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赔罪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多有得罪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一模一样

话音落下,谢流云盘膝坐在张娜深厚,开始运转内力,按照岳风说的办法,为她驱除。

话音落下,周围琉金坛的弟子,全都不干了。

声音很小很小,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柳箐箐站在那里,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只觉得眼前的一幕,像是做梦一样,要知道,张娜身为琉金坛的大师姐,一直都高傲的很,如今竟然主动想自己赔罪?

众人的大叫不断传来,岳风丝毫没放在心上,淡淡道:“要彻底救治张娜,需要内功深厚的人才行,谢坛主内力浑厚,我自叹不如。”

说完最后一句,易云封看了一眼张娜。

不错,救治张娜,确实需要深厚的内力,岳风不想暴露身份,自然不能展示内力。

啥?

“柳箐箐..”

说着,易云封眼中满是期待:“不知道兄弟的医术,是从何处学来的?”

心想着,张娜很想拒绝岳风的帮助。可又没那个勇气,毕竟,自己现在的情况,师父和易坛主都束手无策,再耗下去,只怕真的没救了。

这一瞬间,站在旁边的柳箐箐,也是娇躯发颤,紧紧看着岳风,眼中满是欣赏。

而且,男女有别,岳风不想亲自出手,只能交给谢流云了。

这人真是不要命了,敢提出这种要求?自己可是琉金坛的大师姐,怎么能给柳箐箐赔罪?这事儿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在山门上待?

就在这时,岳风微微一笑,冲着谢流云道:“大家都是江湖中人,说话算话,现在你徒弟已经治好了,该履行条件了吧?”

世人都知道,神农和自己关系匪浅,要是说出神农的名字,身份肯定暴露。

这小子挺有种的,敢和谢流云这么说话?

“谢坛主!”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有意无意的看着张娜。

“你敢指使我们师父?”

而且,看到谢流云也没有直接拒绝,张娜只好选择默认。

我去...

她紧紧的咬着嘴唇,看着脸色阴沉的谢流云,心里满是抗拒,刚才师父已经答应了这个无尘,如果自己不向柳箐箐赔罪,师父的脸面也会丢尽,到时候,整个琉金坛,就会是圣宗的笑话。

呼!

“要我们对柳箐箐尊称师姐?还要大师姐向她赔罪?”

“我....”

他清楚的感受到,张娜隐藏在丹田深处的阳性之毒,消失的一干二净,而让他惊愕不已的是,岳风说的办法,和自己之前帮助张娜融合玄黄草的办法,只不过有几个小细节不同而已。

岳风笑了笑,却是没动,而是冲着谢流云道:“谢坛主,我只能说出救人的办法,具体的还是由你来做。”

“小子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旁的易云封反应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岳风:“没想到这位兄弟,看似平平无奇,居然在医术上的造诣如此之高!”

“而且,张娜的情况拖不得,救人要紧!”

不过谢流云自持身份,也没有发作,冷冷看了岳风一眼:“如果你的办法不行,别想活着离开!”

可...可是..自己赔礼道歉,以后还怎么见人?

半个小时后,就看到张娜那张苍白的脸蛋,变得红润了起来,整个人也恢复了精气神,完全没了之前那种半死不活的状态。

谢流云慢慢站起来,心里也是震惊不已。

“我看他就不懂,就故意让师父上场,失败了还能找借口...”

话音落下,谢流云就想动手。

嗡!这一瞬间,张娜那张绝美的容颜,也是瞬间没有血色!

“好小子!”

“这....太不可思议了!”

说完这些,岳风双手背在身后,一副悠然的样子:“好了,谢坛主,你可以开始了!”

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哗然。

不得不说,谢流云能做圣宗的琉金坛坛主,也确实有些本事的,在岳风的指示下,很快将张娜体内的阳性之毒,彻底驱除出来。

此时的张娜,浑身虚弱的不行,不过脸上也透着抗拒。同时,目光狠狠的瞪着岳风。

“妙!真妙啊!”

此时,谢流云怒不可赦,内力涌动,怒视着岳风:“你找死!”

“废话少说,赶紧救人!”谢流云没好气的说道。

所有琉金坛的弟子,一个个脸色大变,很是来火。

一个无名小卒,自己答应让他救张娜,已经很给面子了,他竟然得寸进尺。

自己堂堂琉金坛坛主,地位超然,现在却被一个外来的小子指手画脚的。

虽然动手施救的是谢流云,但在场的人心里都清楚,没有岳风的指示,即便谢流云的内力再深厚,也是于事无补。

可是....他这样是不是太自信了,万一等下救不好张娜呢?

身为妙火坛的坛主,易云封也是聪明人,一眼就看出来,岳风没有说实话,也就没有强求。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一脸认真,眼中却闪烁着笑意。

“真是大言不惭,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原来如此!”易云封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柳箐箐更是心头一震,呆呆的看着岳风,愣住了。

说着,岳风脸色认真起来,一字一句道:“请谢坛主运转内力,将张娜体内残留的阳性之毒,都驱散到经脉之中....”

玛德!

这一瞬间,岳风本来想说是跟神农学的,然而说了一个字,就赶紧改口道:“我无意间得到一本医书,没事儿就钻研一下。”

“大师姐好像彻底痊愈了!”

哗!

她知道,这个岳风的属下,很有正义感,看到琉金坛的人,处处针对自己,此时就趁着张娜的病情,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谢流云气的脸色铁青,一时说不出话来。

站在旁边的易云封,也是皱了皱眉头,饶有兴致的看着岳风,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他真的救好了张娜。而且,就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惊叹不已。

接下来的几分钟,岳风说了很多细节,语气淡然,却不容置疑。

谢流云脸色阴沉,心里也憋着火。

可也就是这几个小细节,差点要了张娜的命。

就在这时,易云封笑呵呵的打圆场:“谢坛主,这位小兄弟说的也不算过分,咱们圣宗五大分坛,都是同门,让你的弟子,喊柳箐箐一声师姐也不算过分。”

感受到谢流云的愤怒,岳风丝毫不慌,淡淡一笑:“怎么?你们琉金坛的尊严,比张娜的性命还要重要?看来你这个当师父的,嘴上说关心,其实也不怎么样啊。”

终于,几秒之后,张娜紧咬着嘴唇,慢慢走到柳箐箐面前,低声道:“之前是我不对,我向你赔罪,我向你赔罪。”

“好了?”

“呵呵!”

呼!

谢流云脸色难看至极,说不出话来反驳!

见他们都不说话了,岳风露出一丝笑容:“好吧,既然你们不说,我就当你们答应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