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怎么了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大言不惭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多有得罪

“无尘,走吧!”柳箐箐掩饰着心里的无奈,低声道。

岳风挠头笑了笑,随意回应道:“我学过一些医术,医术讲究望闻问切,我从这个张娜的脸色看出来的。”

谢流云站在那里,一脸微笑,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

“柳箐箐!”

柳箐箐娇躯一颤,随后轻轻叹了口气,点头道:“好的,谢坛主!”

这个无尘,就不能忍忍吗?非要逞一时口舌之快?

虽然他是岳风的手下,可也自信的有些过头了。

柳箐箐想好了,谢流云在这里,自己肯定没办法带着岳风去见嫦娥了,等下先去找师父,然后让师父安排岳风和嫦娥见面吧。

“你觉得自己很厉害?好,我就按照你的办法试试,看看会不会立刻就死!”

“小子!”

“你别说了!”柳箐箐哭笑不得,低声制止。

“玛德,你说什么?”

“记住,再有下一次的话,我可要按照门规处置你了。”

“做什么白日梦!?”

不可能啊,自己明明帮她成功融合了。

听到岳风的回答,柳箐箐眼眸闪烁,忍不住的打量着岳风。

什么?

然而,几分钟过去了,谢流云额头上,布满了汗珠,焦急的不行。

见柳箐箐一脸为难,岳风笑了笑,低声道:“你不用纠结,他们很快就会来求我的。”

看到这一幕,柳箐箐娇躯一颤,呆呆的看着岳风,很是震惊。

玛德,那个小子怎么可能知道?

这一瞬间,不管是张娜,还是其他琉金坛弟子,都是无比的来火。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一脸的认真。

“师父,大师姐怎么了?”一个弟子忍不住问道!

话音落下,张娜运转内力,分别注入风池穴和阴神穴。

说着,谢流云命令身边的几个弟子:“快,把你们师姐弄到旁边的凉亭,我要立刻为她调息内力!”

这个人....自信的样子,好像岳风啊。

什么情况?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

是的,岳风看得出来,张娜暂时没事儿,但过不了一会儿,必有厄运发生,因为以她的情况,将内力注入阴神穴和风池穴,是十分危险的行为。

“可以,就看人家肯不肯了!”

谢流云紧锁眉头,脸色难看至极,同时也有些不得其解。

霎时间,感应到张娜体内的情况,谢流云脸色一变,暗暗震惊不已。

这一刻,张娜一个师弟忍不住了,指着岳风大叫道:“小子,这次你还有什么话说?想在我们圣宗装人物?我看你是来错了地方!”

说真的,这个张娜很可恶,当初自己还在圣宗的时候,故意把自己骗到后山,害的自己掉落悬崖,若不是福大命大,早就粉身碎骨了。

这人是岳风派来的,怎么能赶走?可是...自己若是不答应,必定和琉金坛引发冲突,毕竟,自己只是星木坛的大师姐,没资格和谢流云叫板啊。

柳箐箐更是急得直跺脚!

这...

谢流云尝试了好几次,可每次到最后都失败了,要知道,这两年内,张娜使用的玄黄草太多,导致丹田淤积的阳性之毒很深,虽说谢流云已经到了渡劫境,可因为没有正确的办法,根本无法彻底驱除。

凉亭这边!

“就是,赶紧把这人轰走!”

说着,就要带着岳风离开!

就看到,张娜将内里注入两个穴道之后,神色如常,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师父!”

然而就在这时,站在那里一脸得意的张娜,忽然发出一声痛处的低吟,紧接着捂着肚子,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一开始,柳箐箐和众人一样,也以为岳风是信口胡说,却怎么都没想到,反转来的这么快!

然而,岳风声音虽然小,却还是被谢流云等人听到了!

“呵呵!”

随即,几个弟子反应过来,赶紧围了上去。

此时的谢流云,清楚的感应到,张娜丹田内力紊乱的厉害,同时,一股阳性之力,在她经脉中,肆意游窜。

就看到,张娜脸色惨白无比,冷汗直冒,娇躯不停发颤。

“师姐,您怎么了?”

不远处,柳箐箐若有所思。

在他心里,眼前这个人说的,全都是无稽之谈,自己已经彻底帮助张娜,将体内的阳性融合,怎么可能产生阳性之毒?

岳风则是一脸淡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打扮的像个叫花子一样,还敢质疑我们师父?真是可笑!”

张娜躺在那里,脸上满是痛处,虚弱道:“师父,我好难受,浑身好热....我真的好难受。”

下一秒,柳箐箐冲着岳风问道:“你怎么对张娜的情况,这么了解?”

张娜冷笑一声,满眼轻蔑的看着岳风:“不愧是岳风的属下,脸皮还真厚,刚才我师父的手段你也看到了,竟然还敢这么说?”

“大师姐!”

“这个...”

寻思着,柳箐箐也没多想,目光转到凉亭,观望着情况。

这...

嗯!

“师姐!!”

这一瞬间,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张娜身上。

此时的张娜,只觉得自己被架在火上烤一样,难受无比。

话音落下,周围不少人附和。

很快,十几秒过去。

就在这时,张娜忍不住痛处,几乎要昏过去了,冲着谢流云道:“我...是不是要死了?”

“那你是不是有办法救张娜?”

说着,就要拉着岳风离开!

“我们求你?”

唉!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谢流云,还是周围的众人,全都愣住了!

听到这话,柳箐箐紧咬着嘴唇,很是为难。

这时,谢流云懒得废话,冲着柳箐箐道:“柳箐箐,不管这人是什么来历,你贸然带他进入禁地,就是违反了门规。既然被我看到了,就不能不管,这次我给你一个机会,立刻把人赶下山!”

谢流云清楚的感觉到,这些阳性之毒,正是玄黄草残留下来的,一开始隐藏在张娜的丹田深处,而自己竟然一直都没察觉。

这小子脑子有病吧?都要被赶下山了,竟然还说我们会去求你?

谢流云也有些慌神,劝慰道:“别瞎说!”

众人呼喊中,谢流云脸色凝重,快步走过去,握起张娜的手腕,开始号脉!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脸色平静,眼中也满是淡漠。

谢流云脸色阴沉,没有回应!

此时,谢流云也没了耐心,脸色铁青,冷冷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带走,赶下山去!”

他竟然说对了,这个张娜真的出问题了。

话音落下,几个弟子七手八脚将张娜扶起来,弄到不远处的凉亭。随后,谢流云开始帮助张娜驱散体内的阳性之毒。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