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棋艺

上一章:第七百四十七章 承让 下一章:第七百四十九章 是你运气好

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还没完没了了。岳风暗暗皱眉,很是来火,暗中和玲珑塔中的庞统交流:“庞统,等下就看你的了,围棋这一项,咱们就不用低调了,我要让这个姜青输的无地自容。”

此时,岳风将最后一枚白子放在盘上,微笑道:“姜公子,你输了!”

“天呐,一招!”

一开始姜青很是自信,一个下人,让了自己九个子,完全输定了,可结果,越下越心惊。

这一瞬间,岳风捏起了一颗白子,却没有落在棋盘上,而是冲着姜青微微一笑:“姜公子,第一步你先来,而且,我让你九个棋子....”

尼玛!

见众人的注意力,都从自己身上转移,岳风深深舒了口气。

马德,棋艺一般还敢让我九个棋子,你是多自信?这一瞬间,姜青几乎要气炸了,语气都颤抖起来:“行,行,本公子就叫你让我九个子。我倒要看看,你的棋艺有多厉害。”

到了跟前,岳风挤进人群看了看,顿时愣住了。

最后一项,就是棋艺了!

话音落下,两人开始对弈起来。

很快,比赛开始了,和昨天一样,岳风没有表现的太突出,但顺利通过了书法,绘画和音律这三样的比赛!

岳风笑眯眯的点头:“我的棋艺其实也就一般,姜公子不会不敢吧!”

岳风皱了皱眉,抬头一看,顿时愣了下!

哗!

姜青呆呆的看着棋盘,满头大汗,内心惊怒不已。

呼!

这小子不过一个下人,怎么会有如此精湛的棋术?一开始,他还让了自己九个棋子啊。

周围不少参赛者,都在唉声叹气。

这...这不可能!

还好,还好,周围的目光都被陆劫尘吸引了。心里嘀咕着,岳风快速离开比赛场。

岳风正想着,就听到周围爆发出一片惊呼。

琴棋书画都不精通,就敢来参加文比?说真的,这琴棋书画,岳风也不是样样精通,但他有庞统暗中帮助,所以根本不慌。

要知道,围棋中让九个子,只有师傅收新徒弟的时候,在教授的过程中,常用的一种教授手段。毕竟,围棋博大精深,初学者很难学会。

岳风这么做,完全就是无形的蔑视。

岳风抵达文比现场的时候,就看到很多人在入口观看比赛规则。

听到这话,岳风大喜。

不一会儿的功夫,姜青的黑子,就被岳风的白子给逼到了绝境,丝毫没有翻盘的机会。

尼玛....

然而!

心想着,岳风露出一丝笑容,走进了比赛场。

“主人放心,琴棋书画,我自问不输任何人,就算是孔明在世,我也能与之较量一番。”庞龙很是傲气的回应。

啪!

“你....”

正是昨晚上,在岳辰府上碰到的那个姜青。昨晚去岳辰的府邸,岳风要坐在叶紫衣身边,被这个小子轰走了。岳风冷笑一声,自己棋艺这一项的比赛对手,是他啊。

哈哈...

哈哈...

霎时间,全场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惊呼连连。

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成叶紫衣的跟班了?

“呦呵?”

见岳风沉默,姜青却是得寸进尺了起来,上下打量着岳风,掩饰不住的鄙夷:“一个小跟班,竟然也来参加文比了?你还想迎娶公主做驸马啊,哈哈哈,你有资格吗?”

姜青大怒,等着岳风冷冷道:“好,好小子....我跟你赌了!”

“不愧是明教副教主,一招胜敌啊...”

听到这话,姜青顿时愣住了,脸色铁青,难看至极。

卧槽!

看到这一幕,岳风暗暗好笑。

“你要让我九个棋子?”姜青冷冷的看着岳风,眼中几乎要喷火了。

昨晚上在总督军府上,自己的位置差点让岳风占了,这让姜青心里很不爽,今天再次碰上,还是棋艺一项的对手,就忍不住嘲讽一下。

此时的姜青还不知道,和自己下棋的,根本不是眼前的小子,而是赫赫有名的‘凤雏’庞统。

“放心吧,主人!”庞统胸有成竹。

上面写的很清楚,今天的文比分为四种,分别为‘琴棋书画’,琴棋书画,就是音律,棋艺,书法,和绘画。参赛者需要全部通过这四项比赛,才能晋级!

“是啊,我只懂音律,这可怎么办?”

说这些的时候,姜青满脸的轻蔑。

不用想,两人刚上场,陆劫尘一招就把对方击败了。技惊全场!

“好!”

围棋分为黑子和白子,姜青是黑子,岳风是白子。

这时,旁边的负责人开口表示,比赛可以开始了!

可恶,自己竟然被一个下人轻视了。

姜青一脸的自信和骄傲,看着岳风道:“小子,等下你输了,以后见了我,要恭敬的行礼,懂吗?”

见岳风还敢顶嘴,姜青更加来劲了,眼中透着几分的挑衅:“啧啧...一个下人,还挺有自信的,不过,你知道什么叫琴棋书画吗?这棋盘,你看得懂吗?”

让你一开始在我面前装,现在傻眼儿了吧。

庞统智力超群,和诸葛孔明齐名,别说一个姜青,就是现在九州大陆的那些围棋大师,在他面前,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话音落下,比赛正式开始!

什么?

说着,姜青指了指旁边的棋盘,冷笑道:“等下本公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棋艺!”

不过有庞统帮忙,岳风一点也不紧张!

岳风回头看去,就见擂台上陆劫尘傲然而立,在他面前,一个参赛者神情痛苦的躺在那里。

“哎呦?这不是名剑山庄李公子的跟班吗?”

下午!

简直是奇耻大辱。

同时,岳风询问玲珑塔中的庞统:“庞统,这琴棋书画,绘画和术法,还有音律,我都懂一些,唯有这棋艺我不是很懂,你没问题吧?”

一个下人,半点礼貌都没有,真是没规矩!

“当然!”

岳风刚到棋艺比赛区坐下,眼前就响起了一声讥讽,就看到,一个公子哥打扮的家伙,一脸嘲弄的走了过来。

“完了,书法和绘画我懂,但是不会音律和棋艺啊。”

“可以!”

听到这话,岳风轻笑一声,缓缓道:“姜公子,我一个跟班,就不能参加文比了?皇室可没这么规定啊。”

一个家族少爷,敢和自己叫板,简直就是找虐。

但像姜青这种世家子弟,从小就会围棋,怎么可能是初学者?

按照围棋的规矩,一般是白子先起手。

岳风想都没想,微笑点头:“那你输了,等下比赛完了,要当众叫我一声爷爷...”

一个下人,都敢来参加文比,谁给你的勇气?

心想着,岳风轻笑一声,没有回应,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岳风见得多了,懒得跟他废话。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