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编造

上一章:第九百五十八章 计划 下一章:第九百六十章 这可怎么办

“下次?你觉得自己还有下次?”段羽冷笑一声,嘴角勾起一丝阴狠,快步走上前,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抡过去!

不一会儿,太监回来了,身后跟着一脸迷惑的岳辰。

这一瞬间,看到江珊,段羽的眼中顿时闪烁出几分阴狠出来,冷冷道:“贱人,今晚的事儿,是你们俩一起谋划的吧,胆子不小。”

这么晚了,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陛下!”

“老婆,你不能死,不能死...”心痛之下,岳辰就要跳入井中。

正是江珊。

下一秒,看到掉落地上的银针,段羽明白了什么,冷笑道:“好你个贱人,原来刚才的温柔都是假的,你想刺杀朕?”

坏了,计划失败了。

此时的段羽,表面上很难受,心里却是暗暗冷笑。

听到这话,岳辰心头一震,如遭晴天霹雳一般,整个脑子嗡嗡作响,看着段羽说不出话来。

“是!”齐声应和之后,几个皇宫侍卫就把陈芸架了出去。

一口鲜血,从陈芸的口中吐出,随即便瞪着段羽:“败类,今天是你运气好,下次我一定要杀了你。”

陈芸按下机关,一声破空响起,只见发簪之中,一根银针激射而出,烛光下映射出一抹寒光,快速闪电,直向段羽后心而去。

说着,段羽看着院中的一口井,长舒一口气的说道:“等到朕接到消息,你的夫人陈芸她,她已经....”

这一瞬间,看到段羽身上的紫金软甲,陈芸娇躯颤抖,整个人都傻了。

这一巴掌,段羽用尽全力,只听江珊娇呼一声,娇躯一颤,跌坐在地上,捂着脸,怨恨的盯着段羽。

蹬蹬...

段羽狠狠的一巴掌甩过去,这一巴掌,他用尽全力!就听见一声闷哼,陈芸的身体,硬生生被扇飞!最后撞在墙上,才落在地上!

“啪!啪!啪!”

一想到自己要被皇宫侍卫玷污,陈芸眼前一阵阵发黑,恨不得立刻自杀。

什么?

啪!

陈芸刚被带走,一个身影就出现在门口,绝美的脸上,满是紧张忐忑。

陈芸娇躯一颤,这种眼神,充满了阴邪,她一辈子也忘不掉!

“我...”江珊紧张之际,红唇微张,说不出话来。

段羽心狠手辣,城府极深,一下子就猜出来,今晚的刺杀,江珊肯定参与了。

老婆不会死的,不会..

几秒后,岳辰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冲出去,趴在井口,大声哭喊道:“老婆.....你不会死...这不是真的,不是...”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完了。

这..

好不容易说通了陈芸,一起谋划刺杀段羽,结果还失败了。

“岳爱卿。”

老婆出事儿?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段羽懒得废话,走过去,毫无征兆一巴掌,甩在了江珊的脸上。

看到这一幕,陈芸娇躯一颤,顿时花容失色。

随即,段羽凑过去,在陈芸耳边狞笑道:“贱人,看你听柔弱,胆子却不小,敢行刺朕,你喜欢玩刺激的是吧,朕等下找几个皇宫侍卫,陪你好好玩玩。让你体会一下女人的乐趣。”

“岳爱卿。”段羽手扶着额头,很是自责,胡说八道起来:“就在刚才,江珊趁着陈芸不注意,将她推进了井里。”

此时的岳辰,直接崩溃。

怎么会这样?自己偷袭的十分完美,为什么银针没有刺中段羽,反而被弹飞了?

毕竟,陈芸一个人,是没有这个胆子的。

噗通!

却没想到,才来不到两天,陈芸就出了事儿。

要知道,之前岳辰犯下那么多错事,陈芸最后都原谅了,还帮他收拾烂摊子。

传召岳辰之前,段羽都想好了,把陈芸关在自己修炼的密室中,然后编出一个陈芸死的谎言,只要骗过岳辰,自己就能一直享受美人温柔了。

这一瞬间,江珊娇躯颤抖,眼中满是绝望。

唰。

“我...”陈芸脸色煞白,紧张之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难怪他没事儿,原来身上穿了宝甲。

话音落下,几个皇宫侍卫快步冲进来,齐声恭敬道:“属下在。”

“你,你干什么..”

就在这时,段羽冷笑一声,一步步的向陈芸走去!

听到动静不对,江珊就赶紧过来看看,此时看到段羽一脸阴沉的站在房间里,丝毫没有被暗算的迹象,江珊脸色一变,腿都软了。

“噗!”

“嗖!”

说着,段羽冲着外面喊道:“来人!”

说这些的时候,岳辰心里暗暗嘀咕。

反正计划也失败了,没必要装下去了。

两天前,来西苍大陆的路上,岳辰都想好了,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好老婆,是自己这辈子的荣幸,等自己东山再起,一定要好好疼爱她,呵护她。

那清脆的响声,让人心惊肉跳!

“是,陛下。”太监赶紧应声,快步出去了。

“啪!”

呼啦。

原本段羽只是觉得新奇,没指望这软甲能起什么作用,却没想到,还真的救了自己一命。

看着江珊被带走,段羽脸色铁青,深深舒口气。

得到这些消息,岳辰再也撑不住,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段羽瞥了一眼陈芸,冷冷道:“把她押入朕修炼的密室。不得有误!”

进了房间,岳辰赶紧跪了下去,一脸讨好的开口道:“臣岳辰,见过陛下,陛下深夜传召,有何吩咐?”

可就在这个时候,段羽冲过来,一把抓住了岳辰的胳膊:“岳爱卿,你不要冲动,这井水连着地下河,令夫人若是没事儿的话,早就上来了。”

说着,段羽做出一副很同情的样子,拍了拍岳辰的肩膀:“岳爱卿,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唰。

段羽深深叹口气,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朕对不住你,你的夫人陈芸她...她..刚刚出事儿了。”

事发突然,段羽根本来不及反应,更没机会躲闪。

“贱人,朕这几天没理会你,你胆子大了,敢设计刺杀朕。”段羽周身弥漫着怒火,冲着江珊羞辱道:“你想借用陈芸的手杀了朕,你好逃走,我告诉你,落入朕的手掌心,你插翅难飞,这辈子都跑不了,今晚的事儿,朕先给你记着,等朕正式登基之后,再好好收拾你。”

这时,段羽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缓缓道:“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自己偷袭很完美,朕却安然无恙?”

虽然岳辰品行不端,又好色,但他心里,是一直爱着陈芸,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变过。在他心中,陈芸不仅漂亮,人也聪明,能帮自己很多忙,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贤内助。

话音落下,段羽一把扯掉自己的龙袍,露出了里面的一个软甲出来,就看到,这软甲呈紫金色,坚韧无比,又尊贵奢华。

说着,段羽大叫道:“来人,把这个贱人关进大牢。”

几秒后,段羽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叫来一名太监,吩咐道:“传召岳辰进宫。”

这一瞬间,段羽慢慢转过头,他一双眼睛阴冷无比,直接锁定了陈芸。

话音落下,几个皇宫侍卫快步进来,将江珊五花大绑,押进了大牢。

什么?

而事实上,段羽只是吓唬她一下而已,如此迷人的女人,他怎么舍得让其他人分享?

这下彻底逃不走了。

叮!

只见银针打在段羽后心处,并没有刺进去,而是发出一声清脆,直接被弹飞。

这叫紫金软甲,是西苍大陆皇宫的宝物,之前一直被西仓皇放在寝殿之内,段羽做了皇帝之后,觉得这个软甲不错,就穿在了身上。

足足打了十几个巴掌,段羽才停下了手。

“不....我不要...”陈芸吓坏了,只觉得双腿发软,被拖出去的瞬间,不停的大叫着:“段羽,你个混蛋,你会不得好死的.....”

银针上,隐隐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显然淬了剧毒。

呼!

为什么,为什么这人渣的运气这么好?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