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欲哭无泪

上一章: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跑 下一章: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仙子

这一瞬间,岳风欲哭无泪。

“阁主!”

她和宇文焰情同姐妹,见宇文焰清白受损,心里很是气愤。

简直该死。

此时,宇文姬冷冷看着岳风:“你好大胆子,竟敢偷看尊主沐浴,枉费本座还那么尊敬你,没想到你是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

卧槽!

“阁主!”

“阁主,你误会了。”岳风苦笑一声,解释道:“我哪有胆子偷看尊主沐浴啊,是那条黑布不小心掉了,我无意间看到的,而且,我也不知道尊主是女的呀。”

“狂妄恶徒!”

岳风心头一惊,这是什么暗器?居然如此凌厉。

呼啦!

“是啊!”颜听雪也赶紧道:“既然是误会,尊主就不要计较了,再说了,风先生还要帮你调理伤势。”

竟然用银针做暗器,而且,这些银针看着很特别啊。

尼玛,只是看了一眼,就要掉脑袋?要是碰了你,岂不是要被千刀万剐?

咕咚。

这宇文焰也太小心眼儿了,都说了是误会,打一巴掌就算了,竟然还派几个弟子,时刻监看着自己。这以后自己还怎么离开?

嗖嗖嗖...

卧槽!

宇文姬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却没有拔掉岳风后背的银针。

说真的,宇文焰真想立刻杀了他,但颜听雪说的不错,此人医术高明,自己的伤势还需要他帮忙调理,只能打消了杀人的念头。

说着,宇文焰抬起玉手,点住了岳风身上的几个穴道,同时拔下了银针。

而另外几道打空的寒芒,则是钉在了岳风面前的地上,岳风借着月光看到,赫然是几枚银针,只是比针灸用的银针短很多,上面闪烁着淡淡的紫色光芒,并且,针尾处还雕成了羽毛的形状。

宇文姬却是俏脸寒霜,见岳风头也不回的向前跑,顿时有些怒了,玉手一抬,就见几道寒芒,划破夜空,直接向岳风而去。

感受到岳风的目光,宇文焰气的娇躯发颤,娇喝一声,吩咐道:“给本尊立刻杀了他,杀他之前,先把一双眼睛挖下来。”

听到这话,宇文姬目光闪烁,冷冷道:“既然是不小心看到的,你跑什么?”

见岳风不像是说谎,宇文姬目光有所缓和。

更让岳风惊愕的是,自己后背的风无穴,被银针扎上之后,身子一点都不能动弹,要知道,岳风接近渡劫境的实力,就算被暗器打中,也能轻松的弹开,而这枚银针,岳风尝试着催动内力,却怎么也逼不出来。

嘶!

说真的,岳风懒得解释当时的情况,但没办法,宇文姬的银针暗器,太古怪了,自己一动不能动,不解释的话,只怕误会更大。

嗯!

呼!

“风涛!”

就在这时,宇文焰穿着一件睡袍走了过来,白白的长腿露在外面,别提多性感了。只不过此时,她绝美的脸上,透着愤怒,不过那若隐若现的曲线,依然让岳风看的眼睛发直。

尼玛!

不过还好,她们不知道自己的真正目的,就是要离开夕颜阁。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清白如玉,却被他看光了,对宇文焰来说,如同奇耻大辱,就算不杀他,也不能轻饶了他。

“啪!”

就在岳风看着天羽针,惊疑不定的时候,宇文姬和颜听雪众人,追到了跟前。

这时,颜听雪咬着嘴唇,轻轻道:“看来,这真的是一个误会,风先生不是故意的。若他真是好色之徒的话,也不会只看尊主沐浴了....而且,尊主女儿家的身份,他事先也不知道。”

说这些的时候,宇文焰瞪了岳风一眼,余怒未消。

说着,岳风暗暗留意宇文姬的反应,同时心里郁闷的不行。

“是,尊主!”几个女弟子应了一声,随即像押犯人一样,把岳风带回房间。

噗噗噗...

这一巴掌很重,一瞬间,周围没有半点声音,所有人都愣住了。

“从现在起,派几个人贴身跟着他。”宇文焰精致的脸上,冷如冰霜,没有半点的波动,冷冷吩咐道:“不许他在夕颜阁中,随便走动。一旦他有什么不轨的行为,直接杀了。”

如此一来,岳风一样受制。

说真的,要是以前,有几个漂亮的女弟子,时刻监看这自己,岳风心里必定无比畅快,然而此时,心里只想着离开夕颜阁,哪有心情考虑这些。

话音刚落,岳风苦涩道:“尊主沐浴被我看了,非要杀我,我不跑,站在那里等死吗?”

就在这时,宇文焰慢慢走近,毫无征兆的一巴掌,甩在了岳风的脸上。

看到这些银针,岳风内心一片震动。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一脸的无辜和诚恳。

天羽针,使用特殊的紫金精铁铸成,一旦被刺中穴道,穴道周围的气血,就会被阻隔,别说是岳风了,就算是渡劫境的强者,也无可奈何。

“风涛,今天的事儿,本尊不和你计较,但如果有下次,本尊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宇文焰冷冷的说着。

其实,在宇文焰的心里,也知道刚才的事儿,是个误会,眼前这个风涛,不是有意偷看自己的。

此时,整个全场寂静无声,几乎是落针可闻,气氛无比的压抑。

静!

岳风吃了一惊,赶紧移开视线,苦笑道:“尊主,你先别激动,这真的是个误会。”

宇文焰没有说话,目光紧紧的盯着岳风,透着煞气和阴戾。

这个人,之前偷看自己沐浴,罪无可恕,而现在被抓了,一双眼睛还不规矩。

心想着,岳风赶紧躲闪,然而,还是没有彻底避开,就见一道寒芒,直接打在岳风后背的风无穴上,顿时,岳风身子一僵,动也不能动了。

尼玛,眼看着就能离开夕颜阁了,哪想到,这宇文姬竟然用一根银针,封住了自己的穴道,真是前功尽弃。

岳风暗暗吞咽口水,额头冒了一层冷汗,尼玛,这宇文焰不会真要杀了自己吧。说真的,被银针封了穴道,一动不能动,宇文焰真要动手,自己可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此时的岳风,还不知道,宇文姬施展的暗器,正是她压箱底的绝技‘天羽针’。

寒芒所过之处,空气发出一阵轻微的尖啸声,快速闪电,眨眼间就到了岳风的后背。

这时,宇文姬走过来,冲着宇文焰柔声劝慰到:“刚才风先生把情况说了,是黑布不小心掉了,他不是有意的,这事儿就算了吧。”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