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没必要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玄妙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大言不惭

唰!

此时的柳箐箐,一身淡黄色长裙,衬托着玲珑有致的身材,一头秀发,如瀑布般披散在肩头,显得仙气十足。

岳风正要开口招呼,却被柳箐箐打断了。

心里嘀咕着,岳风忍不住拉了柳箐箐一下,慢悠悠道:“先带我去见嫦娥娘娘吧,一个将死之人,没必要跟她费口舌。”

尼玛!

张娜轻笑一声,上下打量着岳风:“这人谁啊?浑身脏兮兮的,要饭的一样。”

很快,在柳箐箐的带领下,岳风进入后山禁地。

“你...”

这人谁啊?穿的像是一个叫花子一样,呆呆傻傻的,好有趣!

听到这话,柳箐箐眼睛一亮:“你是风师弟派来的?快请进!”说着,就领着岳风穿过了石阵。

“无尘,咱们走。”

在柳箐箐心里,岳风虽然是名动九州的大人物,但在她这里,永远都是自己的师弟,这样不是为了证明地位,而是觉得亲切。

岳风笑了笑,点头道:“明白!”

柳箐箐一脸无惧,看着张娜毫不客气道:“张娜,我做什么,好像不需要向你禀报吧,至于这个人,是来请见嫦娥娘娘的,你别捣乱,让开!”

岳风记得很清楚,当时加入星木坛的时候,自己假冒渔民,所有人都看不起自己,唯有这个柳箐箐,对自己十分照顾。

这一瞬间,张娜也看到了岳风两个,目光先是鄙夷的看了一眼岳风,随后锁定在柳箐箐身上。

这时候,岳风看不下去了,玛德这个张娜,真是让人恶心,同样都长得漂亮,柳箐箐如此善良,张娜怎么就如此恶毒呢?

看到柳箐箐,岳风心里一喜。

“无尘!”

既然师姐没有认出自己,自己就将错就错,要知道,琉金坛和岳风有一些恩怨,若是得知岳风回来,肯定会暗中搞手脚。

岳风忘不了,当初加入圣宗的时候,琉金坛因为和星木坛的恩怨,处处找自己麻烦,尤其是这个张娜,当时把自己骗到后山,差点害死自己。

不得不说,柳箐箐也是一等一的绝世美女,三年不见,变得更加迷人了。

一路上,有不少圣宗弟子,好奇的打量着岳风,尤其是一些女弟子,都是暗笑不已。

正是琉金坛的大师姐,张娜!

这个人真是的,刚刚交代他不要乱说话,他偏不听,眼前的张娜最是记仇,他怎么惹得起?

没错,她是对岳风有好感,可也没张娜说的那么夸张。

刚才岳风就注意到了,张娜手上拿着一株玄黄草,玄黄草是阳性灵药,有补血养气的功效,而且岳风记得,张娜修炼的是阴性的功法。

“这么急着帮岳风,你是想做天门宗主夫人啊?”

听到这话,张娜脸色一变,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冲着岳风大骂道:“瞎了你的狗眼,知道我是谁吗?你敢咒我?”

“要见嫦娥娘娘?”

这个张娜,还真是一点没变,三年过去了,还是那样遭人嫌。

心想着,岳风客气的拱了拱手:“在下无尘,是天门宗主岳风派来的,特意找嫦娥娘娘,有要事禀告!”

刚走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了张娜刻薄的声音:“柳箐箐,走这么快做什么?看到我就这么怕吗?”

看到这一幕,岳风暗暗皱眉。

张娜看着柳箐箐,眼中满是讥讽:“我说你怎么如此护着他,原来是岳风派来的人啊,当年岳风在圣宗当弟子的时候,你们俩就不正常,后来知道岳风是天门宗主,我看你当时心花怒放的样子,都恨不得想钻到岳风怀里!”

不过这样也好!

不愧是风师弟派来的人,但就这份气质,都不是其他宗门弟子能比的,要知道,圣宗在九州之内,是赫赫有名的隐世宗门,一般人进来,必定会诚惶诚恐,可是这个无尘,却出奇的镇定,真是难得。

“你是何人,为何要闯我圣宗?”柳箐箐面色淡然,开口质问道。

感受到那些弟子的目光,岳风一脸淡然!

岳风从张娜的脸色看出来,这段时间,她用了不少玄黄草,可以说,体内的隐患,已经种下了,所以才这么一说。

岳风的人?

尼玛!

心想着,柳箐箐还是忍不住提醒道:“无尘,圣宗门规森严,你不要乱闯,等下到了嫦娥娘娘休息的地方,更不要乱说话,知道吗?”

张娜气的直跺脚,脸色涨红,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

然而世上很多事情,就那么不随人愿!

说出最后两句话的时候,张娜满脸的刻薄!

不错,岳风在蛮荒诡域呆了三年,脸上留了三道疤痕,模样和气质,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柳箐箐完全认不出来了。

不得不说,张娜尖酸刻薄,这几句话是将她的性格,发挥的淋漓尽致。

柳箐箐轻轻开口,同时脚步加快,显然是懒得和张娜说话!

看到张娜,岳风顿时暗暗皱眉,怎么碰到这个女的了?

果然!

“如今对岳风的属下,比自己的师兄弟都亲!”

正说着,就看到前方走来一个性感的身影,年纪和柳箐箐差不多,一身粉色长裙,五官绝美惹人遐想,只是神情透着几分的傲气。

听到这话,张娜先是一愣,随后表情变得精彩无比。

岳风急于见嫦娥,不想节外生枝。

“啧啧。”

“还有,此人这一身打扮,谁知道他是什么来历?”

呃...

柳箐箐本想给岳风介绍一下周围的风景,但看到张娜,心情瞬间糟糕起来!

唰!

岳风很是尴尬,三年没见,师姐不认识自己了。

说着,张娜冲着柳箐箐质问道:“不知道这里是禁地吗?还带一个外人进来,你是不是忘了门规了?”

身为琉金坛的大师姐,谁见了不礼让三分,可这个人,竟然说自己是将死之人,太可恶了。

“让我猜猜,这个男人不会是你在山下的相好吧?想把他带进来,加入圣宗,你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呵呵,你可别忘了咱们圣宗的规矩,被掌门查出来,可是要被逐出师门的!”

见他的表情,柳箐箐暗暗点头,很是赞赏。

很明显,张娜修炼到了瓶颈,体内阴气过盛,就想用玄黄草压制一下,但阴阳相克,以她的情况,玄黄草用多了十分危险,会危及生命。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轻描淡写的瞥了张娜一眼。

柳箐箐也是急得不行,忍不住拉了岳风一下:“你别乱说话啊。”

而且,师姐一直对自己不错,若是知道是自己派来的人,肯定不会怠慢!

柳箐箐气的不行,娇躯颤抖不已:“张娜,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我告诉你,这人是岳风派来的,找嫦娥娘娘有正事禀告!”

正是星木坛的师姐柳箐箐。

柳箐箐站住脚步,回头看着张娜,淡淡道:“我为什么要怕你?”

听到这话,张娜冷冷一笑,脸上满是轻蔑:“柳箐箐,你脑子进水了?嫦娥娘娘母仪天下,仙子一样的存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