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好酒

上一章:第六百四十五章 给我等着 下一章:第六百四十七章 扫兴

此时的周琴,心里很是郁闷,她真的不知道寒傲然母女去了哪儿,偏偏眼前的臭小子不信。

自...自己和岳风接吻了?

“兄弟,今天我带来的酒,可不一般,叫做醉生梦死,这可是杜康亲自酿造的!”祝融笑呵呵的说着,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禁不住想起刚才的感觉。

“好酒!”岳风哈哈一笑,这酒入口香甜,回味十足,真是千年难遇的美酒啊!

心想着,任盈盈红着脸,就要转身离开。

幸好这里是神农福地,这要是在天启大陆的话,自己还怎么见人啊!

刚才吻到任盈盈那一颗,岳风也有种心动的感觉,真是让人回味无穷。

太羞人了。

周琴感觉越来越难受,不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此时的任盈盈,很是羞涩和无语。

“哈哈....”

话音落下,岳无涯走过去,抓着周琴的双腿,直接将她的鞋拖了下来!

另一边!

这段时间,每次祝融来找岳风喝酒,都是任盈盈准备的下酒菜。

.....

听到这话,祝融满脸喜悦,冲着岳风赞许道:“兄弟,我这弟媳,真是又漂亮,又贤惠啊,以后你可要好好待人家,知道吗?”

虽然两人的年纪,相差了几千岁,却是一见如故,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题。

唰!

岳风附和的笑了笑,走过来坐下,不要脸的说道:“盈盈脸皮薄,让大哥见笑了!”

祝融大刺刺的坐在石桌旁边,旁边放着两坛美酒。

听到这话,岳风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心里也有些乱哄哄的。

呼!

足足过了十几秒,任盈盈反应过来,又急又气:“你还不起来?”

岳无涯也不急,冷笑一声,手中的逗猫草,再次加快速度!

北瀛大陆,不周山,神农福地!

此时的周琴,怎么都没想到,岳无涯会用这么幼稚的办法。

任盈盈红着脸,转身跑远。

那酥痒难忍的感觉,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逗猫草,是一种很常见的植物,弄在皮肤上很痒痒。

周琴被死死的绑着,根本动弹不得,又羞又怒,忍不住叫了一声。

这一瞬间,感受到岳风身上的男子气息,任盈盈心里更慌了,又急又气:“你赶紧放开我啊!”

然而岳无涯哪里肯停手,逗猫草依旧挠在她的脚心。

此时,草屋边。

感受到任盈盈的慌乱,岳风心里乐得不行,就想着说点什么。

周琴秀眉紧锁:“你到底要干什么?赶紧把我放了!”

这一瞬间,任盈盈娇躯一震,眼睛瞪得大大的,脑子一片混乱。

倒地的那一瞬间,岳风压在任盈盈的身上,嘴也偏巧不巧的吻在了任盈盈的红唇之上!

然而,任盈盈心里太慌了,仓促挣扎之下,两人一时间都没站稳,双双摔倒在地。

说这些的时候,周琴彻底放下的尊严和矜持,没了半点的骄傲。这个小孩子,还真是惹不起他。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也静止了一般。

岳风笑着点头,将酒倒满,一饮而尽。

“你...”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急得要哭了。

岳无涯笑眯眯的走过来,没回应,而是抓住周琴的一只脚,用手里的逗猫草,挠在她的脚心。

一旁的任盈盈闻着酒香,浅浅一笑,开口道:“祝大哥,岳风,我去给你们做几道小菜,如此美酒,怎能缺了下酒菜呢。”

本来,自己和岳风的关系,就被误会了。

“好弟弟,好弟弟,姐求你了,哈哈,姐求求你了,别再来了。”周琴只觉得求生不能,嘴唇都快咬出血了:“好弟弟,好哥哥,我叫你哥哥行不行,我求你了,求求你赶紧停下来好不好。”

岳无涯深吸一口气,看着周琴,脑筋转了转,露出一丝笑容:“软硬不吃是吧,行!”

看到这一幕,祝融忍不住大笑起来:“看不出来,你们小夫妻俩,还挺有趣儿的,小两口亲一下,弟妹还不好意思了!”

波!

“你...”

“好痒,好痒,你个臭小子,赶紧给我停下来,哈哈,快停下啊!”周琴痒的心里直发慌,红唇微张,控制不住的发出笑声,然而她脸上的表情,却是哭笑不得!

霎时间,任盈盈脸色羞红起来,美得不可方物!

或许是心里太慌,任盈盈一不小心,脚下滑了一下,惊呼一声就要摔倒。

霎时间,周琴只觉得一股奇痒的感觉,从脚底传遍全身,顿时娇躯颤抖,忍不住低呼一声!

而岳风,脑子也是嗡的一声,彻底懵了。

“臭小子,你,你要干什么!”

说着,任盈盈就要挣脱。

“好好!”

岳风只感觉到,整个大脑嗡嗡作响,浑身就像是过电流一样,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琴终于撑不住了,浑身香汗淋漓:“弟弟,弟弟,别再来了。。”

在这半个月时间里,每天中午,祝融都会准时前来,找岳风喝酒!

“哈哈..啊..哈哈哈..”

周琴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紧咬着嘴唇,依旧不说话!

岳无涯看着周琴被折磨的样子,心里很是畅快,笑着说道:“怎么样?现在说吗?冰儿在哪儿?”

看到这一幕,岳风眼明手快,赶紧冲过去,一把拦住了任盈盈的腰。

更可气的是,这办法虽然幼稚,却很有效。

怎么祝融也以为自己和岳风是夫妻呢?

此时又被岳风抱着,岂不是更加说不清了?

自己堂堂公主,金枝玉叶,却被岳风给夺走的初吻。

“哦...”

岳无涯没搭理她,而是转身向着不远处的草丛走去,不一会儿,就扯了两朵毛茸茸的逗猫草回来了。

此时的任盈盈,脑海中不断的闪烁这几个字,几乎要哭了。

这个小子,又要搞什么花样?

虽说任盈盈是公主,但烹饪一流,每次祝融品尝,都赞不绝口。

“还不说?”

不知不觉,岳风和任盈盈,已经在这里待了半个月!

不过,心急之下,任盈盈却没有多少愤怒,相反,心里泛起了一层层别样的涟漪。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