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跑不了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交出来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敢污蔑我

呼!

什么?

“让我藏起来也行,你得求我!”

一边说,张娜留意着外面的动静,急得都要哭了。

尼玛

说着,岳风暗中给穆清月使了下眼色。

出去?

“嗯!”

听到这话,张娜紧咬着嘴唇,娇躯气的不断发颤,最后深吸口气,强压着怒火,看着岳风:“爸爸,我求你了!”

到了跟前,张娜一脸的不耐烦:“人你也见到了,有什么遗言赶紧说!”

坏了,师父让自己杀岳风,可自己为了得到血战八方,把岳风带到了地牢,还和穆清月见了面,要是这一幕被师父看到,肯定会责罚自己的。

“他现在的情况,肯定是逃不走了,现在要托付我一些后事,麻烦你回避一下吧。”

此时已经是深夜,张娜对地牢附近的环境很熟悉,很轻松就避开了巡逻弟子!

听到这话,穆清月点头附和,说道:“对,先躲起来!”

岳风看了一眼外面,一脸无所谓:“叫不叫是你的事儿,时间不多了,你师父马上就要进来了!唉,他要是见我在这里,只怕你就没机会得到血战八方啦!”

好你个岳风,一抓到机会就耍我,等下师父走了,看我怎么折磨你!

岳风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不叫也可以,我无所谓,反正落在你和你师父手上,都是死!”

此时的岳风,清楚感觉到,外面传来的脚步越来越近,马上就要进入牢房了!

声音不大,却不容置疑。

这!

穆清月坐在那里,绝美的脸上满是焦急。

哈哈...这个张娜这么慌,肯定怕谢流云见了自己,知道她索要血战八方的事情,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耍一耍她!

焦急之下,张娜急得不行,赶紧开口道:“快,快躲在草席下面。”地牢没有床,只有几张草席,不过这里视线昏暗,只要岳风藏好,师父应该不会发现。

“休想。”张娜咬着牙说道。

看到这一幕,穆清月愣住了,哭笑不得。

呵呵...

吱呀!

谢流云对岳风恨之入骨,若是见他在这里,必定会亲自动手,岳风受了重伤,如何是谢流云的对手?

“掌门!”

张娜目光一闪,冷笑道:“岳风,少跟我废话,你有什么话对穆清月说的,赶紧的,别耍花样,我告诉你,我能带你见她,已经很不错了,别得寸进尺!”

而下一秒,看到张娜身后的岳风,穆清月顿时一愣,这...什么情况?

说这些的时候,张娜恨得直咬牙!

玛德,这个张娜,把自己害的那么惨,只是让她喊一声爸爸,真是便宜她了!

此时,岳风点了点头,没有半点死到临头的紧张,淡淡道:“你先出去吧!”

.....

听到这话,张娜紧咬着嘴唇,很是纠结!

唰!

就在这时,牢门被推开,紧接着,一个窈窕的身影,率先走了进来,精致的五官,不过眼神却透着浓浓的讥讽,正是张娜!

穆清月是聪明人,一眼就看出岳风想把张娜支开,就点头道:“张娜,岳风是我徒弟,既然落在了你们手上,就是他的宿命。”

等下师父看到了岳风,自己受责罚没什么,可血战八方的口诀就得不到了。

此时此刻!地牢中!

这个岳风,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计较这个?

啥?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眼中闪烁着狡黠!

“嗯!”

张娜也是俏脸一变,又急又气:“岳风,你真想死是吧?我告诉你,师父要是见了你,你铁定没命!”

“岳风!”

算了,要不就在外面等着,反正岳风受了重伤,也跑不了!

什么?谢流云来了?

听到这个称呼,张娜气的娇躯发颤,指着岳风道:“岳风,你找死!”

说真的,要不是想得到血战八方技能,张娜才不会带岳风来地牢,更不会让他见穆清月。

说着,岳风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反正我也要死了,躲不躲都无所谓!”

遗言?什么遗言?

说真的,称呼岳风爸爸,张娜心里一万个不情愿!

“张娜!”

嘶!

岳风欲哭无泪,本还想着见了穆清月,能商量下对策,结果张娜还没支走,谢流云就来了!

听到这话,穆清月俏脸一变,目光一下子落在了岳风身上。

看到张娜,穆清月娇躯一颤,一下子戒备起来!

张娜不再废话,趁着夜色,带着岳风去了地牢!

谢流云做了掌门,第一件事就把自己抓了,而现在,岳风还在房间里休息,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这话,张娜脸色一变,眼睛几乎要喷火,不过还是强压着怒火:“你想让我怎么求你?”

见她答应的干脆,岳风不再废话,笑眯眯道:“很简单,求我,再叫我一声爸爸。”

紧接着,穆清月明白了什么,张娜要杀岳风,而且必定受了谢流云的命令。

心想着,张娜就要点头答应,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动静。

话音落下,张娜内力涌动,已经忍耐不住杀意了,自己一忍再忍,岳风却得寸进尺,太可恶了!

这一瞬间,不管是岳风,还是张娜和穆清月,与此同时,都吃了一惊,目光闪烁着慌张!

然而,岳风一点也没有动,而是轻舒口气,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娜:“张娜,你师父来了,你慌什么?”

这....

这个混蛋!

但没办法,自己想要得到血战八方,而且都走到这一步了,要是放弃的话,一辈子都会不甘心的,毕竟,方天画戟都拿到手了!

岳风微微一笑,不再废话:“张娜,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师父见了我,必定直接杀了我,到时候,你就得不到血战八方了,对吧,所以才急着让我藏起来。”

先是一声弟子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寝宫外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这个岳风,狡猾多端,还想把自己支开?

眼前这个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怎么可能叫他爸爸?

张娜也是急得不行!

“张娜。”岳风似笑非笑道:“我和我师父说几句悄悄话,你也要听?再说了,我的命就在你手上,何苦咄咄逼人?”

心想着,穆清月气的娇躯颤抖,这谢流云,果然是心狠手辣!

“岳风!”

张娜是谢流云最宠爱的弟子,这时候来地牢,肯定没好事儿!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