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为何解释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全军撤离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必须严惩

“大哥!”

讲到最后一句,苏胜飞似笑非笑的看着岳风:“岳宗主?!这事儿你怎么解释?!”

咔嚓!

最后一句,岳风几乎是嘶吼出来。

这一瞬间,周围众人,都忍不住引论纷纷。

“你....”

而且,白马料定岳风拿不出确凿证据,自然有恃无恐。

岳风摆摆手,示意没什么。

“难道另有隐情?”

听到这话,白马脸色一变,随即轻笑道:“岳风,你少来这一套,广平王无故发起战争,人人得而诛之,刚才对方已经是溃不成军,我多杀几个敌人,还有错了?”

岳风紧紧看着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怒火:“当时在无天组织总坛,不背叛长生殿,突袭文哥,导致他坠落山崖,然后趁机夺取殿主之位,对不对?”

话...

这时,美惠和叶芷心等人,赶紧围了上来,同时,郑宏和不少手下,也纷纷围了过来。

“文殿主不是被张角害死了吗?”

岳风顿时火了,这个傻逼苏胜飞,早知道这样,当时在冥王鼎的内部空间,就不该救他,让他活活被那些地狱妖犬杀了才好。

哈哈....有人帮我说话,看你怎么办。

话音落下,旁边的苏胜飞忍不住帮腔道:“白殿主,我支持你,有些人就是太过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有点本事,就可以对别人指手画脚,随意污蔑,事实上,自己确实一身骚。”

糟了,若是真相暴露,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要知道,在江湖上,最忌讳的就是背叛。

一番话,据理力争。

“哈哈...”

说着,岳风紧握着方天画戟:“今日,我就为文哥报仇,除了你这个败类!”

刚才激战,白马确实勇猛,可他违背了之前的计划,自作主张,害的不少人受伤。

见两人一唱一和,岳风内心的怒火蹭蹭往上涨,紧握拳头,指甲几乎嵌入肉中。

议论中,苏胜飞走出来,冲着岳风道:“岳风,你少摆你那天门宗主的架子,照我看,你就是看到白殿主手里有开天斧,眼红,就故意找麻烦,对不对?”

面对岳风的质问,白马脸色变幻,顿时有些慌神。

“客气!”苏胜飞一脸假惺惺的摆了摆手:“维护江湖正义,是咱们每个江湖人的本分和职责嘛。”

“岳风,你怎么样....”

不错,这些事情,都是文丑丑亲口告诉自己,而现在,文哥也不知道在哪儿,岳风确实拿不出证据。

说着,白马还忍不住得意的看了岳风一眼。

听到这话,岳风气愤至极,却又无言以对。

看到眼前情况,白马身子一震,随后强行镇定下来,看着岳风:“岳风,你什么意思?我怎么错了?”

更重要的,文丑丑还在自己手上。

“我没事儿!”

没有岳风众人赶到,黑云城危在旦夕,所以郑宏十分感激。

哗....

嗯?

见岳风说不出话来,白马越发得意,冷笑道:“岳风,你不就是想找我麻烦吗?我告诉你,我白马行得正,坐得直,不怕你污蔑。”

说到这里,苏胜飞环视一圈,缓缓道:“两个月前,某些人亵渎嫦娥娘娘,还要做北瀛皇帝,整个江湖闹得沸沸扬扬,到现在也没有真相大白。”

不过白马很快就反应过来。

心想着,岳风没有理会他,而是看着白马冷冷道:“说到你长生殿主的身份,我要问问你,你这殿主的位置怎么坐上的?我大哥文丑丑,又是怎么死的?”

两天前,南云皇城的祈福坛上,当时白马现身,岳风就忍不住了,只是后来局势一波三折,众人全被吸取冥王鼎,所以岳风一直没机会质问白马,而此时,为了帮助黑云城,白马不听指挥,岳风彻底忍不住了。

尼玛!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不听指挥,害的多少人无辜丧命?”

“啥情况?”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眼睛血红无比,周身更弥漫着浓烈的杀意。

岳风深吸口气,冷冷道:“清者自清,这事儿本来就是空穴来风,有人故意污蔑,我为何要解释?!”

唰!

呼!

岳风拳头紧紧的攥着,很是来火。

就看到刚才一战,黑云城的守军死亡无数,不仅如此,各大宗门不少人也受了重伤。

这.....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说不出的憋火。

尼玛!

“多谢岳宗主出手相助!”就在这时,郑宏走过来,冲着岳风拱了拱手,很是感激。

下一秒,岳风目光紧紧锁定白马:“白马,你可知错?”

霎时间,周围众人也是议论纷纷。

说起来,苏胜飞和白马没有交情,但同样不服岳风,自然帮着白马说话。

周围的议论传来,白马目光闪烁,很是忐忑不安。

“对!”

就在这时,白马忍不住笑了起来,冲着苏胜飞笑道:“还是苏掌门深明大义啊,多谢了,多谢了啊!”

之前碰到文丑丑的时候,岳风已经知道了真相,当初在无天组织总坛,是白马暗中突袭文丑丑,才导致他落下悬崖,可以说,文丑丑落得如此境地,白马是罪魁祸首。

“是啊,这白殿主这么做,也是为了多杀几个敌人.....”

“什么意思?”

“这话也不无道理。”

当时自己突袭文丑丑,现场根本没人看到,岳风就算知道真相,也根本拿不出证据,自己不用怕。

说真的,若是几个月前,面对怒火中烧的岳风,白马绝对吓得屁滚尿流,但现在,白马拥有开天斧,实力也提升了不少,根本不虚。

想到这里,白马有了底气,直视着岳风冷笑道:“岳风,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马德,都是这个白马,要不是他急功近利,也不会彻底激怒广平王,更不会伤亡这么多人。

岳风气的浑身发颤,冷冷道:“行动之前,咱们说好的,不可恋战,刚才广平王就要撤军,你为何还要出手?”

岳风露出一丝笑容,摇了摇头,他目光环视了一圈,顿时无比的痛心、

面对岳风的怒火,白马丝毫不慌,大叫道:“你口口声声说我还是文哥,你可有证据?”

“我是败类?”

霎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白马身上,一个个神情都透着复杂。

与此同时,在场所有人也炸开了锅。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