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没谱

上一章: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直接拖出去 下一章: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真的会炼丹

这...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此时,宇文姬反应过来,目光紧紧盯着岳风,冷冷道:“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要是有半点隐瞒,本座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嗯?”

不错,宇文姬体内的寒毒,的确是千年冰蚕的寒气形成的。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岳风说不出话来。

什么?

真实身份不能暴露,只能瞎编乱造了。

听到这话,宇文姬一脸淡漠:“你以为说了这些,本座就会因你是个人才而放了你?”

宇文姬想好了,若是眼前的男人,是故意闯入禁地,另有目的,更加不能轻饶。

众女弟子的嘲笑,你一句我一句传来,就连旁边的颜听雪,也是忍不住冷笑出声。

这一声低吟传来,仿佛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力,岳风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酥了。嘶。

听到这话,岳风哭笑不得,很是无语的看了炎月一眼。

说着,宇文姬懒得废话,示意炎月将他拖出去动手。

刚才这阁主,脸色苍白,眉宇间透着一抹青色,显然是中了千年冰蟾的寒气,在体内淤积成疾,最后形成了寒毒。

“真是好笑,颜医师医术精湛,都不能彻底治愈阁主,他一个呆头呆脑的家伙,竟然大言不惭,说能彻底治好阁主,真是好笑....”

嗯!

嗯?

“不好的,阁主体内的寒毒发作了。”

岳风大吃一惊,欲哭无泪。

在她眼中,岳风不过是一个误闯禁地的普通人,死不足惜,根本不想看第二眼。

炎月反应过来,赶紧道:“刚才担心阁主的寒毒,耽搁了,弟子这就去办。”

再不反抗,就没命了!

听到这话,宇文姬表情一愣,周围的众人,更是无比诧异的看着岳风。

心想着,岳风就要催动内力,开始反抗。

啥?

岳风曾在神农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和神农学过一些药学医术,一眼就看了出来。

“呵呵....”

几秒后,不少女弟子都禁不住抿嘴笑出了声,看着岳风的目光,也都透着嘲弄。

这时,宇文姬目光落在岳风身上,冷冷道:“这个男的怎么还在?”

这时,一个身穿黄色长裙的美女,接过炎阳草,很熟练的炼化融合,然后开始帮宇文姬驱除寒毒。

岳风顿时急了,看着宇文姬,一字一句道:“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有办法,能彻底驱除你体内的寒毒。”

尼玛!

啥?

说着就要带岳风出去。

说着,岳风一脸认真,继续道:“根据我家传的医术,你这种情况,炎阳草的确能压制寒毒,却治标不治本。我有一药方,可保你痊愈,不过,阁主要在半年之内,按照我的办法坚持服药才行。”

听到这话,不算是宇文姬,还是周围的众女弟子,多愣住了。

“且慢!”

岳风没有在意周围的目光,露出一丝笑容,冲着宇文姬道:“阁主不必紧张,我学过医术,医术讲究‘望!闻!问!切!’自然是看出来的。”

看到这一幕,岳风暗暗皱眉。

这也太狠了吧。

一时间,大厅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这是...这啥情况?

下一秒,岳风下意识回头看去,顿时禁不住吸了口冷气,整个人都看的痴了。

“阁主!”

很快,几名女弟子迅速返回,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株刚采摘的炎阳草。

这时,岳风忍不住大叫一声,然后冲着宇文姬道:“敢问阁主,你可是中了千年冰蟾的寒毒?”

这时,炎月也赶紧冲着宇文姬道:“阁主,这人油嘴滑舌,他的话不可信。”

自己是误闯进圣湖,在里面洗了下脸,又没做别的什么,这样就要被砍头?

“真能吹,这种男人最可恶...”

正是夕颜阁的长老,也是宇文姬的专属医师,颜听雪。

五年前,宇文姬外出游历,误闯进千年冰蟾的洞窟,被千年冰蟾伤到,体内寒气淤积,最后形成了寒毒,每年炎热季节,体内含毒就会发作,苦不堪言。

原本,为了避免身份暴露,岳风不想出手的,但眼前的情况,没办法了。

说这些的时候,炎月不忘瞪了岳风一眼。

就看到,刚才还好好的宇文姬,此刻娇躯卷缩在宝座上,浑身冷汗淋漓,娇躯不停的轻轻颤抖。那绝美的容颜,透着苍白,很是痛苦的样子!

“这人,越说越没谱了...”

“快!”

哗!

“长得挺老实,倒挺会吹牛...”

“这人一身村夫打扮,呆头呆脑的,竟然说自己学过医?有趣儿...”

本以为是个小事儿,几句话就说清楚了,却万万没想到,居然会被砍头这么严重。

然而,这件事儿,只有夕颜阁的人才知道,眼前这个误闯禁地的男人,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

寒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宝座上的宇文姬,忽然间,口中发出一声低吟,透着痛楚。

“快,快去拿炎阳草。”

心想着,宇文姬精致的脸上,露出几分阴冷出来。

“嗯...”

夕颜阁创立以来,门下弟子很少在江湖走动,但一些江湖中人,知道了夕颜阁的存在后,心中好奇,都想对夕颜阁一探究竟,尤其是一些江湖邪恶之徒,得知夕颜阁美女如云,就想方设法的混进夕颜阁。

此时的岳风,心里很是无奈。

这一瞬间,大厅内的所有女弟子,瞬间慌作一团。

刚才带他来大殿的路上,这人絮絮叨叨,满嘴的不着调,他的话,能有几句是真的?

这女人太狠了,刚才我只是调侃了你两句,你竟然记在心上,此刻非要往死里整我。

呼!

一片惊呼声中,几个女弟子,快步走出大厅。

“阁主...”

心想着,岳风赶紧冲着宇文姬道:“阁主,我哪敢骗你,我说的是真的,我家祖上,曾是医药世家,到我这一辈,早已经没落了,不过家传的那些医书,我看过不少。”

很快,用了炎阳草之后,宇文姬苍白的脸色,恢复了一丝红润。

颜听雪二十五岁,身材曼妙,面容精致迷人,就如同静静开放的水仙花,沉静,纯美。

随即,不少女弟子反应过来,禁不住轻笑出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