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害惨了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还问我为什么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轻视

此时此刻。

就见谢南伯和岳风缓缓走了进来。

但没办法,眼前的可是陛下的朋友啊,那里得罪的起?

“我...”

就在孙婷暗暗诧异的时候,谢南伯快步走过来,脸上陪着笑容,歉意道:“这位就是中元大陆来的孙大小姐吧,我是谢南伯,苍龙关守备官,犬子胆大妄为,冒犯了小姐,真是对不住。刚才本官已经教训了这个孽子,希望孙大小姐,大人大量,不要跟他计较了。”

“抱歉!”

谢南伯挤出一丝笑容,很是诚恳的冲着岳风道:“本官这就把你的两个朋友放了,请随我一起吧。”

话音刚落,谢南伯赶紧点头附和:“这个孽子一向跋扈,我一直忙于公务,没时间管教,今天幸好这位阁下仗义出手,才没让孽子酿成大错。”

是了,周围这么多从地园大陆逃难来的百姓,父亲为了名声,自然要教训一下自己,做做样子,可是...这下手也太狠了吧。

几秒后,孙婷反应过来,目光看着岳风,忍不住好奇道:“风涛,你...你认识这位谢大人?”

谢南伯看出来了,岳风不想张扬,自然也不敢说出他的身份,只能全力配合!

“爹!”

呼!

“是..是!”谢南伯擦了下额头的冷汗,连连点头。

孙婷冷着脸,没有理会。

只是谢振东始终想不明白,父亲一向袒护自己,今天怎么忽然变了。

直到这个时候,周围的士兵,这才敢过去,纷纷围住谢振东。

什么情况?

下一秒,谢振东看到周围的百姓,忽然想到了什么。

“记住了...”

马德,都是这个小子捣乱。

独孤靖越想越气,要不是表妹在身边,真想破口大骂。

说着,独孤靖很是气愤,絮絮叨叨起来:“照我说,那个风涛就是活该,自以为有些实力,就敢挑衅守备官的儿子,马德,要不是他惹怒了那个谢振东,咱们俩也不会被关起来。”

说真的,谢南伯对这个儿子,一向很纵容。

说到这里,谢南伯还不解气,瞪着谢振东道:“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再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儿,你就不是我儿子,老子打断你的腿,逐出家门,记住了没?”

“谢南伯大人。”

说这些的时候,谢振东心里一万个不情愿,那孙大小姐可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啊,还以为今天能一亲香泽呢,这下美梦全泡汤了。

心想着,谢振东怨毒的看了岳风一眼。不是他捣乱,自己早就把孙婷带走了,父亲也不会听到动静赶过来。

一旁的独孤靖,也是满脸诧异,看着岳风的目光,透着几分轻蔑和怨气。

尤其是孙婷,精致的脸上,除了忐忑不安,还有些担心。

呼!

说起来,谢南伯很是自傲,要是平时,绝对不会对一个女子如此低声下气。

那风涛彻底惹怒了谢振东,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谢振东会不会把他杀了啊...

“表妹。”

被孙婷呵斥,独孤靖很没趣的低着头,嘟哝道:“表妹,我当时委曲求全,不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嘛...”

岳风微微一笑,摇头道:“我哪儿认识谢大人啊,是谢大人心怀一腔正义,看不惯自己儿子的作为,所以要亲自来放了你们。”

岳风点点头,缓缓跟上。

独孤靖舒了口气,看了一眼岳风,没有半点的感激,反而更加的厌恶。

看到这一幕,紧紧跟在后面的谢振东,忍不住叫了一声:“你真的要放人啊?”

马德,这小子运气真好,碰到了谢南伯这样的好官,若是谢南伯偏袒儿子,自己和表妹,岂不是被他害惨了。

同样是男人,表哥在关键时刻,向谢振东服软,真是丢尽了独孤家族的脸,而那个风涛,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却不畏强势,是个真血性的男人。

谢振东低头应了一声,心里难受啊,本以为爹能帮自己出气的,却没想到,反倒把自己打了一顿!真是太憋屈了!

谢振东说不出的憋屈和恼火,在众人的搀扶下,远远跟在后面,目光看着岳风的背影,满是阴狠。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个谢南伯是个好官,还以为他和风涛认识呢。

声音不大,却充满威严,不容置疑。

孙婷气的娇躯发颤,跺脚道:“独孤靖,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人家为了救我,才得罪了谢振东,你不感激就算了,还一直埋怨。”

“住嘴..”

这时,岳风冲着谢南伯淡淡道:“别忙着教训儿子了,我那两个朋友,被你儿子关起来了,该放了吧。”

吱呀!

听到这话,孙婷和独孤靖都愣了下,紧接着,看到站在门外,皮青脸肿的谢振东,两人顿时目瞪口呆,彻底傻了。

“风涛,你也被抓了?”孙婷不认识谢南伯,注意力都在岳风身上,娇躯一颤,禁不住开口询问。

这....

是的,岳风不想在孙婷面前表露身份,在他心里,和孙婷只是刚认识,而且刚才在百姓面前,已经隐瞒了身份,在孙婷面前,也继续瞒着吧。

说这些的时候,孙婷看着独孤靖的目光中,充满了失望。

眼前这个老者,就是苍龙关守备谢南伯?而且....刚刚还教训了谢振东?

难道是因为这个小子?

孙婷和独孤靖,一下子紧张起来,可看到后面跟进来的人,顿时愣住了。

码的!

“到了!”谢南伯一脸恭维,就要带着岳风去后花园。

两人相比,真是天差地别。

正说着,就听到门被轻轻推开了,紧接着,两个士兵快步走了进来,神情很是严峻。

听到这话,孙婷和独孤靖,都是一脸恍然。

“闭嘴!”谢南伯气得不轻,爆喝一声。

刚说完,见岳风手脚没有被绑,孙婷又愣住了。

见孙婷的样子,独孤靖猜到了什么,忍不住叫道:“你不会还在担心那个风涛吧,咱们现在自身都难保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担心他做什么?”

小子,你给我等着,刚才父亲打我,只是在百姓面前做样子,一会儿到了我家府上,本少爷非扒了你的皮。

现在到了家里,周围没有百姓观看了,父亲没必要再装腔作势了吧。

心想着,谢振东看了一眼岳风,想看出一些端倪,可看来看去,怎么也看不出这人有什么特别之处!

“阁下!”

什么情况?风涛没有被抓?

随即,谢南伯瞪着谢振东怒喝道:“人关哪儿了?”

谢振东心里很不服气,可在父亲面前,也不敢放肆,低声道:“在府上,后花园的厢房里。”

啥?

很快,到了一处讲究的大院子跟前,岳风看到,大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两个苍劲的大字:谢府。

“对对。”

见父亲发怒不像是装的,谢振东身子一颤,赶紧闭上了嘴,不过心里依旧不服气。

这都是因为风涛吗?他和谢南伯什么关系?

“公子,你没事吧?!”

话音落下,谢南伯快步在前面引路。

此时的谢振东,认定父亲打自己,是想在外来百姓面前,做一个好官的形象,完全和岳风没关系。

但此时,陛下就在一旁看着,谢南伯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继续护短了。

后花园一间厢房中,孙婷和独孤靖,被绑在椅子上,两人的脸色都是无比的惊怒和惶恐。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