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不知好歹

上一章:第八百二十九章 好大胆子 下一章:第八百三十一章 骗局

看到这一幕,寒傲然暗暗感慨。

“你们两个不能成亲。”寒傲然不假思索的回应道。

刚进入小巷,看到眼前的一幕,寒傲然母女俩,都是气愤不已。

然而,皇城大街上,依旧是热闹非凡,行人络绎不绝,街边各种各样的小摊儿,捏面人儿的,卖小吃的,买糖葫芦的,让人眼花缭乱。

这公子哥叫刘东,父亲是皇城守卫副统领,仗着家世,刘东在皇城作威作福,使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作为女儿,她太了解寒傲然的个性了,虽然高冷,但十分有原则,她说不同意这门婚事,必定有原因。

听到这话,广平王缓缓点了点头,一脸的欣慰:“涯儿说的不错,你年少有为,正是为皇室出力的时候,你能懂这个道理,很难得!”

此时已经是午夜了。

“我觉得,这件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寒傲然淡淡开口道,神情镇定,一点也不慌。

寒冰更是兴奋的不行,在每个小摊上,都要停留一下,看看这个,翻翻那个,很是可爱。

唰!

“因为....”寒傲然红唇轻启,正要解释,忽然间,就听到前方小巷子里,传来一阵打骂声,伴随着孩子的哭声。

呼!

“父皇!”

话音落下,几个家丁打的更起劲儿了。

“娘!”

此时刘东似乎不解气,还不停的骂骂咧咧:“马德,下贱的狗东西,你们的要饭盆,把我的衣服弄脏了,你们用命赔吧!给我打,往死里打!”

寒傲然微微点头,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当然是替天行道了!”寒冰紧握着粉拳,大义凛然的说道:“娘之前一直教我,行走江湖,就要行侠仗义!像这种情况,就要狠狠的惩治这些坏蛋。娘,我这就去打坏人!”

“嗯。”寒傲然点点头。没错,她一直告诫女儿,习武之人,要行侠仗义,遇见不平要拔刀相助。不过刚才寒冰说,要‘替天行道’。寒傲然听到女儿说这四个字,顿时心中一颤。

岳无涯一路送到宫门外,这才站住了脚步,挥手和寒冰告别:“冰儿,以后有时间,就直接来皇宫找我!”

这一瞬间,大殿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看着寒傲然,等待着她的回答。

见气氛不妙,岳无涯赶紧上前一步,开口道:“儿臣也觉得,现在谈婚论嫁太早,儿臣还年轻,正是为父皇排忧解难的年纪,怎么能沉沦于儿女情长?”

然而,寒傲然一点也不慌!

嗯!

寒傲然性格高傲,一直不愿承认寒冰是岳风的女儿。

若是放在十年前,岳辰还在地圆大陆生活的时候,打死他也不敢和寒傲然这么说话!但现在,他是天启大陆重臣,所谓狗仗人势,他说话也有底气。

“好的,无涯哥哥!”寒冰笑着回应,虽然没有定亲成功,但也没有被影响到心情。

说这些的时候,岳无涯表情认真,心里却很是无奈。

“娘!”看到这一幕,寒冰小脸气得通红:“有坏人作恶了!”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寒傲然为什么要拒绝这门婚事,但她毕竟是寒冰的母亲,自己要是不帮着说话,一旦父皇雷霆大怒,就一切都不好收拾了。

“娘!”寒冰心地善良,一听到哭声,顿时就被触动了,拉着寒傲然的胳膊:“我们去看看吧。”

寒傲然微微一笑,反问道:“那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话没说完,就被寒傲然打断了。

广平王也是一脸一沉。

今日刘东在皇城散步,遇到这一家三口,正在要饭。要饭的盆,不小心碰到刘东了。刘东顿时大怒,于是让几个家丁,暴揍这一家三口。

那孩子的哭声,很是凄凉,令人揪心。

这时,寒冰想到什么,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和无涯哥哥定亲呢?”

岳辰为人圆滑,最善于察言观色,知道广平王自持身份,这些话不便自己说,就替他说了出来。

霎时间,广平王脸色铁青,彻底怒了。

寒傲然点了点头,和寒冰一起走进小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冰儿,以后不要再说‘替天行道’这几个字。”寒傲然淡淡的说道,紧接着对女儿摆摆手:“冰儿,去打坏人吧。”

说真的,如果不是岳无涯及时出来打圆场,广平王已经按奈不住怒火了。

岳辰看着寒傲然,继续怒斥:“还有,你以前是峨眉掌门,现在陛下要封你为国师,你还不同意,你还真是不识抬举。”

同时,不少人的目光,汇聚在岳无涯身上,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整个天启大陆,也只有这位皇子,才能劝住陛下了吧。

好个寒傲然,自己的皇子,和你女儿定亲,你都百般拒绝?!你如此不识好歹,真当我这皇帝是个摆设吗?

还好还好,陛下没有龙颜大怒,要不然,自己这些做下臣的,也不好过了。

广平王越想越气,内心的怒火,蹭蹭往上涨。要知道,在文武百官面前,寒傲然三番两次拒绝,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放?

与此同时,周围的文武百官,也都暗暗松了口气。

“为什么?”寒冰满脸疑惑。

很快,晚宴结束,寒傲然和寒冰,也离开了皇宫。

一家三口被打的满地打滚儿,不停的痛苦哀嚎:“这位小爷,我们错了,我们一家人,真的好几天没吃饭了....弄脏了你的衣服,对不起,对不起...”

不愧是天启皇城,这么晚了,还这么热闹。

此时的情况,很明显了,若是寒傲然给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事过不去!

面对着众人的注视,寒傲然目光迎上广平王,不卑不亢的开口道:“陛下的美意,我心领了,我游历江湖习惯了,国师之位,我没兴趣。至于岳无涯和冰儿,我只是觉得他们两个年纪太小,谈婚论嫁太早了。”

唰!

一边说着,岳辰还暗暗留意着广平王的脸色。

呼!

说着,广平王看了看寒傲然,微笑道:“好吧,这件事儿就暂时不说了,寒掌门,咱们继续品酒赏舞吧。”

听到这话,广平王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笑了一声:“原来寒掌门是考虑两个孩子的年龄问题,不过无妨,朕的意思,只是先让他们把亲事定下...”

只见小巷里,一个穿着绸缎的公子哥,正指挥着几个家丁,对着一家三口拳打脚踢。这被打的一家三口,衣衫褴褛,很明显,这一家三口以乞讨为生,是乞丐。

唰!

这四个字,是天门的口号。而天门的宗主,是岳风。这些年来,寒傲然最不想回忆的人,就是岳风。可偏偏却总能想起他。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