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计划

上一章:第九百五十七章 命苦 下一章:第九百五十九章 编造

见她答应,江珊很是振奋,缓缓道:“晚上段羽再来的话,你想办法消除他的戒备,一有机会,就按下发簪上的按钮....”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机会来了。

天快黑的时候,陈芸去后厨房,烧了一桌酒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哈哈..美人儿真是好酒量啊。”段羽笑眯眯的开口道,目光紧紧盯着陈芸的娇躯,越发的痴迷。

这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酒菜。

江珊被困在这里,只靠一个人的力量,根本逃不出去,只能来找陈芸了。

陈芸彻底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那发簪,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美人儿等着,朕去把隔壁那位欧阳夫人叫过来,一起开心开心。”段羽说着,乘着酒兴站起来,准备出门。

听到这话,段羽大喜,一把抓住陈芸的手,拽进自己怀里,笑眯眯道:“好,好啊,朕就知道,美人儿这么聪明,肯定不会拒绝朕的。”

“陈芸。”看着凌乱的房间,江珊也有些羞涩,随后咬着嘴唇轻轻道:“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过来看你笑话的。”

此时的段羽,心情很是愉悦,然后就想起了江珊。

一边说着,江珊走过来,给她演示了下。

这个发簪,确实出自唐家堡,当年江珊嫁给欧阳振南的时候,整个江湖大小势力前来祝贺,当时的唐家堡堡主,送上的贺礼之中,就带着这一枚发簪。

呼!

说着,江珊缓缓走过来,继续道:“同样都是女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很想杀了段羽,对吗?”

呼!

什么?

此时的陈芸,脸上柔情蜜意,心里却是紧张的不行。

但没办法,为了自己的清白和尊严,今晚的计划一定要成功,决不能有半点闪失。

不错。

而陈芸一直陪着喝,精致的脸上,也满是娇红,无比的迷人。

要知道,弑君可是大罪啊,这里还是皇宫,守卫森严。

她除了尖酸刻薄,还有些心高气傲,什么时候如此低三下四的去讨好一个男人?而且,还是自己恨之入骨的仇家?

陈芸挤出一丝笑容,缓缓走过来,很殷勤的帮段羽拉开椅子:“陛下,这是臣妾特意为您准备的,陛下为了国事,操劳了一天,很是辛苦,所以臣妾就特意弄了几个小菜,想和陪陛下喝几杯。”

“这个你不用担心。”江珊浅浅一笑,劝慰道:“西苍大陆和其他大陆不一样,尚武成风,谁实力强,谁就是王者,几天前,段羽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杀了前任西仓皇,没人敢站出来指责。”

听到这些,陈芸目光冷冷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嗯?

两个美人,一起陪着喝酒,岂不是更妙?

很快倒好了酒,段羽无比的轻松惬意,拉着陈芸碰杯:“美人儿如此有心,朕今晚就好好陪你喝几杯。”

江珊轻轻一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抬起玉手,将头上的一个发簪取了下来。

唐家堡的实力,虽然不如少林和武当这些门派,不过以暗器机关著称江湖,陈芸自然听说过。

陈芸先是一愣,紧接着就笑了起来,满脸的嘲弄:“你帮我?你都自身难保,怎么帮我?还有,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很快,江珊和陈芸商定之后,就返回了自己房间。

说着,陈芸做出一副很羞怯的样子:“白天的时候,臣妾仔细想了想陛下的话,觉得很有道理,所以臣妾打算留在宫中,好好服侍陛下。”

一番话,说的陈芸连连点头,心里彻底消除了顾虑。

差点忘了,隔壁还有一个美人呢。

下一秒,江珊将发簪递给了陈芸,缓缓道:“这叫‘血翎羽’,看似是发簪,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暗器,出自唐家堡。”

“所以,咱们杀了段羽也是一样,段羽一死,朝廷中肯定有人抢夺皇帝的位置,没人会在意段羽是怎么死的!”

美人儿如此主动,还这么体贴,真是高兴啊。

陈芸一定要成功啊,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一边说着,段羽还不忘在陈芸的细腰上,摸了一把。

看到段羽的背影,陈芸激动的娇躯颤抖,不及多想,立刻拔下头上的发簪,瞄准段羽后心,扣动了机关。

几秒后,陈芸不再犹豫,重重点了点头,看着江珊道:“具体怎么行动,你说吧。”有了唐家堡的暗器,段羽必死无疑。

“因为我和你一样,也很想杀了这个恶棍。”江珊轻舒口气,绝美的脸上,透着几分的愤恨:“我丈夫死在段羽手上,不杀他,难泄心头之恨。”

段羽虽然修炼实力很高,却也架不住陈芸一直劝酒,此时喝的脸色通红,有些微醉了。

听到这些,陈芸秀眉轻蹙,将信将疑:“就算你没骗我,就凭咱们两个弱女子,如何是段羽的对手?”

“哈哈...”

刚进来,看到满桌的酒菜,段羽笑容一僵,愣住了。

“陛下!”

一想到欧阳振南惨死的情景,江珊就掩饰不住怒火,娇躯发颤。

哈哈...

“而且,段羽要是死了,新皇帝还会感激咱们两个。没有咱们刺杀,新皇帝也不会登基,你说呢?”

呼!

“好!”

“哈哈..”

此时的段羽,还没意识到,陈芸的温柔妩媚,都是装出来的,目的是要用酒麻醉他。

陈芸是聪明的女人,很快就学会如何使用,随后想到什么,担忧道:“可是,段羽是皇帝,如果他死了,咱们岂不是都要杀头?”

“臣妾这就给陛下斟酒。”陈芸心里厌恶的不行,却没有动,陪着笑容,同时端起了酒壶。

哈哈..

江珊笑了下,认真道:“如果你要杀段羽,我可以帮你。”

唐家堡?

这事儿搁谁,谁也不信啊。

这一瞬间,隔壁房间的江珊,听到动静,也是紧咬着嘴唇,说不出的紧张,心里也不断的暗暗祈祷。

这江珊是岳风的义母,自己曾经好几次陷害岳风,她怎么可能帮自己?

酒菜刚准备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大笑,紧接着,段羽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满脸笑容:“我的美人儿,朕来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