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心急如焚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怎么会这样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心疼吗

见皇子彻底发怒,周围的士兵不敢怠慢,赶紧动手,挖出一个大坑出来。

“你....”

“掌门...”

岳风身子一震,瞪大眼看着岳无涯,又惊又怒。

岳风紧紧握着拳头,眼睛血红无比,心中刀割一般的难受,想要冲过去,却又无能为力。

嗯!

本想着,岳风帮自己说话,能捡回一条命,却万万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岳无涯更加变态的处决。

两分钟过去....

“是,殿下。”那士兵应了一声,随即就把峨眉派众人集合在一起,准备一起押下山。

说真的,岳风早就料到,周琴的所作所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却怎么都没想到,最后周琴会死在自己儿子的手上。而且,还是如此残忍的形式,活生生的埋掉!

他本身就对岳风怀有怨念,此时见岳风帮周琴说话,更是怒火中烧。

很快,一个时辰结束,就见封土堆,始终没有动静,很显然,周琴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周琴这些年,做了这么多坏事,并非她一人之力能办到,可以说,峨眉派这些人都是帮凶,就算周琴死了,这些峨眉派的人,也罪责难逃。

岳风忍着寒意,目光紧紧的盯着封土堆,透着几分的期待,心里也暗暗祈祷。周琴....你曾经杀了温婉嫂子,但是这件事情,也过去十年了。既然你已改邪归正,我希望你这次能撑过去。

涯儿对付周琴,自己可以理解,但他不能伤害轻烟啊。

岳无涯冷着脸,没有回应。

“皇子殿下!”

这时,一名士兵快步走近大殿,冲着岳无涯恭敬道:“一个时辰过去了,封土堆没有动静,那周琴应该被活活闷死了。”

大殿外,冷冷的雨水,拍打在岳风的脸上,如同他的心情一样冰冷。

说着,岳无涯声音渐冷:“而且,她还是文宗宗主,身份非比寻常,我可不能轻易绕过她。”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苏轻烟娇躯颤抖,精致的脸上,满是惊怒。

哗啦啦...

“你....”

寒冰紧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冰儿。”岳无涯很是激动,几乎是嘶吼出来:“岳风帮周琴说话也就算了,你为什么也要为周琴求情?难道你忘了,周琴曾对咱们做过什么?她这种女人,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这孩子,怎么越来越过分?

岳无涯露出一丝笑容,点点头站了起来,吩咐道:“好,很好,既然这恶女人死了,咱们就准备回程吧。把峨眉派这些人都带上,回到了皇城,一并处置。”

自己和峨眉派,没有任何关系,怎么还连累到自己了?

就在这时,岳无涯目光一转,落在不远处的苏轻烟身上,冷冷道:“把这个女人也带上。”

一分钟过去。

轰隆隆。

周琴浑身发颤,彻底绝望。

岳无涯不再废话,转身走进大殿,坐在宝座上,静静的等待起来。看也不看暴露在大雨中的岳风,以及峨眉派众人。

呼啦。

话音落下,几个士兵就快步上去,将苏轻烟五花大绑。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满脸急切,心急如焚。

此时的岳风很后悔,后悔当初没有早点找到他们母子,要是自己从小教导涯儿的话,他也不会行事这么偏激。

只是话没说完,就被岳无涯打断了。

母亲那么善良,岳风十多年来,不管不问。

岳无涯越想越火大,怒吼一声:“来人,给我挖坑,把周琴埋了!”

呼啦...

就在她此时还活着,在地下憋着气,可足足一个时辰啊,就算有通天本领,也不可能撑那么久啊,肯定被闷死的!

什么?

与此同时,寒冰和刑瑶也是脸色大变,同时开口,准备劝阻。

“哥哥!”

岳无涯冷笑一声,看着岳风一字一句道:“岳风,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叫苏轻烟,也是你的女人。”

岳风一脸苦涩,张了张嘴,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说真的,岳无涯本想干脆利索的杀了周琴,但岳风出面制止,彻底激发了他心中的怨恨。

“呜呜...”

“不要,不要啊...”

而周琴如此可恶,他却不顾一切的挺身维护。

虽然活埋了周琴,但岳无涯怒火难平,一定要确定周琴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才能罢休。

“掌门!”

“哥哥...”

凭什么?难道母亲善良,就该受他的欺负,就该为他白白浪费十多年的青春?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岳风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周琴整个人被活埋,周围还有士兵守着,就算她此时爬出来了,也逃脱不了厄运。

涯儿也太狠了,非要确定周琴死了才罢手...

这时,岳无涯紧紧看着岳风,冷笑道:“你不想让她死,对吧,我就偏不如你所愿。我非要她死。”

刑瑶和寒冰跟着进入大殿,神色都无比的复杂。

“是,皇子殿下!”众多士兵,赶紧应声,然后在封土围成一圈,静静守着。

“岳风,你给我住口!”岳无涯爆喝一声,怒视着岳风,一字一句道:“我再说一句,不许叫我涯儿,还有,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涯儿?”

很快,周琴被丢下大坑,在岳无涯的监督下,周围的士兵,快速将大坑填埋。转眼间,周琴就被活活的深埋起来。

这一刻,寒冰很想求情,把岳风带进大殿避雨,毕竟父亲受了伤,要是再着了凉,岂不是更糟?只是,看到岳无涯冷漠的表情,寒冰始终鼓不起勇气开口。

苏轻烟还在因为段羽丢下自己的事儿,而失落,根本反应不过来,很快就被绑住了手脚。

此时的峨眉派众人,再次哭声一片,一个个神色黯然,彻底的绝望。

此话一出,全场大惊。

不过,岳无涯却没有就此罢手,冷冷吩咐道:“守着封土,一个时辰内,周琴没逃出来,再撤离。”

“无辜?”

在寒冰心里,怎么处置周琴都无所谓,只是不愿意看到,父亲和哥哥两人,闹得太僵。

岳风气得说不出话来,眼前一阵发黑,几乎要昏过去。

“好,好。”岳风心痛一痛,苦涩道:“皇子殿下,周琴罪不至死,请你三思。”

看到这一幕,岳风也是脸色一变,嘶哑道:“她和周琴,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伤及无辜。”

亲生儿子不认自己就算了,还弄得像仇人一样,换做是谁,心里都不好受。

什么?

“皇子殿下!”

“我...”

“对了!”

然而,岳无涯根本听不下去,脸色阴冷,目光闪烁着坚决,环视全场:“立刻执行,谁敢抗命,格杀勿论。”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涯儿,太任性妄为了。

就在这时,寒冰走过来,拉着岳无涯的胳膊,轻轻开口道:“这周琴的确可恶,但罪不至死,要不,你听爹的,废了她的功力,以示惩罚,这样,她以后也就不能为非作歹了...”

虽说周琴心狠手辣,还十分强势,但这几年,也确实将峨眉壮大不少,此时周琴死了,峨眉派没有合适的掌门人选,必将没落下去。

将周琴活埋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能有什么办法?

几分钟后,士兵将周琴推下土坑,将土封好。

此时的岳风,除了惊怒,内心还无比的怅然。

看到这一幕,囚车中的峨眉派弟子,都是悲痛不已,一个个大哭起来。

这时候,天公不作美,原本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忽然间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如同岳风此时的心情。

直接杀了周琴,倒没什么,可是将她活埋,那就太残忍了啊。

直接杀了周琴,还不解恨,非要活埋?

看到这一幕,岳风身子一震,欲哭无泪。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