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你在哪里

上一章:第八百零二章 说少两句吧 下一章:第八百零四章 拿下

广平王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岳辰淡淡道:“岳爱卿,听说你和岳风曾是堂兄弟,他和这些同党的关系,你应该很清楚。”

另一边!

这一路逃亡奔波,任盈盈实在是累得不轻。

这一瞬间,秦容音缓缓闭上眼睛,心里彻底绝望了。

这个岳风真是的,不管什么人,什么时候,都没有半点正经。

“夫人。”广平王长舒一口气:“夫人,当年朕还是王爷的时候,对你相敬如宾,从来不强求你做什么,更对你的孩子视如己出。”

秦容音拼命的哭喊起来,泪水流个不停,她想要挣扎,可被点了穴道,根本动不了。

你在哪里..

但现在自己已经是皇帝了,九五之尊,哪一点比岳风差?

“恭送陛下!”

岳风你给我等着,一旦有机会,看我怎么整治你。

“我....”

“夫人...”广平王缓缓走过去:“十年前,朕没有得到你,但现在,朕后悔不已。朕这一辈子,最爱的女人就是你。夫人,朕真的爱你,真的爱你,朕可以掏心窝给你!今日,让朕放肆一回吧。我会用一辈子去弥补你。”

秦容音娇躯颤抖,满脸惭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岳风,你在哪里?

蹭...

秦容音根本没反应过来,娇躯一颤,一动也不动了,又惊又怒,看着广平王:“陛下,你.....你要干什么?”

更让她心痛的是,自己的儿子岳无涯,也不帮自己,反而站在广平王这一边。

唰!

任盈盈躺在岳风身边,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刚说完,广平王出手入电,直接点住了秦容音的穴道。

天启大陆,皇宫。

心想着,皇后恨恨瞪了一眼岳风的背影。

啪!

秦容音脸色一喜,赶紧行了一礼:“多谢陛下成全,既然这样,你就放我走吧....”

尤其想到之前岳风戏耍自己,皇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岳风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一时间,寝宫的气氛,无比的凝重。

几秒后,广平王深吸口气,笑了一声,说道:“夫人,看来在你心里,还是不肯忘掉岳风,好吧,那朕就不强求你了!”

听到这话,广平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以前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王爷,在她心里,可能比不上岳风。

但...岳风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

广平王慢慢站起来,精致走出了大殿。

所以这些人暂时不能杀,要利用他们将岳风引出来才行。毕竟,岳风重情重义,这些人不死,他绝对会来救的。

今天朝议,主要就是商议如何处置岳风同党的事儿。

“陛下万岁!”

下一秒,广平王伸出手,捏住了秦容音的下巴,整个人凑过去,贴在她的耳边,轻轻道:“夫人,明天朕就颁布圣旨,册封你为皇后娘娘,你...”

呼!

说出最后一句,广平王的眼眶都已湿润。

自己身为皇后娘娘,凤袍没了不说,还要和岳风在一个山洞休息,实在是太憋屈。

霎时间,文武百官纷纷跪下,齐声高呼。

正是秦容音。

不论是苏轻烟,萧玉若,还是江珊,四凤,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一等一的绝世美女。

“夫人,你从来都没有想过朕,心里全都是岳风。夫人,你仔细想想啊,在你落难的时候,岳风在哪儿?朕现在是九五之尊,哪一点比不上他....”

.....

现在事情交给岳辰去办,也没什么事儿了。

现在陛下将这些人交给自己处置,自己岂不是有艳福了?

那海灵兽明明快死了,这岳风还骗自己脱掉凤袍...

话音落下,广平王伸手一扯,就听刺啦一声,秦容音身上的长裙,顿时被扯了下来。

到了后面的寝宫门口,广平王露出了一丝笑容。

呼!

任盈盈冰雪聪明,一下就看出来,岳风是故意逗母后玩的。

“后来,朕又为了你,丢了王爷爵位,被皇室追捕,这十年来,你知道朕是怎么过的吗?”

这时,岳辰缓缓走出来,微微欠身,恭敬道:“岳风的那些同党,已经全部关入大牢,如何处置,还请陛下明示。”

被关入大牢的这些人中,可是有好几个绝代尤物啊!

没错,广平王对自己太好了,自己对岳风念念不忘,确实对他不公平。但....感情这种事儿,怎么能用恩情算呢。

此时的岳辰,表情很是恭敬认真,心里却是欣喜的不行。

说这些的时候,秦容音满脸凄苦。

而皇后却是怎么都睡不着。

“是,陛下!”岳辰赶紧领命。

广平王慢慢走过去,到了秦容音面前。

说这些的时候,广平王的眼中,满是阴冷。

见任盈盈开口了,岳风见好就收,不再挑逗,而是盘膝坐在那里,继续恢复修炼。

“好了!”

看着岳辰离去的背影,广平王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抬了抬手:“诸位爱卿,退朝吧!”

“陛下....住手,你住手啊!”

哈哈...

随即,广平王沉吟了下,继续道:“朕要岳风的亲朋好友们,都尝点苦头,这件事儿就交给你了。”

今天,是广平王登基称帝之后,第一天召集大臣朝议。

说真的,被关入大牢的这些人,不管是欧阳振南,苏轻烟,萧玉若,还是孙大圣和文丑丑,广平王恨不得立刻将他们斩首示众。

大殿之内,文武百官整整齐齐站在两侧,一个个表情肃穆,噤如寒蝉。

就见寝宫里,精美奢华的软塌上,静静坐着一个窈窕的身影,绝美的脸上,满是愁容,如同秋水般的眼眸中,满是泪光。

岳辰越想越美,冲着广平王行了一礼,就快步走出了大殿。

大殿中的龙椅上,广平王静静坐在那里,身穿黄金龙炮,表情阴沉,不怒自威,浑身更弥漫着一股强大的威严。

话没说完,秦容音推开广平王的手,摇头道:“陛下,你放过我吧,你知道的,我这辈子心里只有岳风,我们只是有缘无份....”

“陛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