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章 将计就计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对不起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放心

这一刻,张角很想立刻派人抓文丑丑,当场击杀,但转念一想,既然文丑丑要玩手段,自己就将计就计。

张角冷笑一声,缓缓道:“你老实说,是文丑丑逼迫你的,还是你自己真的要投效于我?说实话,不然的话,半个小时后,你就等着投胎吧。”

文丑丑应了一声,和白马一起走出了大殿。

“大圣!你想的太简单了。”文丑丑摇了摇头,苦笑解释道:“要是能这样,我早就这么做了,张角对我还有戒备,只怕山下还埋伏着不少人呢,我要放了你,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听到吩咐,那弟子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张角微微眯起眼,笑而不语。

文丑丑环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一个瘦高男子的身上:“白马,就你吧,以后你留下来,陪我一起在张角身边....”

前脚刚走,旁边一个弟子,小心翼翼道:“这文丑丑也算是一代枭雄,以他的威望,不可能只劝降一个人,而且,还是他长生殿的属下,为何主公对他还这么客气?”

“我...”白马冷汗淋漓,整个人都傻了。

张角微微一笑,没有回应,而是忽然起身冲到了白马面前,出手如电,一掌向着白马心口拍来。

“殿主!”

见他答应,文丑丑点了点头,随即和众人说了几句,就带着白马离开了牢房。

名字都这么可怕,肯定十分阴毒。

得知情况,张角的脸色阴沉下来,难看无比,自己果然猜中了,这个文丑丑是假装的,但不得不说,装的真像,为了骗自己的信任,还斩断了一条手臂。

张角露出一丝冷笑,缓缓道:“白马法王,你也是江湖上有名望的人,你可听说过‘摧心蚀骨掌’?”

张角坐在宝座上,上下打量着白马,微笑道:“文殿主,果然是守信之人,这么快就招降了一个得力的属下,不错...”

玛德,都是文丑丑害的,非要选自己,现在好了,很快就被张角识破.....

“张先生,你....”白马呆呆看着张角,诧异开口。

文丑丑考虑好了,若是挑选孙大圣,或者任盈盈这些人的话,张角必定不信,毕竟,孙大圣性格火爆,宁死不屈,而任盈盈机智聪颖,刚正不阿,都不是轻易投降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文丑丑只能选择稳住张角,然后再慢慢找准机会。

“白马!”文丑丑脸色一沉,怒喝道:“你身为长生殿法王之一,肩负重任,如今长生殿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你要退缩?”

“这种掌法,一开始打在身上没什么感觉。”张角笑着解释道:“可半个时辰内,没有解救之法,心脉会千疮百孔,全身筋骨寸断,会死的非常惨。”

几分钟后!

短暂的沉默之后,众人面面相觑,文哥到底要挑谁呢?

几分钟后,那弟子回来了,身后跟着一脸忐忑的白马。

张角很是高兴,抬了抬手:“不用这么客气了,对了,文殿主也累了,还受了伤,尽早去休息吧。”

“而且,我想好了,等放了你们,我继续留在张角身边,这样,他怎么计划对付风子,我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唰!

白马法王身子一颤,满脸惶恐:“我...我恐怕不能胜任啊....”

这一刻,众人的目光,也都紧紧盯着文丑丑。

进了大殿,白马说不出的惶恐不安:“忽然招请属下,不知道有何吩咐。”

好你个文丑丑,非要拉我趟这摊浑水,真到了生死为难之际,就别怪我不仁不义了。

听到这话,白马一脸迷惑,但琢磨这几个字的深意,还是有些不妙。

任盈盈紧咬着嘴唇,忍不住道:“你的意思,让我们全部假意投降?可是....这样太假了,张角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出来。”

说着,文丑丑神色复杂起来,继续道:“刚才我假意答应张角,来对你们劝降。”

声音不大,却充满威仪。

白马脸色一白,差点瘫坐在地上,惶恐道:“张先生,我是真心投诚,你为何这样对我?”

几秒后,张角吩咐道:“你出去看一下,若是文丑丑和白马分开休息了,就单独把白马叫过来,不要惊动文丑丑,若是两人在一起,就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唰!

玛德。

张角速度太快,白马根本反应不过来,直接被打在心口的位置,霎时间,白马魂飞魄散,腿都软了。

“主要还是张先生礼贤下士,令白马法王十分敬佩。”文丑丑在一旁陪笑道。

话音刚落,孙大圣一脸的抵触,忍不住叫道:“文哥,这样太麻烦了,既然张角已经信任你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你直接放了我们不好吗?”

话音刚落,白马赶紧拱手行礼,恭恭敬敬道:“白马,以后任凭张先生差遣。”

说这些的时候,文丑丑很是无奈,要知道,无天组织总坛戒备森严,驻守在这里的精英弟子,多达十万人,只靠文丑丑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将孙大圣这些人全部放走。

心想着,白马一下子跪在地上,惶恐道:“张先生饶命,都是文丑丑让我这么做的,其实...他也是假意投降...”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不错,文丑丑选的人,正是长生殿的白马法王,也是当年文丑丑刚做殿主的时候,第一个出来反对的人。

文丑丑点了点头:“是的,所以我决定挑几个人,和我一样,假装投降张角,这样就不怕怀疑了。”

听到这些,任盈盈和孙大圣都沉默下去。

然而让白马惊诧的是,挨了这一掌,自己完好无损,甚至一点疼痛都没有。

说真的,当时文丑丑自断一臂,以示诚意,却是让张角很触动,但张角也不是傻子,意识到可能是文丑丑的苦肉计。

什么?

说这些的时候,白马一脸的忠诚,眼中却闪烁着不服和森冷。

“真心投诚?”

那可是张角啊,留在他身边当卧底,简直比虎口拔牙还要危险。

“主公!”

“张先生。”

而此时,见他成功劝降了白马,张角也没放松警惕。

见殿主发怒,白马脸色煞白,赶紧点头:“属下遵从殿主之命,不敢有违。”

摧心蚀骨掌?

“好,好!”

呼!

接下来的几分钟,白马将文丑丑的计划说了出来。

文丑丑深吸口气,苦笑道:“张角要利用你们抓风子,暂时不会要你们的命,但此人阴狠毒辣,最后抓风子成不成功,最后都会拿你们开刀。”

啪!

大殿中。

要知道,文丑丑这么做太冒险了,但除此之外,似乎也没别的办法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