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谁都能欺负我?

上一章:第八百一十二章 够了 下一章:第八百一十四章 来的好

岳风心里清楚,谢流云是渡劫境,自己和他硬碰硬,根本不是对手,但这一掌自己要躲闪的话,也没太大问题!

“住手!”

五年前,星木坛的沈浪,就是因为追求张娜,才引发了两个分坛大规模的争斗。

痛快!真是让人痛快!

而此时,这位新来的风涛,竟然砸了谢流云两酒坛子!

这个新弟子,实力虽然不高,却如此有血性。

没错,谢流云是渡劫境强者,可他站在那里,被岳风用全力砸了两酒坛,也受不了啊!谢流云不是不想躲,只是没躲开!谢流云,那可是硫金坛的坛主啊,他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刚刚加入的圣宗弟子,竟然敢打自己?!

这时候,一个窈窕的身影,从人群中走出来,看着岳风满脸的鄙夷:“你算什么东西,还跟我师父讲起理了...你一个新来的,不好好在自己的分坛待着,非要来我们琉金坛这边捣乱,师父打你都是轻的。你再敢嘴硬,我师父让你生不如死。”

不仅是谢流云,就连周围所有的弟子,都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正是谢流云座下女弟子,张娜。

“谢流云,你堂堂琉金坛坛主,欺负我星木坛一个刚入门的弟子,不妥吧?”穆清月秀眉紧锁,冷冷质问。

紧接着,只见一个端庄的女人走了过来,绝美的容颜上冷若冰霜,没有丝毫的波动。

只是,他的头刚被岳风打破了,还流着血,看上去有些滑稽。

星木坛的二师姐柳箐箐,更是急的不行。这风师弟刚加入师门,实力才不过武圣,怎么会是谢流云的对手?当时柳箐箐急的直跺脚,汗都出来了!

一时间,除了海浪声,四下一片寂静。

这份不畏强势的气魄,实在是难得!

谢流云也懵了。几秒后,谢流云慢慢转过头,死死盯着岳风:“你,找死。”

呼...

“小子。”此时,谢流云摸了摸头上的血,咬牙切齿道:“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立刻下跪向我道歉,否则,本座让你生不如死。”

霎时间,全场一片哗然。

见穆清月忽然出现,谢流云硬生生撤回掌力,冷笑一声,反驳道:“穆清月,少跟我来这一套,你这个新收的徒弟,以下犯上,没有半点规矩,我帮你打死了他,算是帮你清理门户了!”

眼看着谢流云的一掌,就要打中岳风。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娇喝!

“槽你吗的,你算什么玩意?打我?”岳风冷冷的看着谢流云。刚才砸过去的酒坛子,岳风用尽了全力!

不远处的星木坛弟子,更是一个个震惊不已,看着岳风的目光,满是震惊!

卧槽...

尼玛的,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打我两下?岳风砸了一酒坛,还不解气,右手抄起,又拿起一个酒坛,再次砸在谢流云的脑袋上!

面对谢流云,不仅毫不怯弱!被谢流云打了一巴掌,竟然还了两酒坛!

竟然敢对谢流云动手?

呼啦!

“铛铛!”谢流云身体踉踉跄跄,向后退了两步,差点没倒在地上!

岳风冷着脸,懒得废话:“先动手的是你,你仗着自己是坛主,先动手打了我,现在反而说我不是了,真是可笑至极。”

“这小子挺有骨气啊!”

话音落下,一股恐怖的气息,从谢流云身上爆发出来,紧接着狠狠一掌向着岳风打来!

“完了,这小子要完...”

下跪道歉?

一边说,谢流云的眼中,闪烁着几分傲然。

竟然和谢坛主叫板,疯了吧....

哗!

而一旁的穆清月,也是娇躯隐隐颤抖,看着岳风的目光,除了震惊,也透着赞许。

嗡!

呼!

这女子二十五上下,一身淡黄色长裙,身材紧致窈窕,样貌精致,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却一脸的尖酸刻薄。

见谢流云一掌打来,岳风面带冷笑,一点也不慌。

这风师弟太牛了吧,砸了谢流云两酒坛子?

“咣!”

唰!

谢流云紧握着拳头。这么多人看着呢,一个新来的小子,竟然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此时谢流云涨红了脸,怒喝道:“小子,找死是吧?行!本座成全你!”

自己堂堂琉金坛坛主,什么时候吃过这钟亏?!

酒坛再次破碎!碎了满地!

“是啊,打了琉金坛的坛主,还这么横!”

惊叹中,不少星木坛的弟子,心底深处对岳风,更生出了一股敬佩!要知道,琉金坛和星木坛一向不合,过去的几年里,不知道有多少星木坛的弟子,被谢流云找麻烦,却敢怒不敢言。

别的都可以忍,但是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这事儿决不能忍。

声音清脆,不是不大,却充满威严!

自己没错,凭什么要向他下跪道歉?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表情坚定。

本以为这个小子,只是一个星木坛的废物弟子,却万万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趁自己不备,用酒坛砸自己,而且还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

可即便打了他一酒坛,岳风心里也憋气!槽**的,自己的家人,都被广平王抓去了,自己流落到这荒岛上,为了离开这里,逼不得已加入圣宗,当了圣宗弟子。这**本来都够憋屈的了。刚才这个谢流云,又打了岳风一巴掌,岳风咋能忍?

这...这小子疯了吗?

简直是找死啊。

这小子好像是新来的!

岳风轻笑一声,看着他:“我凭什么向你下跪道歉?”

岳风也懒得理她,再次冷冷道:“废话少说,下跪道歉不可能。”

这一刻,别的分坛弟子,也都纷纷围了上来,看着热闹,同时议论纷纷。

此时,这些星木坛的弟子,只觉岳风帮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正是穆清月!

自己可以委曲求全,但也要坚守原则。

看到这一幕,周围众弟子,都是一片惊呼!

这三个字,用尽谢流云全部力气,此时他内力爆发,周身煞气弥漫!

霎时间,谢流云的脸色,一下子铁青无比,怒火冲天:“你**说什么?你一个弟子,背后偷袭本座,以下犯上,你不下跪道歉,难道是我?”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