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是何居心

上一章:第七百四十五章 商量 下一章:第七百四十七章 承让

说话的同时,岳辰眼神透着一丝的关切。

“岳大人,你...”

这一刻,看着诸多宾客离开,府邸之内也是乱成一团,岳风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自己一点小手段,就能让你们鸡犬不宁...

昨晚上宴会出了问题,一晚上都没睡好吧。看到这一幕,岳风暗暗好笑,很是解气。

岳大人下毒要害陆劫尘?

通过海选只是一个开始,好戏还在后面呢。

这陆劫尘,看来对拿到武比第一已经是胸有成竹了啊。

此时,府邸外面大街上。

啊?

“告辞...”

说这些的时候,岳辰心里无比的憋火!

刚说完,岳辰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捂住了小腹,这一瞬间,岳辰也觉得自己浑身不对劲儿,有股酥麻麻的感觉。

“糟了,我也是也是酸软!”

....

此时此刻,府邸大厅之中!岳辰和陆劫尘相谈甚欢,频频举杯。

这下倒好,关系没搞好,还被误会了。

就看到大厅外一个侍女,正拿着酒坛进来,准备给宾客斟酒。

麻筋散能使人浑身禁锢酸麻,根本不致命,但这么一搞,陆劫尘和诸多宾客,对岳辰的好印象必定荡然无存。

哈哈....

听到这话,四龙四凤不敢违背,赶紧退了出去。

“老大就是老大!竟然文比和武比都通过了...”

本想着举办一场晚宴,能好好的扩展一下人脉关系。

岳无涯狠狠瞪了岳辰一眼,守护着陆劫尘离开。

“不好意思!”岳风很抱歉的说了一句,没有停留,直接离开了府邸。

这一瞬间,岳风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要不是为了参加比武招亲,不想节外生枝,今晚我就能让你们血溅当场。

话音落下,陆劫尘招呼岳无涯走出了大厅!

一阵惊呼之下,几乎所有的宾客,都软倒在地,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惊怒交加的看着岳辰!

得知岳风通过,四龙四凤都是很兴奋。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心想着,岳风收回目光,落在了考官台上,就看到正中的位置,岳辰坐在那里,带着两个黑眼圈,脸色也是很阴郁。

经过的时候,岳风装作不注意,撞了那侍女一下,侍女低呼一声,酒坛子差点打翻。

陆劫尘冷笑一声,直接站了起来:“明人不做暗事,我问你,你为何让下人,在酒菜里下毒?”

“马德,这到底怎么回事儿,立刻给我查。”岳辰脸色难看无比,叫来府邸守卫,愤怒大叫道。

回到客栈,就见四龙四凤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诸位..”

看到这一幕,岳辰彻底慌了,忍着身体的不适,冲着陆劫尘慌忙解释:“这肯定有人暗中搞鬼,陆教主,还有在场的诸位,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查出来的!”

果然,这陆劫尘和岳辰凑在一起,准没好事儿,还想联合起来对付我?

心想着,岳风环视了一圈,眼睛顿时一亮。

奇怪,刚才自己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忽然有种浑身酸软的感觉?尤其是小腹的地方,上下翻腾...这显然是中毒的迹象!

陆劫尘一走,其他宾客,也都纷纷向岳辰告辞,在各自的跟班陪护下离开。

霎时间,本是热闹非凡的晚宴,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

陆劫尘清晰的感受到,自己中的毒不致命,但自己堂堂明教副教主,竟然没有察觉出来何时下的毒,实在太丢人。

都以为岳风只是一个小跟班,所以门口的守卫也没阻拦。大厅的宾客,更没有留意。

麻筋散是一种中等的麻醉药物,是之前给司空嫣然炼丹药的时候,岳风顺手放在身上的。

没错,之前岳风故意撞到那个侍女,暗中使用了鬼手,在酒坛里放了‘麻筋散’。

六个时辰即将过去,岳风脸上的面具,也有了松开的迹象。

就这样还想跟我斗!

岳风就施展了‘鬼手’,在酒坛里悄悄放了麻筋散。

酒过三巡,陆劫尘忽然皱了皱眉,脸色也有些凝重起来!

听着他们一个个开口恭维,岳风摇头笑了笑:“好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正议论着,不少宾客,都是脸色变幻,身子发颤!

嘀咕着,岳风畅快不已,转身向着客栈方向大步走去。

岳风喝了一杯酒,不行,自己得做点什么。眼看着陆劫尘和岳辰,联合商量对付自己,自己却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就太憋屈了。

什么?

察觉到陆劫尘脸色不对,岳辰赶紧问道:“陆教主,怎么了?”

这一瞬间,大厅之内一片哗然,所有宾客都震惊的看着岳辰。

比赛规则已经很明了了,每天上午武比,下午文比。到了武比现场,岳风就看到,很多参赛者已经到场。

“是,老大!”

尼玛!

这一夜,岳风直到很晚才睡去,脑子里一直浮现白天看到任盈盈的情景,那郁郁寡欢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心疼。

岳风不及多想,直接站起来从旁门走了出去。

听到这话,岳辰脸色大变,又是惶恐又是惊愕:“我...没有啊....”

出了府邸,岳风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马路对面,静静观察这边的情况。

看到所有的宾客,都神色匆匆的离开,岳风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陆劫尘深吸口气,脸色阴沉至极:“是不是误会,只有岳尚书你自己知道,看着情况,我陆某也没必要待下去了,告辞!”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表情淡然,没有丝毫的波动。

呼!

哗!

马德,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自己举办的宴会上捣乱。

岳辰顿时懵了,一脸不解的看着陆劫尘:“陆教主,何出此言啊?”

“这还用说?到时候文武双第一,也是咱们老大的。”

进了房间,大龙赶紧帮岳风卸掉面具,随即询问下午海选的情况。

“岳大人,咱们没有恩怨吧!”陆劫尘语气阴冷,看着岳辰。

这....这是要做什么?

岳风一眼就看到了陆劫尘。陆劫尘站在很显然的位置,脸上露出淡淡的自信笑容。

听到岳辰和陆劫尘暗中密谋对付自己,岳风很是恼火,知道在府邸不能动手,但什么都不做,实在太憋屈。

哎呀。

第二天一大早,岳风就早早的去了九阳坛。

“岳尚书,我也走了!”

“怎么回事儿?”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