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 不是小事啊

上一章:第八百四十三章 老鼠会 下一章:第八百四十五章 翠仙笛

邓坤挠了挠头,顿时犯了难。

柳萱暗暗皱眉,随后点了点头,低声道:“懂了!”

当年在天启大陆的灵隐阁,柳萱被误会害死了同门,被废了内力之后,导致身体十分虚弱。刚才被陈浩的人一番折磨,柳萱虽然咬紧牙关,但最终也没挺住,昏死过去。

当时陈浩等人,用鞭子打柳萱,本就理亏。后来柳萱昏倒,陈浩等人,看见柳萱胸口不再起伏,心慌之下,就觉得柳萱好像死了。但实际上,柳萱只是呼吸微弱而已。

见张娜有些胆怯了,那师弟笑了笑,说道:“师姐,这是唯一的办法了,难道你真想以后见了他,都要下跪喊爹?就算他和贵客关系不错,咱们动手的时候,避开哪位贵客就是了,只要咱们计划周密,没人知道,是咱们害了风涛。”

更重要的,现在整个琉金坛,已经成了圣宗的笑话。

柳萱刚醒过来,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的,但也不敢说什么,暗暗咬着牙跟了上去。

老鼠会?

......

听到这话,张娜默默点头,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听到这些意见,邓坤笑着点了点头:“哈哈,好,就这么定了,这么丑的女人,带在身边,确实辟邪啊。”

是的!柳萱根本没死。

另一边,北瀛大陆,圣宗。

见她还算听话,邓坤满意点了点头,随即环视了一圈:“好了,大家都休息的差不多了,赶紧随我再四处探查一遍。”

经常敢盗墓的勾当,邓坤等人,自然不怕死人,但猛然看到一个血粼粼的女子躺在这里,心里多少也有点膈应。

嘶!

是啊。

曾去过天启大陆,还在灵隐阁做过杀手,所以柳萱的阅历也算十分丰富了,此时能清楚的感觉到,眼前邓坤这些人的气场,要比抓自己的陈浩强大的多。

几秒后,柳萱暗暗呼口气,看着邓坤:“你们...什么人?”

同时看到柳萱的脸,几个人更是吓了一跳:“我去,这么丑!”“大半夜的,吓死老子了!”

说着,邓坤带着众人,走向不远处走去。

说这些的时候,张娜心里也说不出的憋屈。

话音落下,几个人就赶紧上去,准备将柳萱抬走。

正纠结着,另一个手下眼睛一亮,出了主意:“堂主,这女的丑出极限了,我们盗墓贼,就喜欢长成这样的女人。这女人,和咱们盗墓的有缘啊,不如把她救了,以后进古墓让她打下手吧。这长相,鬼见了都怕啊。”

这件什么事儿啊。

哈哈!

嗯!

邓坤皮笑肉不笑,淡淡回应道:“你不用怕,我们是老鼠会的,在这里休息,就顺便救了你,不过这可不是白救的,以后你就是我们老鼠会的人了,一旦有事儿,你要身先士卒,懂吗?”

一见面就要下跪叫爹,换做谁都受不了啊。

“大师姐!”

随即,张娜冲着众人道:“既然决定要彻底铲除这个风涛,事不宜迟,大家都准备一下!”

唉!

睁开眼的瞬间,柳萱只觉得头疼欲裂,同时心里也十分的诧异。

听到这话,张娜娇躯一颤,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师弟:“师弟,你的想法也太大胆了,那风涛可是咱们圣宗的人啊,咱们要这么做的话,就是同门相残,而且,他和那朱八戒也关系匪浅!”

呼!

几天前在海外荒岛试炼,返回的路上,师父中了水毒,虽然最后被岳风救活,但师父到现在还在闭关修炼恢复。硫金坛每天派出三名女弟子,陪朱八戒的事儿,他还不知道这件事儿呢。

下一秒,看到周围的邓坤等人,柳萱娇躯一颤,心里慌的不行。

诸位师兄弟说的不错,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丑八怪醒啦?”

结果刚碰到柳萱,几个人都愣了下:“堂主,这...这女人还有呼吸。”

话音落下,周围其他人,都纷纷点头,一个个神情激愤。

紧接着,在邓坤的吩咐下,几个人给柳萱包扎了伤口,然后喂她服了药。

没死?

嗯!

很快,两分钟不到,柳萱发出一声轻轻的低吟,苏醒了过来。

就在这时,另一个师弟想到了什么,凑上来说道:“哪个朱八戒,咱们肯定得罪不起,但这件事儿,是那风涛挑起来的,咱们只需对付他就行了。”

说真的,柳萱可不想加入什么老鼠会。但眼前这些人,一看就不好惹,自己还是见机行事吧。

要是知道了,师父肯定大发雷霆。

听到这些,张娜紧紧咬着嘴唇,心里经过一番斗争,最终点了点头:“好!”

张娜秀眉紧锁,心里烦躁的不行,摇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那朱八戒是圣主的朋友,咱们琉金坛得罪不起啊。”

这些都是什么人?一个个身上的气息,好吓人啊。

话音落下,周围其他人,都纷纷点头。

“不错,以后找到了古墓,就让这女人先进去探路...”

是的,之前被陈浩的手下不停鞭打,柳萱也以为自己死定了。

呼!

这时,一个男弟子站了起来,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怒:“咱们不能这样下去了,已经两天了,每天都要三个师姐妹,去陪那朱八戒玩,实在是太让人憋屈。”

马德,古墓还没找到呢,却碰到一个将死的丑女人。

“这是个好办法!”

那师弟长舒一口气,沉思了下,一字一句道:“想要一劳永逸,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那个风彻底消失。”

彻底消失。

与此同时,周围的其他师兄弟,也都面面相觑,心里莫名的慌张。

什么?

而在邓坤的眼中,这个丑八怪只是帮自己探查古墓的马前卒,只要能活着就行,健不健康的无所谓。

朱八戒来圣宗已经两天了。

也是修炼宗门吗?怎么名字听着这么别扭。

“堂主,这...怎么处理?”

自己没死?

琉金坛大厅中,张娜静静坐在那里,秀丽的脸上,透着无尽的屈辱和烦闷。

毕竟,今天晚上出来找古墓的,古墓还没找到,却碰到一个死人,太不吉利。

邓坤皱了皱眉,过去看了看,果然,就发现柳萱的脉搏还在微微跳动。同时,看到那张丑脸,邓坤也是吓了一跳。

这时,一名手下走过来,小心的问道。

柳萱相信,只要自己拒绝的话,眼前这些人,恐怕会杀了自己。毕竟,这里荒郊野岭的,自己真死了也没人知道。

话音落下,周围的手下,一片哄笑。

旁边,十几个琉金坛弟子,一个个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是啊,残害同门,可不是小事儿啊。

“那朱八戒是圣主的朋友,咱们这些做弟子的,陪他玩闹一下,也不无不可,但关键是,我们圣宗的女弟子,怎么能陪男人玩呢。”

“大师姐!”

“现在其他分坛,都在看咱们的笑话,大师姐,你要想个办法啊。”

这两天中,张娜每天都要安排三个女弟子,去陪朱八戒消遣,这件事儿,不仅整个琉金坛炸了锅,整个圣宗都传疯了。

“对对...”

“吗的,真是晦气。”邓坤皱了皱眉,低声骂了一句,随即挥挥手:“赶紧把尸体弄出去,找地方埋了。”

当然,这些药物,只能勉强把柳萱救醒,却无法让她的伤势彻底痊愈,毕竟,柳萱曾经被废了内力,丹田受到严重的损伤,就算有天材地宝,也医不好。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