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很简单

上一章:第七百二十二章 故意 下一章:第七百二十四章 不要多想了

喝完交杯酒,任盈盈拿起筷子,夹了一粒花生米,递到岳风嘴边:“这个小菜很不错的,我喂你。”

说这些的时候,刑瑶满是笑容。可恶的岳风,刚才还调侃我,现在报应来了吧!

“嗯!”

当然,这些都是故意做给刑瑶看的。

我去!

想到深处,刑瑶心头小鹿乱撞,彻底坐不住了。此时的刑瑶,怎么都没想到,任盈盈也能放的这么开。

话音落下,任盈盈伸出玉手,给岳风揉肩捶背起来,很是贤惠温柔的样子。

终于,刑瑶彻底忍不住了,猛地站起来,冲着岳风娇喝道:“半个时辰快到了,你身为天门宗主,也是有身份的人,说话算数,趁着没人进来,你赶紧走吧。”

哈哈...

听到这个称呼,岳风脸都黑了,站在那里,体内的内力蹭蹭涌起。求不了!大不了就血拼!

“岳风!”任盈盈急的一跺脚:“我求求你了行吗岳风..你求求刑瑶姐吧...好老公,好哥哥,我求求你了..你就求刑瑶姐一下吧..”

说着,岳风拦着任盈盈的芊芊细腰,继续道:“我和盈盈都不会介意的,对吧,盈盈!”

两人说着悄悄话,完全忘了旁边还有一个刑瑶。

说着,岳风拍着旁边,冲着任盈盈道:“盈盈,你也躺下来陪我吧!”

尤其是岳风和任盈盈,依偎在一起,你给我倒杯酒,我喂你一口菜,刑瑶都不忍直视,心里仿佛受到了暴击伤害。

心想着,刑瑶紧紧咬着嘴唇,就要准备出去。

岳风哭笑不得,看着刑瑶:“你想让我怎么求你?”

什么?

“对啊!”任盈盈也是笑着点头,冲着刑瑶道:“刑瑶姐姐,你也过来喝两杯吧。”

看到这一幕,刑瑶精致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内心的羞涩瞬间到了极致。

这...这两个人,怎么还越来越过分了呢?等下他们是不是还要....还要做点男女之事?

任盈盈和岳风,都是聪明之人,有了默契之后,配合的天衣无缝,腻歪在一起,俨然一对成了亲的小夫妻一样。二人只想把刑瑶气走。

“你们....”

“陛下驾到!”

见自己没无视了,刑瑶气的直跺脚。

亏你想得出来!

“刑瑶!”岳风笑呵呵的说道:“我刚喝两杯酒,你就要撵我走啊?要不然你也坐下来,咱们三个喝点。”

说这些的时候,任盈盈一脸的微笑,心里却是暗暗焦急。

尼玛!

唰!

刑瑶姐姐和自己关系好,可以给自己和岳风相处的机会,但是父皇不一样,父皇若见了岳风,绝对会当场将岳风击杀!

尼玛...

你不走,我没法和岳风离开皇宫啊。

察觉到刑瑶嘴角的冷笑,岳风很是郁闷。

等下天启皇帝进来了,刑瑶告密,自己岂不是无处可逃?

“我...”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暗暗咬牙!行,刑瑶你给我落井下石,下次让我逮到机会,看我怎么整你!

自从认识岳风以来,自己和他几次交锋,一次都没占到便宜,这次一定要找会点面子才行。

太羞人了!

与此同时,躺在那里的岳风和任盈盈,都吃了一惊,赶紧坐了起来。

听到这话,任盈盈大喜,赶紧冲着岳风道:“岳风,快,求刑瑶姐姐!”

“不求。”岳风咬着牙说道。

终于受不了的吧,受不了就赶紧出去,给我和盈盈一个二人世界的空间啊。

这一瞬间,岳风清楚感觉到,外面传来的脚步中,一共有五个人,全都是武皇境界!并且实力最低的,也是三段武皇!实力最强的,竟然是五段武皇!

见任盈盈一脸期待,刑瑶不忍心拒绝,语气缓和几分:“我可以答应,但是...岳风得求我。”说着,刑瑶笑眯眯的看着岳风。

尼玛!

听到这话,岳风点了点头,就要钻进床下面,可就在这时,岳风的目光,看到了刑瑶,顿时心中一沉。

刑瑶姐姐,实在忍不住你就赶紧出去,成全我和岳风吧。

“盈盈对我真好,来,我给你倒酒!”岳风大咧咧的说着。

“岳风!”

任盈盈顿时急了,走过去,拉着刑瑶的衣服,撒娇道:“刑瑶姐姐,就算我求你好不好,岳风藏在床下,你不要告诉父皇..”

“岳风,你快求求刑瑶姐姐啊..”任盈盈香汗淋漓,拉着岳风的衣角:“男儿能屈能伸,你就求求刑瑶姐姐吧..”

感受到任盈盈眼中的迫切,刑瑶眼眸闪烁,笑了笑:“我为什么要帮他?他私闯皇宫,罪无可恕!。”

天启皇帝来了?

任盈盈心领神会,躺在岳风身边,笑道:“好,我给你捶捶背吧!”

任盈盈脸一红:“还是我来吧,身为你的女人,我该伺候你呀....”

感受到外面传来的强悍气息,岳风心里顿时有些忐忑起来。这天启皇室,除了那个国师,不就剩下刑瑶了吗?怎么忽然间出现了这么多高手?

然而刑瑶还没等出去呢,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太监的呼喊。紧接着,寝宫外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刑瑶紧紧咬着嘴唇,尴尬至极,回绝道:“我不喝..”

岳风哪里知道,自从上一次,他大闹天启皇宫之后,天启皇帝就害怕了。为了避免再次有人大闹皇宫,天启皇帝拼命的召集高手。这段日子,有很多高手,投奔天启皇室。这些高手,日夜跟着天启皇帝,寸步不离!

“岳风!”任盈盈大急:“快,快躲在床下面。”

这时,任盈盈冲着刑瑶恳求道:“等下父皇进来,你千万不要说岳风在这儿,好吗,就算我求求你!”

自己还要继续留下来看着吗?

这么多高手?

哎呀?岳风露出一丝笑容,慢悠悠的躺了下去:“哎呦,喝多了,这皇宫的床就是软啊,真想在这里睡一觉。”

刑瑶想了想,笑盈盈道:“很简单,求我,再叫我一声瑶姐。”

瑶姐?

“刑瑶姐姐!”

任盈盈聪颖伶俐,岳风想到的问题,她也想到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