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这可怎么办

上一章:第九百五十九章 编造 下一章:第九百六十一章 有个事情

嘶!

心想着,岳辰压制着怒火,含泪道:“陛下说的是,臣听从陛下安排。”

不行。

此时此刻,石洞外面。

话音落下,岳无涯再次在身上划了一刀。

心想着,寒傲然紧紧攥着玉手,手心都出汗了。

听到这话,岳辰咬着牙,心中的怒火,蹭蹭往上涨。

此时的寒傲然,被几个峨眉派弟子,紧紧看护着,一身紫色长裙,掩饰不住那冰霜女神的气质,美艳绝伦,但精致的脸上,却无比的颓废和焦急。

沙沙....

疼痛传来,岳无涯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脑子也比刚才清醒多了。

所以,今日一大早,周琴就带着各门派高手来了。

不过,在寒冰的热情之下,每次快要顶不住的时候,岳无涯就割自己一刀。

同样都是岳家的人,这个岳辰,比岳风简直差的太远了,如此随便的一个谎言,就把他骗住了。

另一边,地圆大陆,峨眉山。

自己早就不是峨眉派掌门,名声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只是可怜了冰儿,年纪还那么小,若是清白受损,以后还怎么活?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啊。

“老婆!”岳辰身子颤动不已,哀嚎一声,眼前发黑,几乎要昏厥过去。

“江珊,江珊这个贱人。”下一秒,岳辰猛地想起什么,紧紧攥着拳头,咬牙切齿道:“她害死我老婆,我一定要杀了她,亲手杀了她。”

陛下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因为岳风。

就在岳无涯即将承受不住的时候,理智和原则,还是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唰。

流了这么多血,岳无涯脸色苍白,虚弱之极。

呵呵...

就在这时,石洞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似乎人不少,岳无涯目光一闪,顿时警戒起来。

寒冰口中的热气,不停的吹来,岳无涯只觉得耳朵痒痒的,心中也好似猫爪一样,说不出的难受。

鲜血再次涌出!

周琴的目的很简单,寒冰中了媚药,和岳无涯关在一起,这一夜时间,俩人肯定忍耐不住,这可是人伦败坏的丑事啊,自己一个人欣赏多没意思,要整个武林同道一起见证才有趣儿。

而且,自己和冰儿,本就互有好感,情投意合。

昨晚上的赏月大会,各门派高手都十分尽兴,宴会结束后,周琴并没有让他们离开,而是安排他们在峨眉派休息。

此时的岳辰,还不知道,自己完全被段羽耍了,陈芸根本没死,而是被关进了皇宫的密室之中。

呼!

此时的寒冰,身上的药力彻底发作,紧紧抱着岳无涯不撒手。

“冰儿,你冷静点,冷静点。”岳无涯满头大汗,不停的开口,可是寒冰彻底失去理智,根本就听不到。

终于结束了,自己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下一秒,岳无涯没有丝毫犹豫,紧握着匕首,在自己的腿上,猛地划了一道血口出来,霎时间鲜血淋漓。

不过岳辰,你也不要怪我,谁让你老婆这么迷人呢。

而此时的岳无涯,身上不知道割了多少刀,伤痕累累,鲜血将衣服彻底浸红,如同一个血人一般。

后山石洞中。

说话但同时,岳无涯想要挣脱寒冰,但让他郁闷的是,自己内力没有恢复,根本就挣脱不开。

就算是有了关系,也是水到渠成啊。

心想着,岳无涯暗暗咬着牙,很是费力的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岳无涯任由寒冰抱着,始终坚持着原则,一动也不动,没有丝毫越礼的行为。

段羽轻叹一声,劝解道:“岳爱卿,我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但是这个江珊,现在还不能死,你也知道,我留着她,主要就是引岳风出来”

说着,段羽目光闪烁,继续道:“江珊之所以害令夫人,还是因为岳风,因为你们夫妇俩,当初一直对付岳风,那江珊是岳风的义母,自然恨你们夫妻。所以才会出此狠手,害死你夫人陈芸。所以,讲到底,罪魁祸首还是岳风,你放心,等朕抓住了岳风,一定让爱卿亲自动手,为令夫人报仇。”

周琴带着这么多人,前来围观,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让自己和岳风,彻底的身败名裂。

段羽不再废话,挥挥手让岳辰离开了。

“无涯哥哥!”这时,寒冰紧紧抱着岳无涯,眼神迷离。

已经一夜过去了,冰儿和岳无涯,不会真的....

哧啦...

呼!

不行,自己决不能这么做。

不错,岳无涯实在没办法了,他怕自己挡不住寒冰的热情,最终妥协,就想出这种办法,好让自己清醒。

“冰儿,你撑住,很快就过去了。”岳无涯咬着牙,眼神无比的坚定:“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呢。你乖...”

不知道过了多久,寒冰身上的药力终于退去,整个人疲累至极,躺在一旁,静静的睡了过去。

冰儿被下了药,根本不是自愿的,自己要是和她有了关系,和畜生有什么分别?

说这些的时候,岳辰眼睛血红无比,浑身弥漫着杀意。

除了各门派高手,还有一个人,就是寒傲然。

段羽露出一丝笑容。他之所以骗岳辰说陈芸死了,不是因为他怕岳辰,只不过自己刚做皇帝,正是用人的地方,所以没必要和岳辰闹僵。

成千上万个江湖高手,各门派的强者,汇聚而来,为首的身材曼妙,一袭白色长裙,翩然若仙,正是周琴。

嗯!

眼看着寒冰越来越狂烈,岳无涯身上,也慢慢有了反应,如此千娇百媚的女儿,主动投还送抱,谁能扛得住啊。

这一瞬间,看着岳辰离开的背影,段羽嘴角勾起,眼中满是笑容。

段羽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假惺惺的说道:“岳爱卿,令夫人出事儿,是朕保护不周,你放心,朕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唉!

.....

此时,看着沉睡的寒冰,岳无涯松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也终于落了地。

“多谢陛下恩典。”岳辰抹去眼角的泪花,感激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