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让你放人

上一章:第九百一十三章 难逃罪责 下一章:第九百一十五章 又来这里了

能做周琴的心腹,王菲很有心计,寥寥几句话,就把责任推在了周琴身上。

“我问你!”岳无涯脸色冰冷,没有废话,直截了当的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抓寒傲然和冰儿?她们到底犯了什么错?”

虽然她很希望寒傲然死,但不能在自己的监管下死啊。

与此同时,感受到大殿的动静,不少峨眉派弟子赶过来,可是感受到霸王锤爆发出来的强悍气息,一个个都愣在那里,眼中充满震惊。

“是,掌门。”

下一秒,王菲挤出一丝笑容,装作很惶恐的样子:“殿下赎罪,是我不会说话..”

“啪!”

心想着,岳无涯心急如焚!

王菲娇躯一颤,这种眼神,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那女弟子低着头,小心翼翼道:“还好我们发现的及时,赶紧制止了,不过寒傲然还是咬破了舌头,当时昏了过去,醒来之后,她还想着自杀,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寒傲然和冰儿,都被逐出峨眉好几年了,就算有过错,也早就还了,可是峨眉派,竟然死抓着不放。难道要让她们母女俩,彻底身败名裂才行吗?

“那个小孽种啊!”

王菲犹豫了下,小心道:“殿下,你忘了,当初我们峨眉千年大殿的时候,你来找寒冰,当时掌门师姐,就告诉你了,寒傲然身为前掌门,却和野男人苟合,生了寒冰这个孽...私生女,违反了门规,被逐出了峨眉。”

这一瞬间,岳无涯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整个人都呆住了!

毕竟,他是天启大陆的皇子,惹不起啊。

最后一句话落下,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岳无涯身上爆发,随即伴随着一声清脆,霸王锤被紧紧握在手中。

感受到岳无涯的杀气,王菲娇躯一颤,暗暗吸了口冷气。

王菲脸色变幻,紧紧咬着嘴唇,摇头道:“殿下,这个恐怕我做不到!”

王菲嘴角勾起一丝刻薄,轻笑一声:“她命大,两天前从地牢逃走了,现在人还没抓到呢。”

“是啊!”

说这些的时候,王菲的脸色,难看至极,心里说不出的憋火。

话音刚落,岳无涯怒喝一声,英俊的脸上,掩饰不住怒火:“不许你这么称呼冰儿。”

这...

“寒冰呢?”岳无涯懒得废话,冷冷问道。

嗡!

“再说了,当初是掌门师姐,抓的寒傲然母女,殿下侠义仁心,真想帮她们母女的话,可以直接向掌门师姐当面提,我想,以你们的关系,她肯定不会拒绝的,你说呢?”

足足过了十几秒,王菲反应过来,咬着嘴唇,很是娇弱的样子:“殿下有话好好说,我真的没权利放走寒傲然,我要是放了,掌门师姐一定会杀了我的!寒冰那个孽种已经逃走了,我不能再放了寒傲然啊...”

寒傲然这个贱人,竟然自杀,看来要想个办法,好好整治她才行。

呼!

这时,王菲看着那女弟子,很是焦急:“人已经没气儿了?”

听到这话,岳无涯暗暗紧握拳头,心里说不出的恼火。

呼!

“是吗?”岳无涯目光寒芒闪烁,冷冷吐出两个字出来,周身煞气弥漫,几乎压的人喘不过起来。

说这些的时候,王菲目光透着迫切。

话音落下,岳无涯狠狠的一巴掌,甩在王菲脸上!

在岳无涯心里,除了广平王和秦容音,天下间最亲的人,就是寒冰了。

作为峨眉派的代掌门,王菲自然知道,岳无涯和寒冰之间的友谊,若是别人的话,王菲说话不会这么客气,但是岳无涯就不一样了。

“我槽你吗!”岳无涯疯狂的大吼,眼睛通红:“我特码再说一遍,冰儿不是孽种,她不是!”

“殿下!”

霎时间,夺目的光芒,从霸王锤爆发出来,宛如曜日一般。

寒冰掉落吕布古墓之中,各门派高手,向峨眉汇报的时候,没有说明真相,只说没抓到。毕竟,追杀寒冰的那群高手,是畏惧古墓中的毒虫和机关暗器,才没有进入古墓,去追击寒冰,如此丢脸掉身份的事实,他们怎么可能说出来。

听到这话,王菲顿时松了口气,没死就好!

“殿下...”

语气平静,却透着一股压迫的气场。

王菲很是坦然的点头,微笑道:“怎么?殿下对这个贱女人感兴趣?”

女弟子离开后,岳无涯偏头紧紧看着王菲:“你们抓了寒傲然?”

下一秒,王菲强装镇定,陪着笑脸道:“皇子殿下,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代掌门,只是处理一下峨眉派的小事儿,像寒傲然这种门派叛徒,我哪有权利处置啊。”

寒傲然出事儿了,冰儿怎么样?

“我特码让你放人,放人!”岳无涯几乎是嘶吼出来!

太可怕了。

“以后汇报情况,一次把话说完。”王菲狠狠瞪了那女弟子一眼,随后挥了挥手:“赶紧回去,严加看管。”

嘶!

唰!

一个月前,寒冰和寒傲然,进入天启皇宫,还和广平王一起享用夜宴,所以,岳无涯怎么不知道寒傲然?

说着,岳无涯表情坚决,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我再说一遍,放人!”

寒冰逃了出去,自己暂时不用担心了,但寒傲然是冰儿的母亲,现在明知道她在地牢受苦,自己不能坐视不理。

“寒傲然触犯门规,令峨眉派蒙羞,掌门师姐抓她们母女,是情理之中啊。”说这些的时候,王菲表情坦然,很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住嘴!”

槽你吗!

王菲娇躯一颤,看着岳无涯手中的霸王锤,只觉得腿都软了。

心想着,岳无涯眼睛血红无比,怒视着王菲:“立刻放了寒傲然。”

感受到王菲的愤怒,那女弟子娇躯发颤,应了一声,赶紧走了出去。

反正周琴不在,自己怎么说都可以,目的只要稳住岳无涯就行。

“回王师姐,寒傲然没死!”

“王菲,你少跟我讲这些没用的!”岳无涯冷笑一声,沉声道:“周琴被困在北瀛大陆的皇宫,我怎么找她当面提这个事儿?你想跟我玩缓兵之计?我告诉你,没用!”

冰儿那么聪明可爱,王菲竟然称呼她是小孽种,简直太可恶。

说这些的时候,王菲留意了下岳无涯的脸色。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