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 马首是瞻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一章 真的会 下一章:第九百三十三章 闭嘴

段羽这个恶人,终于要遭到报应了。

什么?

此时,段羽露出一丝笑容,嘲弄道:“还看不出来吗?他们根本不会听你的,实话告诉你吧,这几年,皇宫里的这些禁卫,我早就换成了自己人。”

正是西苍皇帝!

一时间,江珊庆幸的同时,心里很是好奇。

“段爱卿。”西苍皇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淡淡询问道:“这女的什么人?你为何要这么对她?”

西苍皇微微皱眉,随即猛地拍了下龙椅,怒喝道:“段羽,你可知罪?”

“快点。”

这段羽,先是杀了自己的丈夫,现在又要当中羞辱自己。

说着,段羽站起来,一把抓住江珊的胳膊,准备撕扯衣服。

呼啦...

说着,西苍皇挥了下手:“来人,把段羽拉下去,打入大牢。”

可话音落下,几个皇宫禁卫,依然没动。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文武百官,面面相觑,开始窃窃私语。

“原本我以为,你会等两年,才会找机会治我的罪,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不过这样也挺好,我也不用继续装下去了。我告诉你,我不仅要造反,还要抢你的皇位!我不仅要抢你皇位,你的后宫三十六嫔妃,我全要了!”

“你..”

西苍皇冷笑一声,大怒道:“今日是上清节,你居然带了一个俘虏上殿,你眼中还有没有皇室?现在你还要拔了她衣服,大行不雅之举,是周围无物,你眼中还有没有朕?”

“陛下此话何解?”段羽露出一丝笑容,不卑不亢道:“我所犯何罪?”

这种人,留着就是大患,今天必须除掉。

“宰相大人是不是喝多了?”

说这些的时候,西苍皇怒火滔天,段羽嚣张跋扈,他是知道的,却没想到,段羽如此胆大包天,竟然连皇宫的禁卫,都换成了自己人。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文武百官,一个个噤如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没人出来为段羽求情,毕竟,段羽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实在太嚣张。

“如此欺负一个女人,有是风范啊...”

看到这一幕,西苍皇虎躯一颤,脸色难看至极,紧紧怒视着段羽:“段羽,你要干什么?造反吗?”

呼!

感受到西苍皇的愤怒,周围的文武百官,都是身子一颤,纷纷跪了下去,唯有段羽傲然站在那里。

此话一出,整个御天宫一片哗然,文武百官都是身子一颤,呆呆的看着段羽,无比震惊。

段羽如此不可一世,西苍皇早就想把他除掉了,只是一直没机会,而今天,段羽主动弄出麻烦,西苍皇岂能放过这大好良机?

不过,殿外的其他禁卫倒是来了,只是没有对段羽出手,而是将文武百官围了起来。

什么?

“住手。”

段羽身为宰相,当众羞辱自己,无可厚非,为什么这西苍皇要制止呢?

话音落下,几个身穿黑甲的皇宫禁卫,快步走了进来。

“来人..快来人。”

此时,见江珊满脸羞愤,犹豫不定,段羽懒得废话,冷冷催促了一声:“你想给我倒酒,看来你打算在众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身材了。”

在皇宫禁卫的包围下,文武百官,都是瑟瑟发抖,没有一个出来救驾的。

然而。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御天宫的几声回音。

“嘘,小点声,小心被宰相大人听到。”

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西苍皇眼中闪烁着坚决。

苍天啊,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要让这恶人逍遥法外?

这段羽身为宰相,却在上清节宴会上,如此胡闹,实在是有失体统。

盛怒之下,西苍皇猛地站起来,大声怒喊:“快把段羽给我拿下,拿下...”

俘虏?

说这些的时候,西苍皇表情闪烁着一丝的不满。

嘴上客气,但段羽的脸上,依旧带着几分的桀骜。

议论中,不少大臣都觉得段羽有些过分,但都不敢大声,毕竟段羽位高权重,而且战功赫赫,谁都不敢招惹。

喊这些的时候,江珊眼中充满了屈辱的泪水。

旁边的江珊,也是娇躯颤抖,心跳加速,又是惶恐,又是惊喜。

哗!

别人都怕西苍皇,段羽可不怕,自己这些年,东征西战,为西苍大陆立下汗马功劳,可以说,西苍皇能稳坐皇帝这么多年,全靠自己,所以没有任何理由,要降罪在自己身上。

西苍皇眉头紧锁,很是恼火:“你们愣着干什么?立刻将段羽压下去。”

西苍皇也是脸色一变,瞪着段羽怒喝:“你...你大胆。”

而且,这些年,段羽仗着自己宰相的身份,行事嚣张跋扈,文武百官,无不畏忌如虎,更让西苍皇震怒的是,段羽不止一次辱骂皇室成员,丝毫不把皇室放在眼里。

这一瞬间,江珊很想死了一了百了,这样也不用被段羽羞辱了,但丈夫惨死,大仇未报,自己就这样死了,真是不甘。

段羽说的没错,皇宫的禁卫,早就被他换成了自己人,此时的皇宫,可以说是段羽一个人说了算,不仅是皇宫,就连西苍大军,也是以段羽马首是瞻。

“陛下。”

“何罪?”

不错,段羽的确是人才,这些年,也为西苍大陆立下不少功劳,但也正因为如此,段羽功高盖主,西苍皇心里对他早就开始排斥了。

江珊羞怒无比,想要挣扎,可是手腕被段羽死死抓着,根本挣脱不开,不停喊道:“你放开我,放开....”

眼看着江珊的衣服,就要被撕烂,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喝止传来,声音不大,却充满威严。

几个皇宫禁卫,到了段羽跟前,却没有动手的意思。

段羽嘴角勾起,看着西苍皇露出一丝戏虐的笑容:“陛下,不要这样看着我,十年前,你封我为宰相的时候,就是想让我帮你打天下而已,根本就没把我当成自己人,我早就料到你会过河拆桥,所以就提前准备了一下。”

“造反?”

段羽停下手,冲着西苍皇拱了拱手,笑道:“陛下有何吩咐?”

此时局面,被段羽牢牢掌控,谁出来就是送死啊。

这一瞬间,江珊暗暗松口气,同时诧异的看着西苍皇。

哗啦..

嗯?

“回避下。”段羽一脸的无所谓,笑着回应道:“这女人,不过是下臣从天启大陆带来的一个俘虏而已。”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