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颠倒黑白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七章 好想你 下一章:第九百六十九章 帮说话

呼!

这一瞬间,星木坛的众弟子,目光纷纷看向琉金坛,一个个身上弥漫着怒火。

“呵呵,好,很好,既然这样,那咱们就真章上见功夫了。”

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哗然。

“师弟,你没事儿,真是太好了。”

“也难怪,之前谢坛主和风涛打赌,结果输了,整个琉金坛的弟子,见了风涛都要喊一声爹,这事儿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受不了,也难怪琉金坛要暗算他了。”

穆清月更是气的娇躯发颤,紧紧盯着谢流云:“谢流云,张娜,这件事儿,你们怎么解释?”

就在这时,穆清月身子一闪,挡在了岳风面前。

呵呵...岳风冷冷一笑,缓缓道:“这件事儿,就是你的好徒弟,张娜做的,她骗我去后山,然后把我打下山崖,幸好我福大命大,要不然,也死的太冤枉了。”

张娜顿时笑了起来,眼中闪烁着鄙夷:“风涛,既然如此,你的话,凭什么让别人相信?”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直站在后面,沉默的嫦娥,忍不住轻轻开口道:“不对吧,他不是地圆大陆,天门门主岳风吗?怎么又变成风涛了?”

呵呵...

下一秒,谢流云怒视着岳风,大叫起来:“小子,你没有证据,就随便污蔑人,今天我就替你师父,好好教训你。”

此时,穆清月娇躯颤抖,眼睛紧紧看着岳风,满是不可思议:“你就是天门门主岳风?”

此时见岳风活的好好的,张娜这些人,都是如芒在背。

尼玛...

“师父!”

话音落下,琉金坛其他弟子,也都纷纷应和。

“我也能作证,风涛这小子就是胡说八道。”

毕竟,做了亏心事儿,没底气啊。

琉金坛的弟子,越说越激动,都说岳风是无中生有。

面对着穆清月的质问,谢流云没有回应,而是深吸口气,脸色阴沉,难看至极。偏头看着张娜:“张娜,真是你们做的?老实交代?”

这张娜果然阴险,居然在关键的时候,倒打一耙。

“风师弟!”

“师父。”张娜娇躯一颤,大声道:“他是胡说八道的,我没有骗他,更没有偷袭他,你别听他血口喷人。”

尽管突袭岳风,是为了给整个琉金坛出气,但张娜也知道,自己的行为,触犯了门规,所以根本就没告诉谢流云。

“不错,你少让我们背黑锅。”

说起来,之前打赌输给了岳风,谢流云一直耿耿于怀,自己的弟子,设计教训他,谢流云心里很痛快。但是话说回来,张娜突袭岳风,属于残害同门,是违反了门规的大罪,就算自己是坛主,也不能包庇。

下一秒,穆清月冲着谢流云冷冷道:“谢坛主,不管风涛说的是真是假,他都是我穆清月的弟子,轮不到你来替我教训他。”

这时,岳风轻笑一声,看着张娜嘲弄道:“有意思,敢做不敢承认,你们琉金坛也就这样了,也就是管人叫爹的份儿。”

呼!

呼!

问这些的时候,穆清月又是诧异,又是欣喜!

就在这时,张娜一脸委屈的样子,冲着谢流云道:“这风涛血口喷人,污蔑弟子声誉,请师父为弟子做主。”

唰!

就在这时,圣宗星木坛的弟子,也都涌了过来,一个个欣喜的和岳风打招呼。

“肯定是你们,你们见了风师弟,就要喊爹,心里不服气,就起了杀人,现在风师弟把真相说出来了,你们却不敢承认,要脸吗?”

岳风挠着头,很无语的看着嫦娥。这嫦娥也真是的,没事儿泄露自己身份干嘛,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不好吗?

身为娘娘,嫦娥对圣宗并不陌生。只是让嫦娥诧异的是,圣宗实力庞大,却从来不参与江湖纷争,怎么会认识岳风呢?

这时,穆清月缓缓走了过来,笑吟吟的开着岳风:“风涛?看到你没事儿,为师很高兴。”

“什么?是琉金坛做的?”

“玛德,我说你们琉金坛,最近不像以前那么张扬,原来做了亏心事儿。”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眼前这个自称是渔民出身,行事不着调的风涛,就是名动九洲的岳风。

尤其是琉金坛的弟子,张娜一干人,一个个表面镇定,心里都说不出的忐忑,说起来,一个月前,张娜成功将岳风打下山崖之后,认为岳风死定了。

谢流云目光寒芒一闪,冷笑道:“穆清月,这小子口说无凭,又拿不出证据,不是污蔑是什么?你这是袒护。”

说着,张娜嘴角勾起一丝狡诈:“照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想要挑拨琉金坛和星木坛的争端,引起门派内讧,用心如此险恶,你这种人,不配做圣宗弟子。”

说着,谢流云大步向着岳风走来。谢流云不明真相,相信了张娜的话,认为岳风是故意找事儿。

看到这一幕,一直沉默的嫦娥,娇躯一颤,心里很是震撼。

这琉金坛的大师姐,表面柔美善良,心肠却如此狠毒。

听到这话,岳风一下子气笑了。

岳风深吸口气,偏头看向琉金坛坛主谢流云,淡淡一笑:“这件事儿,都是琉金坛做的好事儿,自然要好好问一下谢坛主了。”

如今被岳风,当着众人的面对质,她心里害怕,更不敢说实话了。

唰!

星木坛和琉金坛弟子,越吵越凶,几乎要打起来了。

张娜气的脸色涨红,却是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

岳风愣了下,眉头紧锁,随即摇头道:“没有,当时后山,就咱们两个。”

感受着星木坛众多弟子的关切,岳风露出一丝笑容,和他们打了招呼。

“你掉落山崖的当天,张娜师姐不在后山,我可以作证。”

什么?

“你...”

“风涛?”

而任盈盈的目光,也看着谢流云,气的胸发颤。这段时间,任盈盈一直在寻思当时的情景,岳风是怎么掉下悬崖的,原来是被偷袭了。

不过很快,张娜心念一转,冲着岳风冷笑道:“风涛,你口口声声说,是我把你引上山,然后把你打下悬崖,你可有证据?或者有人作证?”

他是岳风?

看到这情况,星木坛的弟子,顿时不干了,纷纷怒声还击。

“就算我是袒护,你又如何?”

霎时间,气氛紧张起来!两大坛主对峙而立,爆发出来的气息,引得周围空气都扭曲了,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双方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

话音落下,全场目光再次落在岳风身上。

“谁胡说八道,风师弟说的就是事实。”

霎时间,全场的目光,一下子汇聚在岳风身上。

话音落下,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岳风身上,静静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岳风,竟然还和圣宗有渊源...

不管是穆清月,还是谢流云,以及圣宗的所有弟子,一个个都傻了。

“是啊,当时听说你掉落悬崖,我们都不敢相信...”

看着走过来的谢流云,岳风表情淡然,一点也不慌。

难怪这个弟子,如此聪颖,什么都懂,原来是名动九洲的大人物!

呃..

卧槽..

“你什么意思?”谢流云眉头紧锁,很不悦的开口道。

“真没想到,张娜表面上热情和善,心如此之狠。”

当时后山,确实没有别人。

不过身份暴露了,也无所谓了。

说着,穆清月忍不住询问:“当时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要去后山,还掉落悬崖?”

“你...”

虽然圣宗,极少参与江湖纷争,但九州大陆的结界消失之后,各个大陆的江湖消息,圣宗也听了不少,自然知道赫赫有名的天门门主岳风。

呼!

唰。

“你放心,师父饶不了这小子。”谢流云重重点头,冷冷道。

谢流云个性要强,又十分护短,再加上心里本来就对岳风有怨愤,此时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错过?

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