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有贵客来了

上一章:第八百三十五章 让他去吧 下一章:第八百三十七章 见笑了

接下来,沈浪开始分奖励。

这男人一身白色长衫,说不出的潇洒帅气,只是目光有点不正经,刚进大殿,就不住的在几个女弟子身上游移。

岳风摇头笑了笑,随即也转身返回小院。

就在这时,柳箐箐想到什么,冲着穆清月道:“风师弟怎么没来呢?当时咱们返回的路上,没有风师弟,咱们星木坛也不会抓那么多咕噜龙鱼啊。”

呼啦!

竟然吊我胃口。

所以,现在的圣宗,只剩下一块了,且被圣主随身带着。

“难道是圣主的那位朋友?”

众人正在议论,穆清月轻轻咳嗽了一下,顿时大殿里寂静无声。

此时,穆清月环视一圈,微笑道:“大家听我说。这次荒岛的试炼,大家表现都很不错,为师很欣慰。”

“师父!”

现在忽然来了两个贵客,着实令人诧异。

“天呐,圣行令...”

这时,柳箐箐反应过来,冲着岳风好奇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两只大雕,怎么会听从你的指令呀。”

岳风点点头,随即就把口技的诀窍,详细的说了出来。

“哈哈...这圣宗的景色,还是那么美啊。风景美,人更美啊!”

“对....这些奖励也该算风师弟的一份儿。”

话音落下,其他师兄弟纷纷点头。

沈浪一走,两只大雕也没追击,展翅一震,飞上了高空。

唰!

唰!

因为他是大师兄,奖赏自然要多一点。

此时的徐卿依,跟在猪八戒身侧,说不出的温柔恬静。

众人小声议论着,目光也紧紧盯着大殿门口的方向。

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口,都对岳风赞口不绝。

“风师弟!”

看到圣行令,穆清月娇躯一颤,顿时站了起来,冲着那弟子吩咐道:“快,快把贵客请进来。”

穆清月顿时一愣,秀眉轻蹙道:“什么贵客?”

哈哈..这个二笔!

“师父....”

贵客?

因为岳风是新收的弟子,还在考验观察期,所以穆清月没有叫他。

柳箐箐聪明伶俐,一点就通,不一会儿就掌握了技巧,一会儿学学周围昆虫的叫声,一会儿又学学大雕的鸣叫,玩的忘乎所以。

“行,行,风涛,你给我等着...”

虽然朱八戒很好色,但武功盖世。

柳箐箐浅浅一笑,很是神秘:“明天你就知道啦,时候不早了,我们都回去休息吧。”

柳箐箐性格随和,见岳风不肯承认,也不再追问,笑道:“好吧,那咱们继续,你叫我口技吧。”

“好啊!”岳风笑了笑,随即好奇问道:“师姐要教我什么?”

圣宗每年的弟子试炼结束后,各个分坛的坛主,都要进行赏罚。今年的试炼,星木坛的弟子表现都不错,所以刚才穆清月召集弟子,准备把桌上的丹药和天材地宝,都奖励出去。

师姐虽然人不错,但自己拥有御兽环的事情,还是先别告诉她了。

此时,柳箐箐学了几种叫声之后,笑盈盈的看着岳风:“风师弟,谢谢你,今天你教我口技,明天我也教你一个技能,这技能超级厉害!”

哗!

“好有意思啊。”

“谢谢师父!”与此同时,柳箐箐和其他师兄弟,也都喜气洋洋,齐声开口。

“多谢师父!”沈浪赶紧应了一声,然后走上来,将桌上的灵丹草药拿了起来。开始给大家分配。

星木坛大殿里,沈浪和柳箐箐众多弟子,整整齐齐站在两侧,一个个表情淡定,但心里却掩饰不住激动和兴奋。

说这些的时候,柳箐箐眼中满是期待。

回到院子,任盈盈和皇后已经休息了,岳风也没打扰,回到房间里,盘膝打坐起来。

话音落下,柳箐箐转身离开,窈窕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连师父都偏袒这个小子,凭什么?

看着沈浪狼狈而逃的背影,岳风露出一丝笑容。

两只大雕可是武皇境界,就算沈浪想反击,也不是对手啊。

“是啊,风师弟虽然刚加入圣宗,但没少给咱们星木坛长脸。”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快步走进来,对着穆清月道:“外面有两位贵客求见。”

每次穆清月奖赏弟子的时候,沈浪都十分的兴奋。

再想到昨晚上的事儿,沈浪更是怒火升腾。

沈浪身子一颤,赶紧跪了下去:“弟子不敢!”

正是圣宗的圣行令!

几秒后,沈浪实在是撑不住了,冲着岳风撂下一句狠话,拔腿就向着远处跑去。

圣行令,是圣主的贴身之物,是圣主的身份象征,在圣宗有‘见令牌如见圣主’的规矩,圣行令原本有两块,千年前,圣主曾把其中一块,送给了一位朋友。

穆清月脸色一变,冷冷瞪着沈浪:“师父的话都不听了,你想造反?”声音不大,却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威严。

说着,穆清月冲着沈浪抬了抬玉手:“沈浪,把桌上的灵丹草药,拿下去给大家分了吧。”

唰!

就见这玉牌,古朴圆润,一面雕刻着五行符文,另一面则是一个古体的‘圣’字!

.....

下一秒,沈浪皱眉道:“你们干什么?风师弟才刚加入宗门,有什么资格得到这些奖励?”

在她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灵丹妙药和一些天材地宝。

嗯!

说这些的时候,柳箐箐笑脸嫣然,说不出的迷人。

圣宗虽然传承了上万年,但一直秉着隐世修行的理念,很少和其他宗门来往,所以几乎没什么朋友和客人。

但经过慢慢的接触之后,徐卿依逐渐被朱八戒的人格魅力所吸引。

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猪八戒和徐卿依!

这师姐还挺有意思。

这群煞笔玩意,张口闭口的全都是风师弟,有没有把自己这个大师兄放在眼里?

穆清月静静坐在中间的椅子上,绝美冷傲的脸上,透着几分笑意。

风涛这小子,昨晚敢利用两只大雕打自己,这笔账还没算了,这些试炼的奖励,他一个也别想拿到手。

女人身材婉约玲珑,一身浅粉色长裙,显得曲线婀娜多姿,面容精致,宛如天上的仙女一般。

第二天。

如果此时岳风在场的话,绝对会大吃一惊。

岳风挠了挠头,笑眯眯的回应道:“我哪有这本事啊?肯定是大师兄之前招惹了它们!”

这段时间,徐卿依跟着朱八戒,每日给他做早饭,俨然一副贤妻的模样。甚至每天晚上,徐卿依都会给朱八戒捶捶腿,甚至给他洗脚。徐卿依已经彻底被朱八戒征服了。不过这个女人,从小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她骨子里就清高,她打心里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朱八戒征服了。所以每次朱八戒要和她亲近的时候,她总会象征性的拒绝一下。

说这些的时候,沈浪满脸惶恐,出了一头冷汗,心里对岳风更加记恨了。

呃...

更重要的,是他那种率性洒脱的个性,特别吸引人。徐卿之前是段羽的妻子,但被朱八戒抓走之后,徐卿依也认命了,心里逐渐接受了朱八戒。

“回师父!”那弟子呼口气,回应道:“那两人亮出了这个东西。”

就在这时,大殿外传来一阵大笑,紧接着,两个人缓缓走了进来。正是那两位贵客!一男一女!

“你....”

紧接着,穆清月环视了一圈,缓缓道:“箐箐说的不错!风涛之前也有不少贡献,就给他一份奖励吧。”

自从徐卿依在古墓中,和朱八戒发生关系之后,一开始的那段时间,徐卿依无时不刻不想着逃走,甚至杀了朱八戒。

听到这话,沈浪几乎要气炸了,却又无言以对。这两只大雕突然进攻自己,肯定是岳风搞的鬼。

只是...现在圣主正在闭关,不可能出来。

再不跑,就是等死啊。

看到这一幕,沈浪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而现在,另一块圣行令出现了,它的主人,必定是圣主的朋友了,而圣主的朋友,可不就是圣宗的贵客吗?

“师父!”

“好了!”

“废话,圣行令只有两块,一块在圣主身上,一块在圣主的朋友身上,这块圣行令古朴圆润,不是假的...”

话音刚落,沈浪赶紧打断道:“那小子才刚入门,就给奖励,似乎不符合规矩吧。”

这一瞬间,周围的沈浪和柳箐箐众人,一个个目光盯着圣行令,也都震惊不已。

吗的!

尽管心里很不情愿,但沈浪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好多分出一份奖励给岳风。

“要不,我先帮风师弟拿着,等下给他送过去?”

说着,就把一块黑色的玉牌,递到了穆清月手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