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被他骗了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激动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废物

岳无涯捂着脸,顿时懵了,呆呆的看着任盈盈,说不出话来。

“小姨...”

这时,岳风没有犹豫,将被换下衣服的士兵队长,以及那些士兵,一个个弄到穷奇的背上,然后将这十几个人,前胸贴后背的绑在一起。

在得知自己尊敬的小姨任盈盈,也和岳风好了之后,岳无涯难以接受,心里对岳风更加仇视了。

“快!”

这....

见岳无涯一脸冰冷,对自己给的归元丹十分抗拒,岳风忍不住催促道:“赶紧服用了,恢复了内力,咱们才好逃出去。”

做完这些,岳风拍了拍穷奇的脑袋,语气温和,发出了指令:“能不能成功就看你了,去吧,带着背上的这些人,冲出大营,飞得越远越好,尽量多吸引大营的人。”

一句话,如同一把无形的大锤狠狠砸在岳风心口。

岳风心头泛起阵阵痛楚,看着岳无涯苦涩道:“涯儿,到现在你还在恨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拿到归元丹,任盈盈和各门派高手,没有丝毫犹豫,赶紧服用下去,很快,被封的内力,就快速恢复起来。

就在这时,岳风摇头叹息一声,随后身影一闪,眨眼间到了岳无涯身后,一掌切在他的脑后,岳无涯内力被封,刚才也没有服用归元丹,根本反应不过来,身子一软,直接昏了过去。

“你...”任盈盈气的直跺脚。

簌簌簌....

穷奇具备灵性,明白岳风的意思,嘶吼了一声作为回应,随后煽动翅膀,一下子冲出了牢房。

语气冰冷,很是决绝。

几秒后,岳无涯反应过来,狠狠道:“好,你们都是对的,我是错的。”

最后一句,岳无涯几乎是嘶吼出来。

听到这话,任盈盈和众人,都没有丝毫犹豫,赶紧返回各自的牢房。

牢房大门虽然坚韧,可也顶不住穷奇的冲击,瞬间支离破碎。随即,穷奇在冲天而起,在大营的半空中盘旋了下,就向着远处的高空而去。

“涯儿!”

岳风微微一笑,看着任盈盈众人,很是从容惬意:“咱们只要演一场戏,就可以了。”

岳风叹口气,冲着任盈盈苦笑道:“这孩子个性太倔了,暂时说不通,只能这样了。”

“穷奇?”

说着,岳无涯看着岳风,目光闪烁着仇视,继续道:“我告诉你,就算我死在牢房里,也不会跟你走,更不会收你半点恩惠。”

岳风救走了十几个犯人?自己被他骗了?

“接下来呢?”

岳风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自己稍作打扮了一下,看上去和士兵队长差不多,这才开口道:“好了,大家不要慌,你们赶紧返回牢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演戏?

嘭!

啪!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看着昏迷的岳无涯,很是心疼。

听到这话,不管是任盈盈,还是各门派高手,都是愣了下。

动静瞬间惊动了整个大营,不少北瀛士兵冲出来,指着天空中的穷奇大喊大叫,随后不少士兵,纷纷出动,追了上去。

怎么回事儿?

说真的,岳风心里一直愧对岳无涯,从没想过出手打晕他,但现在大家还在北瀛大营的牢房里,危机四伏,不能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为什么要原谅你?”岳无涯冷冷反驳,越想越气,几乎是歇里斯底:“你值得我原谅吗....”

霎时间,伴随着一股气息的震动,就见穷奇那庞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浑身弥漫着强大的神兽气息。

啪!

嘭!

说着,岳无涯坐在牢房的稻草上,一脸坚决:“你们要走你们走,反正我不走。”

呼啦!

嗡!

“这样也好!”

话音刚落,任盈盈看不下去了,快步过来,一巴掌甩在了岳无涯脸上。

一切就绪之后,岳风拿出灵兽囊,放出了穷奇灵兽。

原本岳风还在发愁,怎么混入北瀛大营,结果共工就找上门了,岳风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更重要的,共工就在大牢外面,岳无涯这么激动,若是叫喊声惊动了共工,就麻烦了。

“不要慌!”

唉!

“吼!”

见时间不多了,岳风没有过多解释,指着昏迷在地上的十几个士兵:“过来几个人,换上这些士兵的衣服,然后躺在地上,装成被打伤的样子,快...”

“看,穷奇背上有人..不好,岳风把人救走了,追!”

与此同时,周围的各门派高手,也都紧锁眉头,紧张的不行。

正是岳无涯。

这时,任盈盈和其他人,都紧紧盯着岳风,等待着他下一步指示。

岳风本来炼制了几十颗,打算救任盈盈的时候用,结果各门派也被抓了,所以,岳风邀请神农帮忙,又炼制了不少出来。

死在牢里,也不跟你走。

这时,各门派高手反应过来,立刻有十几个人走过来,按照岳风的吩咐,换上了士兵的衣服,然后躺在地上,装成昏迷的样子。

这一巴掌,任盈盈打的不重,她十分疼爱岳无涯,从来不舍得打,但见他这样对待自己的父亲,还是忍不住了。

岳风的做法,任盈盈很是理解,不过想到眼前的局面,还是有些紧张,忍不住问道:“现在大家都恢复了内力,可咱们怎么出去啊?”

此时的岳无涯,心里除了委屈,还有些愤慨,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向疼爱自己的小姨,竟然为了岳风而动手打自己。

话音刚落,岳无涯将归元丹扔在了岳风身上,冷冷道:“收起你那假惺惺的嘴脸,这破丹药,我不吃。”

共工给的半个时辰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片刻也不能浪费。

说着,岳风快步走过去,换上了士兵队长的衣服,同时将自己的衣服,给士兵队长穿好。

然而,却有一个人拿着归元丹,根本没有服用的意思,满脸嫌弃。

咕咚....

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

是啊,就算内力恢复了,也不一定能逃出去,毕竟这里是北瀛大营,戒备森严。各门派高手加起来几万人,怎么可能是几十万大军的对手?

此时此刻,大牢门外,共工仰望夜空中,迅速远去的穷奇,绝美的脸上,惊愕无比。

“那不是岳风的灵兽吗?”

“涯儿,不管你心里有多少委屈,也不能这么对他,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父亲。”任盈盈寒着脸,可看着岳无涯的目光中,却透着几分的无奈和心疼。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