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七章 和我有关..

上一章:第九百一十六章 斗嘴 下一章:第九百一十八章 震撼

这一瞬间,岳风几人的目光,一下子汇聚在嫦娥的身上。

难怪后羿修炼的玉台上,刻着自己和朱八戒的名字。

足足过了十几秒,岳风很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其实...其实后羿的死,跟我有关...”接下来的几分钟,岳风将真实情况,自己如何施展口技,冒充朱八戒和嫦娥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这一辈子,能遇到祝融这样的大哥,真是自己的荣幸啊。

下一秒,神农氏冲着岳风兴冲冲道:“我想起来了,天下间,有一样东西,可以帮你妻子恢复原貌。”

神农氏最喜欢清净,要是祝融天天来缠着喝酒,那就太难受了。

自己还能变漂亮吗?

唰!

旁边的柳萱,娇躯隐隐发颤,也是无比的激动和迫切。

说道这里,神农氏偏头看向嫦娥,笑道:“我说的没错吧。”

“娘娘,我之前对你突袭,也是为了自保啊。”岳风一脸认真,解释道:“要不然,你怎么可能轻易放了我?对不对?”

呃...

哈哈!

更可恨的是,这个岳风之前还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一边说着,岳风紧紧抓着柳萱的手,欣喜若狂。

尤其是岳风,内心无比的激动,紧紧看着嫦娥:“娘娘,后裔真的有幻颜珠?”

这一瞬间,岳风哭笑不得。

岳风挠了挠头,沉吟了起来。

虽然祝融和岳风相处时间少,但一见如故。

“不是吧?!”祝融紧锁眉头,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神农氏:“你是尝遍百草,医术冠绝天下吗?连一张脸都治不好?你开什么玩笑?”

说到这,祝融看向神农氏,说道:“神农,岳风兄弟都开口了,你也别藏私了,赶紧拿出手段,帮我这位弟妹,好好医治一下吧。”

这时,祝融再次开口,一副耍无赖的姿态,冲着神农氏道:“你要是不想办法,帮我弟妹的脸治好,我就天天找你喝酒,烦死你!”

说这些的时候,嫦娥的语气,异常的冷漠。

尤其是嫦娥,眼眸紧紧盯着岳风,娇躯发颤,腿一软,几乎要气晕过去。

“好!”嫦娥没有废话,冷冷道:“那你说说,怎么帮我恢复清白?”

“好好...”

听到这话,岳风很是尴尬,随后挠头笑了笑:“娘娘,救人要紧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嫦娥冷冷打断。

说着,神农氏语锋一转,很是惋惜道:“只是,这些阴毒,在她体内沉积时间太久了,已经深入骨髓,用药已经难以根治了。”

原来不是嫦娥和朱八戒约会,而气死了后羿,是岳风用口技,骗了后羿...

这一刻,岳风紧紧看着神农氏,眼中满是期待。

“什么东西,前辈请说。”岳风精神一震,赶紧询问。

“她又没死!”嫦娥冷冷开口,眼眸盯着岳风,掩饰不住心里的怨愤:“还有,你之前说,要帮我恢复清白,可你却出尔反尔,趁着土行孙和共工激战的时候,对我偷袭,如此卑鄙无耻,我为什么要帮你?”

连神农氏都束手无策,难道萱儿一辈子就这样了?

“不错!”

好笑中,岳风又无比的感动。

话音落下,神农氏紧锁眉头,开始思索办法。

“这个东西,叫做‘幻颜珠’,是当年女娲娘娘,造人的时候,用来捏脸的一个神物。”神农氏露出一丝笑容,缓缓开口道:“据我所知,这东西后来落在了后羿的手上,如果我记得没错,当年后羿还用这个神物,博取嫦娥的欢心。”

神农氏深吸口气,沉吟了片刻,缓缓开口道:“这几天,我为她调养身体的时候,也留意过她的脸,却是是一种极其阴毒的功法引起的,按说是可以医治的。”

“这个...”

这个祝融太有趣了,估计敢这么威胁神农氏的,天下间,也只有他了吧。

“哈哈!”

被岳风几个这么盯着看,嫦娥心里很不悦,不过精致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淡淡道:“陛下,确实有一颗幻颜珠。”

“那你之前承诺我,能证明我的清白呢?就是骗我的了?”嫦娥质问道。

唰!

太好了,既然神农氏说出了救治的办法,萱儿就能恢复容貌了。

原来嫦娥因为这些事儿,而耿耿于怀呢。

啥?

萱儿的脸,终于有了医治的办法,不能放弃啊。

“我不管啊!”

岳风原本心情很郁闷的,一看到这一幕,也乐得不行。

这个....

只要能让萱儿变得和以前漂亮,自己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听到这话,柳萱更是心情黯然,内心的期待,瞬间消失无踪。

身为女人,看到柳萱丑陋的半张脸,嫦娥心里也有些同情,但一想到她是岳风的女人,同情瞬间消失无踪。

神农氏还没回应,祝融大笑一声,抢先开口道:“岳风兄弟不用着急,今天我特意找神农喝酒,就是想让神农,医治弟妹的脸呢。”

有了!

神农氏被祝融缠的不行,苦笑着点头:“容我再想想办法。”

旁边的柳萱,也是娇躯一震,紧紧抓着岳风的胳膊,眼眸中重新焕发出希望的光芒。

这一瞬间,目光落在嫦娥身上的瞬间,神农氏目光一闪,顿时想到了什么。

岳风想都没想,摇头道:“我一想说话算话,怎么可能骗你?”

祝融性子直,不依不饶道:“那不行,你必须要想个办法。”

霎时间,在场几个人都傻了眼儿,呆呆的看着岳风,难以置信?

在祝融的心里,岳风是自己的知己,兄弟,他的事儿,就是自己的事儿。

岳风也是无比的失落,如同无形中,被人迎头浇了一盆凉水。

“在哪儿?”岳风赶紧询问。

“当然不是。”

原来这一切,都是岳风搞的鬼。

神农氏一脸无奈,苦笑道:“我也很想治好,可是我刚才也说了,她体内的阴毒,沉积太久了,至少十年以上的时间,深入骨髓,我哪有办法?你当我是神仙啊。”

说真的,这种事儿,岳风本是不想说的,尤其是当着嫦娥的面。

听到这话,祝融氏欲哭无泪。

但没办法。

啊?

在嫦娥的心里,恢复自身的清白,是最重要的。要不然,自己几千年来的声誉,就毁于一旦了。

嫦娥轻轻一笑,看着岳风:“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