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必须严惩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为何解释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还给我

冥后....

与此同时,周围众人也都惊愕不已。

白马的目光,让冰瑶很是不悦。

咕咚!

自己堂堂长生殿殿主,竟然被一个女人打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是传到江湖上,自己还怎么见人?

周围这么宗门都在,自己没有证据,若是杀了白马,跟容易落下话柄,这对天门的声誉,是极其不利的。

卧槽,难怪冰瑶会被困在万妖塔的最高一层,原来有这样的身份。

岳风心头火气,忍不住暗骂一声。

这....

说这些的时候,白马一脸认真,眼中却闪烁着狡诈。

说着,冰瑶看向岳风:“这种情况,在军营中,应该怎么处置?”

更重要的,自己和冥王的恩怨,不共戴天,他却说自己是冥王派来的,简直可恶至极。

哗!

“是啊,刚才的战斗,咱们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广平王的大军阵型已乱,完全可以趁势追击...”

这一巴掌很重,只是一瞬间,全场没有半点声音,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一瞬间,众人面面相觑,都不在胡乱议论。

看到白马拔出开天斧,冰瑶丝毫不慌,走近一步,看着白马冷冷道:“就算你有开天斧,可你没有完全领悟开天斧的威力,根本不是本宫的对手,不过你真要找死,本宫可以成全你!”

冰瑶冷冷扫了白马一眼:“你刚才信口胡说,质疑我和岳风,就一句误会算了?还有,刚才的战斗,你违背原定计划,害的不少人受伤,如此肆意妄为,必须严惩。”

“放肆!”冰冷的两个字,从冰瑶口中传出,紧接着,玉手抬起,瑶毫无预兆的一巴掌,狠狠甩在白马的脸上!

此时的白马怎么都没想到,本想污蔑岳风,最后却弄巧成拙。

话音落下,周围众人面面相觑,不少人点头赞同。

说着,白马指了指站在岳风身后的冰瑶:“这个女人是什么人?你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她知道如何部署传送阵,离开冥王鼎的空间?!不是我疑心重,实在是这件事儿太过蹊跷。”

“她的身份?”

此时的岳风,只知道冰瑶和冥王有仇,还不知道,她是冥王的女人,鬼界的冥后。

算了,今天先饶了这个小人,等找到了文哥,再好好和他对质。

真美啊。

“这么一说,岳风确实有嫌疑...”

白马越想越火大,一下子拔出开天斧。

感受到那寒恻入骨的冷意,白马禁不住暗暗咽了下唾沫,心里也有些莫名的惶恐。

面对众人的目光,岳风丝毫不慌,淡淡道:“之前我被镜像魔引到万妖塔,在塔的最后一层,碰到了她,她被困了五百年,是我把她带出来的,为了报答我,就做了我的女随从,怎么,有问题!”

见冰瑶出头要惩治白马,在场众人,没有一个出来求情的。一开始帮腔的苏胜飞,也悄悄退到了人群之中。

一个女的被困在万妖塔五百年,早就化成灰了吧?!虽说修炼者到了极高的境界,寿命也会延长,可是冥王鼎中的万妖塔,可是个极其凶险的所在,这个女人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活下来啊。

见白马这么快就变脸,岳风说不出的鄙夷。

太狂了,一言不合就打人?!

她自称本宫?难道是....

同时,岳风冲着冰瑶点点头,表示感谢。

“想动手?”

说这些的时候,冰瑶俏脸寒霜,浑身上下也弥漫着恐怖的气息。

是啊,岳风身边的这个女人,出现的太突然,而且还知道如何离开冥王鼎,不得不让人怀疑。

这一刻,岳风也愣住了。

女随从?还被困了五百年!?

终于,白马率先反应过来,冷笑一声,冲着岳风嘲弄道:“行了,你别信口开河了,什么被困五百年,这女的一看就是你的同伙,或许,之前你和我们一起被困在冥王鼎,也是演出来的。”

什么?

可冥后,不就是冥王的女人吗?而她又和岳风关系密切,看起来,岳风真的和冥王有关系。

难怪实力这么强悍,原来她的身份是鬼界冥后。

见众人都开始怀疑岳风,白马越发大胆,直接走到冰瑶跟前,装腔作势的问道:“这位美女,你来说,你和岳风,到底是不是冥王的人?只要你老实交代,我们都不会为难你的。”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是心头一惊。

“误会?”

“你...你敢打我?”白马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冰瑶,眼中透着诧异和愤怒。

“有点道理...”

话音落下,众人的目光,一下子汇聚在冰瑶身上,一个个也都开始狐疑起来。

马德,这个岳风还想找我麻烦。

这一瞬间,白马身子一颤,顿时腿都软了。

然而白马却没打算就此罢手。

“若是按照军营的规矩,违反命令,理应当斩!”岳风不假思索的说道。

说到这里,白马环视一圈,大声道:“我怀疑,岳风和广平王一样,都是冥王的人,不然的话,为什么他刚才要让广平王撤军?还不要咱们追击?”

心想着,岳风不再纠结这些。

无耻小人!

见众人的表情,冰瑶继续道:“不过我和冥王已经没有关系,他将我困在冥王鼎中的万妖塔中,足足困了五百年,是岳风把我救出来的。这样的解释,你们满意吗?”

这个白马太狡猾了,明明是他的错,却把问题引到了自己身上。

听到这个解释,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一脸淡然。

冰瑶聪颖睿智,虽然不认识白马,但也一眼能看出来,眼前这个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狡诈小人,刚才见他和岳风争执,已经有些烦了,此时见他如此放肆的看自己,彻底忍不了了。

“岳风!”

唰!

一边说着,白马暗暗为自己捏了把汗,对方居然是冥后,自己贸然动手,那不是找死吗。

“原来是这样啊!”白马挤出一丝笑容,试着打圆场:“误会,都是误会。”

尼玛!

与此同时,岳风和周围的众人,也都无比惊诧。

愤怒之下,岳风很想直接动手,杀了白马,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美。

见岳风说不出话来,白马很是得意,似笑非笑的问道:“岳宗主,既然文殿主的事儿,你拿不出证据,咱们就暂且不提,不过我有个问题要问问你。”

就在这时,冰瑶环视一圈,缓缓道:“你们不是质疑本宫的身份吗?那本宫就告诉你们,本宫乃是鬼界的冥后。”

啥?

说这些的时候,白马的目光,也忍不住上下打量冰瑶。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