛大陆?

说着,任盈盈看着岳风的眼睛,神情无比严肃:“我承认,我父皇下令杀了你的师父,是他不对,但你也杀了国师和那么多人,现在我又救你一命,所以这场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如何?”

“看他的打扮,身上的衣服,咋这么怪呢?”

就在岳风无比郁闷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紧接着任盈盈快步走了过来。

那画面肯定很有趣!

听到动静,几个小混混立刻发现了岳风。

尼玛!

自己可是公主啊,和一个不穿衣服的男人面对面交谈,成什么样子?

“啊?那...那怎么办呀?”任盈盈的脸,滚烫无比,有些急道:“你总不能一直不穿衣服吧。”

但岳风万万没想到,她不仅救了自己,现在还放下了公主的尊贵,特意为自己穿衣服。

这时,任盈盈帮他穿好了衣服,站起来一脸认真:“岳风,你劝你不要多想,我救你没有别的原因,只是不想两个大陆再起争端。”

岳风愣了下,脑子嗡嗡作响。

按理说,她心里恨死了自己。

一时间,气氛很是微妙。

毕竟,师父南宫绝,是他最敬重的人!

说真的,任盈盈真不想帮岳风穿衣服。

说着,任盈盈回头看了一眼云州城,语气有些郁闷:“刚才我在城里找人问了,这里是北瀛大陆,这座城叫云州城。”

“卧槽,这有个人!”

这真是太丢人了。

心里嘀咕着,岳风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顿时,整个人都愣了下!

同时,闻着任盈盈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岳风的心里,更是难以平静。

不对啊!

领头的一个光头,挥了下手:“把他衣服扒了,搜一下没有值钱的东西,吗的,好几天没吃肉喝酒了!”

自己堂堂天门门主,竟然被几个小混混扒了衣服,幸好周围没熟人啊,不然脸都丢尽了。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气氛....也越发的尴尬微妙起来。

听到岳风的解释,任盈盈顿时笑了起来,精致的脸上满是玩味:“岳风,你堂堂天门门主,竟然被几个小混混欺负,哈哈....”

噗嗤!

话音落下,几个小混混就围了上来。

心想着,岳风很是不得其解。

岳风急的满头大汗,很是尴尬:“我现在还动不了啊....”

趁火打劫啊!

自己不是在天启皇宫吗,当时被岳辰突袭,自己晕了过去,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看到这些人,岳风也没在意,却因为身上的伤,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任盈盈怎么也在?

自己不但杀了国师和那么多侍卫,还要杀她的父皇。

也就是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就看到几个年轻小子,从不远处溜达了过来,一个个身上透着痞气,显然是附近的小混混。

卧槽!

呼啦...

岳风很是无语,脸色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在岳风心里暗暗嘀咕时候,任盈盈已经到了跟前。

任盈盈?

说完这些,任盈盈认真的脸上,透着几分的期待。

难道是她救了自己?

看到任盈盈帮自己穿衣服,岳风身子一僵,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我...”

嗡!

虽说自己杀了国师,为师父报了仇。

这些年,任盈盈学会了不少道理,她期盼天下和平。

岳风哭笑不得,挤出一丝笑容,虚弱的开口道:“几位,几位...我身上没值钱的东西,只怕你们要白忙一场,还是放过我吧。”

这个城市太小了,一家像样的药铺都没有,别说灵芝人参了,连普通的止血草都没找到!

唰!

就在这时,任盈盈秀眉轻蹙,有些娇嗔的说道:“你...你赶紧把你的衣服穿好啊.....”

听到声音,岳风心里一震。

话音落下,领头的光头咧嘴一笑:“有没有钱,我们搜了再说,哥们放心,我们只求财,不图命!”

到了跟前,几个小混混上下打量着岳风,咋咋呼呼的议论起来,一个个目光闪烁,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喂!”

这....

任盈盈目光闪烁着复杂,似笑非笑道:“当然是我救了你啦,要不然,你早就被岳辰打死了!”

快穿好的时候,岳风打破了沉默,忍不住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此时任盈盈的心里,认为是岳风自己把衣服脱了。

要是能动的话,刚才也不会被几个小混混欺负了。

但心里的愤恨,远远没有平息。

“岳风,你醒了吗?”

说着,几个人已经动了手,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岳风的衣服扒了下来。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心里十分郁闷。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